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牛冒险 > 第556集:逆天,抗神
    阴阳交迸,玄黄泣血,为阻祸劫,当世儒门第一强者,皇儒无上,加持儒门历代先贤圣力,天神一击,强悍眼前不世神者。

    睥睨一切,来自天外的神者,轻轻一抬手,浩世神力已然倾吐,似天崩,似地裂,翻覆乾坤,动荡风云。

    “轰!”

    惊世交锋,山河震动,自半空之中浩荡传递波散开来,恐怖的力量涌动长空,像是一片暴乱的汪洋在沸腾,神元之力不可阻挡,纵使强如皇儒无上,亦是难以支撑,再次向后退却数步,方才堪堪稳住身体。

    “这就是你的实力?”

    程飞淡然道:“只有这点能耐,也妄图阻挡我的脚步,未免太过异想天开。”

    “皇气归元!”

    回应他的,是皇儒无上口中的一声沉喝,随即,体内圣元再提,周遭虚空扭曲,仿若时间回溯,一道道儒门先贤的身影,林立在他的身周,散发着强烈神圣气息,普照三千世界,教化万物众生。

    “喔?”

    见状,程飞口中不由得为之一声惊疑:“这一招,倒还有些趣味,来来来,让我一看你之能为,究竟能够达到何等层次。”

    圣元沛运,达至极限,皇儒无上整个人如同光化,竟似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尽都化作圣元,儒光炽盛,光晕萦绕,催发近神之招。霎时间,整个阴阳双途川随之剧烈颤抖起来,一道道儒门先贤的身影,宛如实质,屹立在天地之中,巍峨耸然。

    “很好!”

    眼见着皇儒无上展现非凡能为,程飞丝毫不见忧惧,反而脸上浮现出一抹满含赞赏的笑意:“这才是我期盼的对手。”言语落下瞬间,只见他轻轻一抬手,一缕神元倾吐刹那,浩荡风云,乾坤震慑。

    “轰!”

    神元之力,横贯八方,无远弗届,冲击周遭儒门先贤圣象,神华沛然,形成滔天浪潮,四周空间尽毁,难承雄力。

    远方众多先贤圣象,也不禁颤抖起来,似乎在逐渐瓦解着。

    皇儒无上脸上神色不变,圣元再提,逼上极限,加持儒门历代先贤遗留之圣力,顿时,万千儒光普照寰宇,教化之音回荡天地,雄浑浩力宛若汪洋汇纳,浪潮跌涌,巍峨圣象压向程飞所在,俨如天倾地陷,能可镇压一切邪魔外道。

    “冉冉圣光‧浩宇英魂‧天降神刑!”

    炽烈的儒光铺洒周天,一枚枚圣文漂浮在半空中,洒下璀璨的光华,铺展八方,在金色光辉的海洋里卷起惊天浪潮。

    儒门百圣先贤,此刻仿佛实质,散发巍峨气势,崇伟神韵,凌驾天地之上,磅礴如岳,屹立在大地之上,金色海洋之巅,至高庄严,镇压三千世界,一切外道。

    儒光成海,圣影如山,山海合一,圣道伏魔!

    正在交战的双方,此刻纷纷停手,俱都抬起头来,紧盯着那百十道擎天而立的儒门先贤圣象,紧张期待着这一招之后的结果,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的明白,这一招,将是决定此战胜败的关键。

    在那浩瀚无边的圣威之前,一道不世身影昂然而立,周身神元流转,五色神华璀璨,一股超越了天地界限的无上气息,正在不断蔓延。

    “轰隆!”

    一声惊雷,劈天炸响,从那片被金色圣光遮掩的空间中传出,震耳欲聋,同时,庞然神者气息弥漫而出,震慑天地生灵,为之心生骇然。

    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那片已本金色圣海笼盖的时空,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在进行着怎样的激烈碰撞?

    当世儒门第一强者,皇儒无上,尽纳儒门先贤之力,他自沉凝心神,紧锁对手,想要把握这仅有的一招机会。

    静默的时空,程飞默然而立,脸上神态自若,环顾着四周无穷无尽的金色圣海,眼中神色不变,轻抬手,乍现天地八相,辽阔寰宇。

    “八相神武!”

    将神之招,再现尘寰,天地崩缺一脚,空洞缺口处,乍然。

    “昂!”

    一声高昂龙吟,穿云破月,激荡整个战场,霎时之间,赫见流风汇聚,凝成一条巨大的青色风龙,自程飞的背后蹿腾而出,长达成千上万丈,充满了震撼性的力感,龙躯之上,覆盖满了森森鳞甲,鳞片紧密,每一片长达半多,青光冷冽,震慑人心。

    “轰隆隆.......”

    一时之间,天地轰塌,浩气涌动,宛如火山喷涌,漫天风云席卷长空,庞大龙躯横贯天穹,像是一条绵绵山岭横亘在前,透发出无尽压迫的恐怖气息。

    “皇道天刑!”

    教化之功,天罚之刑,皇儒无上豁尽一切,儒门白圣影像,渐渐化为虚幻,铺天盖地的金色圣海,无尽圣文,亦变得虚无。

    天地宇宙,只存在一张巨大的手掌,掌心持一支金色圣笔,轻轻挥划,于苍穹之上,写下一个巨大的“镇”字,巍然天将。

    “轰!”

    惊世一击,极境交锋,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自半空之中浩荡传递波散开来,恐怖的力量涌动长空,像是一片暴乱的汪洋在沸腾,惊涛骇浪中,乍见圣笔破碎,再闻一声龙吟,巨大青龙腾空而起,冲破无边圣海。

    “呃!”

    圣力用尽,神威反噬,皇儒无上身形一颤,再度向后爆退,口中一声闷哼,一股鲜血狂喷而出,摇颤的身体,再无半点余力。

    “你败了。”

    程飞淡然开口,随即,只见他轻轻一抬手,浩世圣力倾吐,无与伦比的磅礴浩力,即将带来最恐怖的毁灭之威。

    “皇儒尊驾!”

    “皇儒前辈!”

    儒门一方,中原正道,群侠见得这一幕,不由得纷纷惊叫出声,皇儒无上,已是他们如今所能依仗最强大的存在,若是连皇儒无上都败亡,他们何能阻挡东华紫府少阳君的脚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空天际,忽然传来一股庞大神皇之气,充塞天宇,令得沉然气氛猛然为之消散。

    “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儒法无情,法儒无私!”

    绝望之刻,天空忽然降下万千剑影,浩然无尽,正是昔日九天玄尊平冥帝、斩祸龙、诛魔始之绝式。

    “向天借剑!”

    君奉天傲立云海之巅,饱提一身真元,先天、后天两大神皇之气迸发,剑意逼人,锋芒无尽,横扫天宇,引纳天剑名峰万古名剑,一阻天都之神!

    与此同时,云徽子驾驭仙门圣地,盘古云鲸驱空破云,携着震慑玄黄之姿、惊骇鬼神之力,赫势冲撞过来。

    “举沧浪,浊尘缨,清越嵯峨忘青冥。逸翾拂霄凌云汉,侠路难,蜀道行。”

    面对两股不世之力,程飞眼眸冰冷,双手微微摊开,举向天空,顿时,倾吐的神元,掀起一股无形气浪,排山倒海,覆盖苍宇。

    “轰隆隆............”

    但闻一阵惊天聚爆,霎时天穹炸裂,万千剑影、盘古云鲸,俱都被这股无匹气浪生生拦住,竟是半步也难以寸进。

    “云海仙门,不过如此!”

    程飞一声轻笑,身上神元之力爆发,牵引天地风云翻转,威势浩瀚如海,翻手之间,万千剑影同时崩灭。

    “呃!”

    一声闷哼,云海之巅,君奉天口角顿添新红,气息紊乱。再看向云徽子那里,盘古云鲸哀鸣,似是遭遇可怕天敌,颤抖不止。

    “怎么会这样?”

    云徽子神色一变,连忙将真元灌注给云鲸,却发现根本无法驾驭这亘古的圣兽。

    “皇儒尊驾。”

    君奉天降下身形,眼见皇儒无上身受重创,其余各处战局也都纷纷受制,连忙对素还真道:“素贤人,今日战局失利,已是无可避免,牢你带众人先退,这里有我们。”

    “这.........好吧。”

    素还真向来果决,心知眼下情况,再战下去,莫说阻止程飞,只怕他们连自身性命也难以保全,当下,连忙应声,随即,招呼群侠以及儒门一众高手,带上重伤的皇儒无上以及其他伤者,迅速后退。

    “追!”

    罗睺等人见状,当即便要追击,却见人殊越娇子伸手一拦,他自笑着道:“武君且慢,正所谓,穷寇莫追,况且,我们的责任,是护卫君上,保证妖世浮屠正常运行,万一中了调虎离山计可就不好了。”

    “不必追了。”

    就在此时,程飞亦淡然开口,他看着眼前的仙门两大高手,自顾一声轻笑:“相比于已经惨败亏输的皇儒无上,我对眼前二位,更显兴趣。

    “云鲸,你怎么了?”

    此刻,云徽子正满脸焦急,仙气倾注,神念扫掠,与云鲸交流着,一股恐慌的感觉,从云鲸灵魂深处传递到他的心头。

    “小心!”

    乍然,君奉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云徽子灵觉一悚,身影骤然一退,快如闪电,在他离开之后的刹那,他原本站立的那处虚空,蓦然炸裂开来,一道魔化龙气肆虐八方。

    “吼!”

    盘古云鲸长啸着,声音充斥惊恐与哀嚎,卷起长空风云,连绵九万里,飞向远方。云徽子赫然发现,云鲸的肚子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巨大伤口,鲜血淋漓。

    而与此同时,赤睛已然显化出巨大魔龙形态,盘飞在半空之中,显然,方才之变,便是因他而起。

    感受到来自魔龙赤睛的致命危机,盘古云鲸嘶鸣不已,巨大的身躯漂浮九天,震荡风云,四周尽数涌动无边飓风,云气垂天。

    云徽子、君奉天对视一眼,仙门玄功催动,举剑杀向程飞,剑气锋锐,绵亘清越。

    “退下!”

    面对仙门两大高手合击,程飞眉眼一抬,随即,身上爆发出一股超越天地界限的庞大威势,顿时,苍穹震动,一道道雷电轰鸣在半空,泯灭万物,浩瀚压力笼罩君奉天二人。

    “天行日月·倒逆阴阳!”

    “天地归一·万法无边!”

    心知对手能为,难以测度,君奉天、云徽子,极招上手,绝世根基勃发,神皇之气睥睨寰宇,凝聚先天之极的至上修为,杀向前方。

    “哈,我们奉天默云联手,何人可挡!”

    云徽子嬉笑着,眼眸深处却是带着凝重不安,功力在这一瞬间,实是已经拔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顶峰状态,另一边,君奉天亦是倾尽全力。

    “轰!”

    雷霆降下,毁灭之威不可抵挡,双方交锋刹那,虚空崩塌,大地炸裂,狂暴的力量从穹宇席卷,肆虐天地,不可抵挡。

    君奉天二人难承神威,同时倒退数十丈,身上溢血,显然已是受创不轻。

    就在这时,忽见漫天金雨洒落,耀眼晨曦铺盖大地,昊光中,一道金色身影,手持华伞,从天而降。

    “一觉游仙好梦,任它竹冷松寒。轩辕事,古今谈,风流河山。沉醉负白首,舒怀成大观。醒,亦在人间;梦,亦在人间!”

    “人觉非常君,你终于来了!”

    君奉天见得来人,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喜色。

    人觉大笑道:“法儒之请,非常君岂可不来?只可惜天迹好友出了变故,地冥亦不愿出手,玄黄三乘只有我人觉一人在场,真是好不孤单!”

    “有意思。”

    程飞轻蔑一笑,这个非常君,真是有意思的很,将自己一分为二,一半站在天都阵营,一半来与自己对抗,玩弄心机,等于是在玩弄自己的性命:“来,你们大可尽展能为,不必留手。”

    “那就得罪了。”

    人觉非常君话语出口瞬间,人已闪到君奉天二人的身旁,随即,体内真元饱提,极招随之上手,竟是毫无半点保留。

    “觉心三则念成变!”

    “非常君,我们师兄弟好心好意让你表现,你怎么能退缩?”云徽子俏皮的眨了眨眼,手上动作却是不停,真元吐纳,再展极招:

    “乘天地·御六气·至人无己!”

    君奉天口中不发一言,手上圣剑正法却自展开,极限之招,破空乍现,顿时气耀千端,光泽古朴,无边锋锐点落苍穹。

    三强联手,不世之威,就算是近神巅峰的强者都要退避三舍,此刻汇成一股磅礴浩势之能,轰然直击眼前神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