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天一札记 > 第八章 朱大肠
    我读书的时候成绩最差的便是历史与地理两门,印象中每次考试这两门学科的成绩加一起还不能及格。本来听他们在讨论历史问题,我是一头雾水,全无半点兴趣。不过此时听到吴爷爷说他家本姓王,顿时来了精神。

    “什么?你们本姓王?那我们就是家门了嘛,王德正…….哈哈”其实我心理想的却是肾亏以前和我开玩笑,说我们姓王的有一个通用外号叫“王八蛋”,不知他如果知道自己也姓王,那会是怎样的表情。

    朱伯伯看了一眼痴痴傻笑的我,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道:“没出息,该听的不听。你也是差不多20岁的人了,怎地还如此幼稚?”

    20岁?我还一直没发现这朱伯伯眼神有问题,我这样子和身板哪像20岁的人了。

    想到这里,我正准备出言讥讽,吴爷爷却抢先说道:“你这可看走眼了,少吉不过比德正大了两三个月,离20还早着呢!”

    “啊?”朱伯伯闻言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了看我,他思索片刻随即又说道,“这个等下在研究,我们还是先讨论你家这事吧。你说你祖上本姓王,莫非与这王会有关?”

    我暗自好笑,心想这老头转移话题的功力也算了得。

    吴爷爷点了点头:“吴三桂诛杀朱由榔后被清廷封为亲王,他打算重赏成功哄骗永历帝渡河的王会。但王会自觉惭愧,无颜再为清廷效力,便拒绝了封赏,卸甲请辞。吴三桂见王会去意已决,但为了彰显自己赏罚分明,于是赐王会“吴”姓。王会的确是我家先祖……”

    听到这里,我一脸幸灾乐祸的盯着朱伯伯,这老头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大骂王会,看他怎么圆场。朱伯伯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一脸尴尬的干咳两声:“这个…历史的问题不好说,政权纷争中,很多人不过是统治者的棋子。嗯…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王会投靠清廷也不失为明智之举啊。”

    吴爷爷闻言却是摇了摇头,“唉…当年先祖回乡之后抑郁寡欢,不久便撒手人寰。不过先祖始终不承认自己叛卖了永历帝,而且他弥留之际并未对后人留下任何遗训,只是奋力起身向南方看了一眼便含笑而终,据说那是先祖自回乡之后的唯一一次笑容。”

    哼,看来这王会也是个死不要脸的,到死都不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同情肾亏。他祖宗干了坏事,人家找上门来,他却要受罪,只怪投错了人家啊。

    朱伯伯此时猛的用力一拍大腿,由于他是蹲在石凳上,短裤已经滑到了大腿根部,所以他这一拍正好拍在白花花的肉上。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朱伯伯疼得咬牙切齿,“有戏,有戏……我想到一个救德正的办法了。”

    按朱伯伯所说,那赵三全是锦衣卫指挥同知,在那种情况下虽无多大实权,但也是永历帝的贴身保镖,必定见到了王会的种种行迹,所以才会怀恨在心。永历帝死后两年,不知是自杀还是怎么的,赵三全也死了。他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臣子的责任,不能保护永历帝周全,于是弄个跪碑来忏悔,同时也弄了个反弓煞(即是我之前见到的那半圆弧围墙,坟墓刚好位于圆弧拱出一面的中心,这种在风水上称为反弓煞)的风水煞局来折磨自己。他不忘旧主,墓碑上刻的是永历十八年而不是康熙三年,所以他这个坟墓估计在清朝的时候就已经被毁掉了,我们所见到的只不过是他阴魂的怨气凝结成的幻象。

    而朱伯伯所说的方法,便是暂不论王会当年是否真的另有隐情,我们都去欺骗一下赵三全,让他先把肾亏的魂给放回来。

    等朱伯伯激动的说完他的大计,我和吴爷爷呆呆看着他没有一点反应,待他干咳两声,我才回过神来。

    “朱伯伯你不是吧,你要去把那死鬼赵三全当成小孩子来哄骗?人家有没有这么容易上当啊……”

    “你这小娃儿懂个屁,那赵三全听到我也姓朱,便放过了我们,这种愚忠之人一般都是死脑筋……再说了,我也不一定是骗他的嘛,说不定王会当年真的没有叛卖朱由榔呢。”朱伯伯一脸悠然自得。

    “不过……”吴爷爷想到昨晚的事似乎还有点后怕。

    “没事,你们老吴…不对应该是老王家就不用去人了,这件事我和这小娃儿就能搞定。”

    我日,这朱伯伯也不问问,就直接把我算进去了。老子都跟这赵三全打过两次交道了,一想到还要去招惹他就觉得头皮发麻。我心里暗自把朱伯伯翻来覆去骂了个遍,嘴上却小声嘀咕:“我又不姓朱,不像你有免死金牌。”

    “你这小娃儿,真他娘的胆小,怎么对得起……对得起那躺在床上的好友?”

    “算了小朱,再想想其他办法吧,我也不想让少吉去冒险,万一出了事我怎么跟他爹妈交待啊…”吴爷爷叹了口气。

    不过一想到那痴痴呆呆的肾亏,我顿时又有了勇气。这肾亏以后要是成了白痴,那我也不好玩了。再说都打了两次交道,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只盼那赵三全不要为难熟人。

    想到这里我又大声说道:“哎呀,我又没说不去……大不了情况不妙就说我也姓朱,朱伯伯你到时候可得帮我兜着点啊。”

    “我日,你他娘的别把我当死人啊,老子上次只不过被人摆了一道,不然哪会弄得如此狼狈。”朱伯伯愤然道。

    听到这里,我顿时想到了上次他扔在平台中央那一坨坨的粪便,忙问道:“对了,你上次扔在那的是什么屎啊?”

    他老脸一红,忸怩半天才吱吱唔唔说道:“本来应该是白马通……谁知被人骗了……”

    “什么白马通啊,你能不能说清楚点,又没人笑你,害什么羞啊。”

    “老子害个屁的羞啊,白马通就是白马的屎。老子前不久找一个赶马车的人买白马屎,狗日的定是为了凑分量,给我混了普通的马屎,害得失了功效。如果是纯正的白马通,我就可以在墓地的皇极位催旺生气,那鬼魂就会被克制而威力大减了。”

    听到这里我总算明白了,看来这朱伯伯也的确有点道行。“可是这一时半会儿的去哪弄什么白马通啊?”我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哼,老子等下就去对面的山路上候着,看到有人赶着白马经过我就跟着等马屎。我还不信就弄不到区区一点白马通……”朱伯伯一脸的不服气。

    吴爷爷满脸愧疚的说道:“为了我孙子这点事,真是难为你们了,我……唉…….”

    “吴老头你也别不好意思,等事情解决了你别忘了你家的那瓶茅台……”说道这里朱伯伯又指了指我,“至于这个小娃儿么…你请他吃点糖就行了。”

    “你他娘的才吃点糖呢,我累死累活跟着你去招惹赵三全就为了几颗糖?老子这是义气,哥们义气。”我见有人侮辱了我高尚的情操,忍不住激动的回嘴大骂。

    朱伯伯也不以为忤,若有所思笑了笑:“不错不错,有乃父遗风。”一句话听得我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完了,这老头认识我爹,早知道客气一点的,万一被我爹知道不尊重老人家……

    吴爷爷见我俩都想尽力去救肾亏,于是欣慰地笑道:“不管怎么说,我先谢谢两位了,等事情解决了,我再好好的感谢你们。”

    “得了吴老头,这种屁话就别再说了,搞得我们像是收钱办事的江湖术士一样。你现在这副德行,跟着也是累赘。还是先回去好好看着你那宝贝孙子,指不定啥时候他噌的一下就坐起来,吓你一跳。我和小娃儿再研究一下。”朱伯伯一脸悠哉的调侃到。

    吴爷爷再三叮嘱我们注意安全,又不住道谢,这才回了家。

    目送吴爷爷远去,回头却见朱伯伯两眼放光一脸激动地盯着我,仿佛就像是一个饥饿难耐之人忽然见到了一个包子。直看得我一身冷汗,小声说道:“朱…朱伯伯,我们要研究什么。”

    朱伯伯回过神来,努力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小娃儿…哦不,少吉啊,你应该叫我一声三叔。”

    我日,就算你认识我爹,看你这样子当我爷爷都够了,还三叔…我心觉好笑却没回他话。

    朱伯伯见我没理他,眉头皱了一下,停下了煽动蒲扇的手。随即释然道:“哈哈,定是我二哥还没告诉你真相。对了,我二哥他还好吧,你赶紧带我去见他。”

    我听得一头雾水,疑惑道:“不是…朱伯伯,你二哥是谁啊?”

    朱伯伯想了想:“应该就是你爹吧…”

    我一惊,险些从石凳上滚下:“什么叫应该是我爹,我爹在家中排行老大,怎么会是你什么二哥?再说了,我爹可没你这么老…….”

    这句话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只见他紧握着蒲扇的手颤抖起来,牙关紧扣,半晌才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弄成这副德行都是被奸人所害,其实我与你爹年岁相仿的。”

    我说吴爷爷为什么要让我叫一个和他看起来差不多的人“伯伯”,原来这朱伯伯是被人所害才会显得老。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同情眼前之人,口气也变得缓和不少:“朱伯伯,你会不会认错人了,我真没听我爹提过你啊。”

    朱伯伯惊叫道:“什么?我二哥提都没提过我?狗日的…你好好想想有没有听过朱爱国这个名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朱伯伯见状撇了撇嘴,小声骂了句什么,然后又说道:“那朱大肠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