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牛冒险 > 第550集:魔茧,古曜,非常君
    高悬九天之上,巍然战祸双星,今朝风云汇聚。

    “帝龙胤。”

    “众天邪王。”

    对视的两人,各自报上自己的姓名,随即,两个人错身而过,没有多余的言语,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多余的话可谈。

    “龙君。”

    回到营地,帝龙胤迎面就碰上了枫柚主人,只见他轻摇枫扇,带着几分好奇问道:“你见到那个人了?”

    “不错。”

    帝龙胤点头应声:“不愧是我宿命的对手,他的实力,很强。”

    “那我要恭喜你了。”

    枫柚主人笑道:“作为君上麾下第一强者的你,终于找到对手了,而我,也将要离去,因为,君上交托了新的任务给我。”

    帝龙胤道:“你去吧,这里由我来镇守,幽界翻不起波澜。”

    “既然如此,那这里就交给龙君了,我先走一步。”

    枫柚主人轻摇枫扇,整个人随即在漫天枫叶飘飞间,化作一道流光破空,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转眼去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幽界之内,伴随着众天邪王的离去,旷神愉急忙走入幽都,看着满地的尸骸以及几乎被破坏殆尽的宫阁殿宇,整个幽都几乎已经找不到任何生灵了,毫无疑问,整个幽都已然名存实亡了。

    “啊~~~~”

    就在旷神愉准备收埋自己的同伴之际,突然之间,耳边传来一声惨叫。

    “嗯?”

    瞬间被惊动,旷神愉连忙转过头来:“是那个方向,幽界初天!”当下,他身形消失在原地,整个人,已然化作一道魔影飞逝,迅速向着幽界初天,也就是声音的来源之处急奔而去。

    幽界初天,恶魔茧地,看着眼前被众天邪王邪力重击的天魔茧,运命与机会两人十分担忧,邪力灌入之后便一直没有消失,他们两人虽然想要出手相助,但邪力强大,使得他们两人的动作做无用功。

    魔茧之内,天魔茧夔禺疆本来就在承受着巨大的痛楚,又逢运命与机会两人发力妄图驱逐侵入茧内的邪力,反而引动邪力爆发,使得他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

    “魔主,这道邪力实在太过难缠,以我们两人实力根本无法取出。”

    无可奈何,运命与机会不得不放弃。

    “我知道了。”

    作为受招者,天魔茧自是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这道邪力的难缠,当下沉声道:“这道邪力非是你们可以撼动,你们不用再做无用之功了。”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此时,旷神愉走了进来,看着天魔茧上缭绕的邪力,心中甚为惊讶,居然能够伤到天魔茧,看来,这个众天邪王果然非是一般的强者。

    “哼!”

    回应他的是运命与机会二人的一声冷哼,随之,沉声喝问道:“旷神愉,先前你去哪里了,你可知道幽都已经被人屠灭了。”

    “我知道。”

    旷神愉毫不隐瞒的道:“方才我赶回来的时候,还跟那人打了一场。”

    “结果呢。”

    运命虽然已经预料到结果,但还是忍不住的出声问道,说实在话,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寄希望着什么。

    “我败了。”

    旷神愉坦然应声道:“他的实力深不可测,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唉..........”

    机会一声叹息,循声问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你可知道,那人究竟是何身份?”

    “略有耳闻。”

    旷神愉皱眉道:“先前交手之时,他自称为‘曌’,应该是当今苦境之中赫赫有名的天邪八部众之首.........众天邪王。”

    “好了好了,不要废话了。”

    就在三人谈论间,一旁,天魔茧中的夔禺疆忍不住沉声道:“运命、机会,你们两人迅速前往苦境,为我寻来三寒魄,我要尽快脱离茧化状态,你们速去办理此事吧。”

    “是,魔主。”

    不敢怠慢,两人连忙应声而去,他们要去寻找太上府的嫡传大弟子,道剑剑非道。

    “哼,众天邪王吗?”

    天魔茧中,夔禺疆愤恨言道:“这一击,本座记下了,在本座脱茧而出,必来报此仇。”说罢,他自开始修养,茧内再无声息。

    “那我先去安葬幽都同志。”

    旷神愉说罢,亦随之离开了幽界初天,但在离开的时候,眼中却浮现出一抹复杂神色,似乎想要做出某种让他难以接受的决断。

    “这就是天疆?”

    眼前巨门横亘,连接着两个世界,门内,便是天疆所在,程飞一眼看去,眼中满是好奇之意,据他所知,天疆乃是一个瑞兽聚集之所在,算得上是世外仙乡,当然,前提是在没有卷入苦境烽火的情况下。

    “不错。”

    一旁,牧神开口,言语之间,满是欣喜与感慨,一别千年,跨越如此之久的岁月,他终于又再一次的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天疆。

    “父亲!”

    眼见着牧神回归,凛若梅第一个迎出门来。

    “若梅,这些年辛苦你了。”

    牧神还来不及跟女儿多说上两句,紧接着就被飞扑出来的剑鬼非人哉一把抱住,他一边抱,还一边不断拉近距离,想要看清眼前的牧神到底是不是真的。

    “萨萨萨萨萨萨萨萨萨!给你九个萨!老牧你真的回来了?真的是你回来了!这些年你可都到哪儿去了,可想死老鬼我了!”

    久别重逢,剑鬼非人哉言语之间满是兴奋与激动。

    “老鬼,这些年天疆多亏了有你~~”

    见到故友,牧神也是激动万分,高兴非常。

    “萨萨萨萨萨!老牧你的事就是老鬼我的事,讲什么谢不谢的,只是有一点,往后你不准再丢我老鬼一个人给你看家,打架一定带我老鬼一个!”

    “一定,一定!”

    有力的胳膊大力拍打,沉重的声音代表着牧神难言的激动心情,不过,这样美好的时刻总是不会长久,突来一声打扰,打断了这对好兄弟的叙旧。

    “虽然有些煞风景,但我还是想说,牧神,这是去七色翎藏身之所的路观图,时不待我,还是早些取出古曜吧!”

    忽然开口的程飞,打断了两人的交谈,剑鬼非人哉转过头来,带着几分好奇道:“萨萨萨萨萨!你是什么人,一开口就要天疆的古曜,很不客气嘛!”

    “老鬼,不得无礼。”

    牧神连忙道:“这位乃是天都之主,东华紫府少阳君,我之所以能够痊愈苏醒,全都多亏了他的帮助。”

    “萨萨萨萨萨,原来是这样。”

    剑鬼非人哉连忙向程飞道:“你救了老牧,就等于是救了老鬼,多谢你了,不过,我还是想要问一句,你要天疆的古曜做什么?”

    “老鬼,不得多问。”

    牧神道:“君上自有目的,而且,君上已经给出足够的报酬,我们只管借出古曜,其余的事情,无需多问。”

    “好了好了,老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问就是。”

    剑鬼非人哉说话间,好似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走吧,我们先回天疆,稚君、麟台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好。”

    牧神应声,转向程飞道:“君上,还请入天疆一座,稍后,我就安排人将古曜给你取来。”

    “好说。”

    程飞应下邀约,随牧神入了天疆,果然得到了天疆最热情的招待,一场宴会罢后,牧神亲自将天疆古曜交给了程飞。

    “终于到手了。”

    程飞要的不是古曜,而是聚集在古曜之内的天疆源力,拿到古曜后,他随即告辞离开,准备回返天都,然而,却不曾想,就在他出了天疆不远,忽地,前方漫天金雨洒落,充斥晨曦铺盖大地,一道金色身影,手持华伞,从天而降。

    “一觉游仙好梦,任它竹冷松寒。轩辕事,古今谈,风流河山。沉醉负白首,舒怀成大观。醒,亦在人间;梦,亦在人间!”

    来人赫然正是天地人玄黄三乘之一的人觉非常君,他稽首一礼道:“人觉非常君,见过君上。”

    “人觉非常君?”

    程飞淡然道:“若是我没有记错,这应该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了吧,或者,我应该称你为人殊越娇子呢?”

    非常君笑着道:“果然,我就知道,我的身份瞒不过君上。”

    “嗯?没有否认,说明你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程飞言语间带着几分赞赏。

    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非常君并不清楚程飞本就知晓越骄子就是他的副体的秘密,但他明白程飞非是一般的强者,是有可能透析他深藏的隐秘的,虽然这可能性可能只有一半,另外还有一半,就是程飞发觉不了他的真正身份。

    对于一般人而言,如果有一半的几率,一定会赌一赌,但非常君却舍弃了这份侥幸心理,直接用真实身份冒险,这种果决,绝非一般人能够拥有。

    “非常君此番前来,只为一事。”

    非常君语气很平静,眼神没有丝毫波动,他诚恳非常的看着程飞,肃然道:“我想要与君上达成合作,甚至,如果君上有意,我可以为你除去君奉天、云徽子、神毓逍遥等人。”

    “以你的身份,不应该这样做的。”程飞并没有立刻答应,一双眼眸,透着玄黄二色,凝视着眼前的非常君。

    “不错,我乃九天玄尊钦点的玄黄三乘之一,赫赫有名的正道高手,若是我愿意安分守己,必然能够受尽万人敬仰。而我现在,却偏偏要选一条不归路,满手血腥,用鲜血铺上顶峰之路,不惜牺牲一切,无论是挚友还是亲人!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觉得我狼子野心,薄情寡义。”非常君自嘲一笑,眼中却透着无比的决然,“但非常君一生,何时在乎过俗人的看法!”说话间,他凝望向程飞:“君上,你了解非常君的来历吗?”

    “当然。”

    程飞淡然道:“阎罗鬼域已经被我攻取,魙天下过去的事情,我自然也十分了解。你是她姐姐的儿子,但在你出生那一天,你的母亲、父亲,全部被她所害,而你虽然侥幸逃出一命,却也流亡苦境,饱受欺凌,直到遇到九天玄尊。”

    “哈哈哈哈...........”

    非常君自嘲一笑,笑声中带着难以言说冰冷,“看来,我选择冒险,暴露真面目与你一会,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你很了解我。”

    程飞不语。

    非常君脸上带着回忆,接着道:“九天玄尊其实对我也算不薄,虽然当年他将我关在漆黑的墓室里,不喜我人鬼之子的身份,不让我成为仙门弟子,不传授我真正高深的绝学,但终归是他救了我,给了我掌握命运的机会。玉逍遥、君奉天、云徽子他们,也都是不错的朋友,他们很信任我,我也从来不缺少温暖与光明。玄黄三乘之一的成就,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总体而言,我虽然出身悲惨,但好歹也是苦尽甘来,也应该知足,好好做人的。”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浮现出几分讥讽,不知是在讥讽什么,自己,九天玄尊,亦或者是一切痴愚众生?

    “但我不甘心!”非常君双眼爆发一股凛冽光芒,与程飞四目相对:“我不甘心只做人觉,不甘心一辈子活在九天玄尊的阴影下,接受他给我安排的命运。我的天赋,绝不不比天迹、地冥、君奉天、云徽子他们任何一个人差,九天玄尊将一生所学都交给了他们,对我却保留许多,但时至今日,我之修为早已超越他们每一个!凭什么我只能是人觉,而不是人之最!如果这就是天命,那么,非常君就要逆天而行,不惜一切代价,改变这一切。”

    “疯狂的想法。”

    程飞笑着道:“不过我喜欢,只是,你真的确定想要与我合作,你要明白,你这样做,无异是在与虎谋皮,甚至,你将要因此而付出让你难以承受的代价。”

    非常君道:“如果我说,我愿意付出一切呢?”

    “那么,恭喜你了。”

    程飞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邪异的笑,只见他抬手间,指尖飞出一滴鲜血:“吞下它,你就是我的人了,人觉非常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