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紫塞轶录 > 第三百八十四章、战高浩然(4)
    王儒没在意他叙述小时候都如何受罚,努力回忆着故事的内容。”好像魔鬼还有第三次许愿,说是第三个百年里面,如果有人能把他救出去,他就满足对方三个愿望。“王亚峰点点头,王儒又想清楚了:”对,似乎是说,四百年过去了,也没有人能救他;他生气了,说从现在开始,谁救他他就杀谁,只允许人家选择怎么死??够莫名其妙的。“

    王亚峰非常不以为然:”怎么莫名其妙了,他等了那么久,能不怨恨吗?“王儒笑了:”怨恨谁呀,救他出来的人吗?你居然跟他想得一样?如果恨所罗门王也就算了,可惜看样子他还不敢;只会迁怒于拯救他的恩人吗?我看这糊涂魔鬼,活该被关到死。“王亚峰不高兴地说:”你没弄明白人家说的吗?魔鬼许了三次愿,一次比一次报酬更重?“王儒冷笑:”明白又怎么了?谁能知道一个魔鬼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瓶子里面,得不到自由?再者说,即使知道,能不能救他、要不要救他都是问题。最后他的意思,难道是谁也再也不要救他喽?否则就杀人?“

    王亚峰气晕了:”当然不是那意思,人家的意思是......“王儒冷眼看他,见他说不下去了,故意继续问:”是什么?不就是谁也别来,让我死在里面好了的意思吗?谁救他他杀谁,为什么呢?只能是他根本不想出来获得自由,只想死在里面!不然还能怎么解释?!“王亚峰气呼呼地憋了半天,努力说了一句:”我不跟你说了。“王儒不以为甚,接着自言自语:”不说也无所谓,我小时候觉得,这故事可能是告诉人们,应该学会感恩;现在又多了一点想法。“

    小曹凑趣问道:”又多想到什么?“王儒笑着说:”就是做好事之前呀,也需要征求意见;征得人家同意再做好事也不晚,别做好事还招人恨。“王亚峰听了更生气了。王刚也故意接茬:”比如说呢?“王儒连忙举例子:”比如说古时候就有嗟来之食的故事。有人好心招呼饥民过来吃饭,口气可能太随便了一些;那人大怒,非不过去,结果自己饿死了。就是这个状况,说明你得先弄清楚,人家愿不愿意让你帮助。“另外几人那个乐啊,王儒越发挥越起劲:”你看,西方人显然早就懂得这问题。他们总是会说,May I help you?需要我帮你忙吗?“

    几个人乐坏了,实在是王亚峰那奇葩想法,确实令人难以接受。王儒说着,大有深意地看看王亚峰;王亚峰很敏感,心里发毛地问道:”干嘛那么看我?“王儒笑眯眯地说:”我想想,现在是不是再问问你,到底要不要我帮你与高浩然打对抗呢?“王亚峰脸色大变,很想发作却又硬生生忍了;勉强回答:”当然需要了。“王儒故意继续取笑:”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啊,如果我帮忙,你再觉得有损你尊严和光辉形象;那我就不如在家歇歇,看看围棋书什么的,也可以啊。我不是说非要必须打败高浩然,你也可以重新考虑,再换一个人的。“

    这下王亚峰可急眼了:”事到临头了,你让我去哪里再找人;你不打那不是故意拆台吗?“王儒慢条斯理地说:”我不过是想弄明白你的意思。刚才听你那么说,就忍不住再问问;不要帮倒忙。关键是你总是神出鬼没的,我很难明白你会怎么想。“王亚峰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怒声说:”闲聊天也能让你抓毛病!“王儒奇怪地说:”我抓你什么毛病了,只不过是顺着你的意思说而已。“王亚峰大怒:”你的逻辑思维呢?有可能临时不用你吗?“王儒故意揪住不放:”那我没办法知道,你跟人可不一样;如果是别人我不必再多问,你呢太特殊了。万一你忽然想到什么,谁也不知道。“

    王亚峰也想到了,这纯粹属于自作自受,闲着没事非要跟人家讲什么魔鬼呀?好在,王儒显然只是逗逗他着急,并没有真正“翻脸”进而推翻前面的承诺的意图。其实俩人都没有弄明白这件事的意义,王儒固然只是以为,王亚峰经常性的古里古怪;王亚峰恐怕也没有真正搞清楚,自己内心是不是本来就被魔鬼占据了?不然,为什么别人真正讽刺挖苦他的时候,他反而不急不恼、甚至还会引以为荣;反倒是别人表示要帮助他时,他那么奇葩,竟然想到会责怪对方帮助得过于晚了或者帮助力度太小,这些纯粹的魔鬼的想法?

    王儒本来是一个非常懒的人,他有一个原则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然而,他对王亚峰却真的是很好。蛤蟆石小学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不对此感到极其奇怪。最令人费解的是,王亚峰很显然,似乎并没有多少领情的意思。接触了几年,大家也明白,他们只不过就是互相认识了八年,同事了八年,一起打桥牌八年。对于大多数打桥牌的搭档而言,有这样比较密切的关系,也并非很奇怪。人们奇怪的对方只是因为王亚峰,非常不明白,王儒怎么能够受得了王亚峰的?人们特别希望王儒能解释解释,可是王儒自己也不明白;这情况挺微妙的,其实,王儒可能没有这样的意识。

    多年以后,王儒回忆这一段就知道了;假设真能换成另一个搭档,他未必仍旧那样。但是,很可能是大同小异;他对任何人几乎都是一样的。而且,他确实就是只对身边人好。最可笑的是,二人合作持续了二十余年,最后王亚峰找到“机会”,还是翻脸了,二人终于“分手”了。赤峰府一位牌友骆哥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搭档时间太长了,也不好;该分开还是就分开吧。王儒听他说这句话,是因为他问起,对方为什么与网名“混精”的同伴拆伙;却万万没想到,没有多久之后,自己与多年的同伴,也分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