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天一札记 > 第三十章 横陈玉体
    我站在原地又大喊了几声:“亏哥!亏哥!老子看到你了,还躲个锤子啊!”除了孤零零的回音再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

    我心中闪过一丝不安,但随即自我安慰:这小贼肯定是偷懒,悄悄回去找朱大肠了!

    不过说句老实话,以我对肾亏的了解,他虽然是有点好吃懒做,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会一声不吭的把我丢下自己离去。

    我呆呆的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绳子,稍定心神后解开腰间的绳子往后寻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心的不安愈发强烈。刚才肾亏先行不过三十来米,后来我又走了一段,加在一起也不过百米左右。可如今我往回至少寻了千米有余,莫说肾亏,连朱大肠和那洞壁上的刻痕均是不见了踪影。

    复又行几步,我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恐惧,颤声大喊到:“亏哥、师叔,你们去哪了?吴德正……朱大肠…….”

    遍寻无果之后,疲惫、恐惧、焦急、无助齐齐涌上心头。我将翠花往地上一扔,背靠着洞壁坐到地上。摸了摸电筒的头盖隐隐有些发烫,便将电筒关闭,摸索着从背包里掏出水和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有道是饭饱神虚,再加上本身就疲惫不堪,我连打几个哈欠后掏出一根烟点上。

    ……

    寂静中一阵女子歌声在我耳边响起:“落日出前门,瞻瞩见子度。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当。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

    我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刚才抽着烟不知不觉间竟已睡着。此刻转醒,那凄凉婉转的歌声越发清晰。

    我慌忙将手电筒打开,惊恐的朝四周照了照。这歌声虽也算得上是婉转动听,但此刻在这死寂幽怖的环境中传来,着实让我心虚不已。

    同时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让我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丝丝的希望。我自然明白这歌声定不是“人”所唱的,应该是什么阴邪之物,但至少让我在茫然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有了点目标。

    我大口深呼吸,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闭目聆听一阵后发现歌声是从我右边深处传来。遂将翠花斧紧紧握在手中,往嘴里塞了一道掌心雷符,循声而去。

    走了没多远后,前方是一条死路,不过在尽头却出现了一道紧闭着的石门,顿时紧张与兴奋之情齐齐窜上心头。歌声正是由门后传来,而出路说不定也就在此处。

    就在我走到门前,正思索这石门是左右开、上下开,抑或推拉之时,石门发出“哐哐”巨响,自左向右滑动开来。

    我见状一惊,咽了口唾沫心中暗道:难不成这东西也是红外感应?可石门之后的景象却是让我瞠目结舌。

    石门打开后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不算太大的石室,石室正中央摆着一张雍容华贵的红木大床,床顶四角各挂着一盏灯笼。室中环境在灯笼的红光映照之下显得十分诡异。

    而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在那丝质透明罗帐的掩盖之下,床上横卧着一个戴着似乎是木制面具、衣不蔽体的曼妙身姿。她香肩外露、酥胸半掩,一条性感的美腿往外探出,一只纤纤玉手枕着头,另一只手则在自己身上不停撩拨着(由于小说性质不同,故此处只略作描写,不尽之处望各位海涵。),而那婉转凄凉的歌声正是从面具之下发出。

    不得不承认,我在看到这一副撩人心弦的场景时,可耻的有了身理反应。但这只是肉体上的背叛,我的灵魂深处依然保持着极高的警惕。

    我强忍着想上前拨开罗帐细看一番的冲动,将翠花斧横在胸前,吐掉口中符纸正欲出言询问。怎料那床上女子竟坐起身来,扭动着袅娜纤腰自行将罗帐挽到一旁。

    那女子虽带着面具,可她身上穿着的裙子正是我前几天最后一次看到卢萌萌时她身着的那条。我只觉得脑袋里传出嗡的一声巨响,瞬间空白一片。

    女子伸出春笋般的玉手,朝我勾了勾手指。我顿觉浑身酥软,心中暗自念叨:幻觉、幻觉,世上一切美貌皆不过是臭皮囊!脚下却情不自禁的朝着她挪了过去。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深怕一不留神看漏了那乍泄的春光。待我走到床边时,她停止了歌声,伸手握着我手便朝床上拉去。

    当她羊脂般的柔荑刚一触碰到我的手掌时,一阵销魂蚀骨的感觉便自手掌游遍全身。我随手将翠花斧往地上一扔,顺势躺在了她的床上,一股女儿家的清香立马从鼻孔涌入,只觉头晕目眩,却是说不出的畅快!

    女子等我躺到床上后,立马翻身骑坐在我小腹之上,慢慢俯底身子,将酥胸压在了我的胸口,伴随着呼吸起起伏伏。我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气,险些就发出了呻吟之声。

    我咽了咽脖子,低头看了那两座半露的雪白双峰一眼,也不知手感如何。正欲伸出双手一探究竟,却猛然觉得她脸上的面具显得很是刺眼,有点煞风景,于是伸出右手缓缓的将其摘了下来。

    除下面具后,卢萌萌天生丽质的容颜展露在我眼前。她蛾眉微蹙,美眸微微眯起,不点而赤的朱唇上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如兰般的气息伴着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迎面而来。

    真的是她!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虽心下明白看似春光无限实则危机四伏,但却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我也实在无法向柳下惠看齐,软香温玉在怀,着实让人欲火焚身。

    精虫上脑兽性大发,我将心一横,翻身把“卢萌萌”压在身下,伸手便将她的裙子撩到了腰间,一头埋入双峰之中贪婪的亲吻着。

    “卢萌萌”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咯咯笑声,我抬起头来正欲吻她双唇,却发现她的笑容何其妩媚、何其淫荡。

    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卢萌萌,但是我的确是很喜欢她,尤其喜欢她那种纯洁无暇的模样和矜持干练的性格。

    此时身下的“卢萌萌”那淫荡妩媚的笑容却像是一盆冷水,直泼得我浑身冰凉,人也清醒了不少。

    “我日,冒牌货就是冒牌货,你他娘的就不能仿真度高一点啊?!”我小声嘀咕了一句,翻身跳到地上,拾起翠花斧便警惕地朝大门退去。

    只听咚的一声,石门应声关闭。而床上的女子不知何时又将面具带上,此时正坐在床边梳弄着乌黑的青丝,而那凄凉的歌声又传了过来。

    “感欢初殷勤,叹子后辽落。打金侧玳瑁,外艳里怀薄。别后涕流连,相思情悲满。忆子腹糜烂,肝肠尺寸断…….”

    我心中一震,神思又有些模糊起来,刚刚熄灭的欲火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看来刚才就是遭了这歌声的道,并非我骨子里是好色之徒啊。

    我忙收敛心神,用力咬破舌尖,只觉口中一甜,随即将一口鲜血喷出……活人血带阳气,可制阴煞,可我这口血喷出后却什么都没发生,她唱她的歌,我留我的血。只不过借着舌尖传来的疼痛,强提着精神,不至于再次迷失于歌声之中。

    眼见后路已无,我提着翠花斧复又朝那女子冲去,大喝一声挥斧斩落。就在这妖娆女子要毖命于翠花之下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翠花斧自女子头顶往下穿过,毫无半点阻力,将像是砍在空气一般。我心中大骇,硬生生的将斧头停在了女子腰部,而眼前的景象泛起了一丝涟漪,一圈圈的波纹四散开来。

    我倒抽一口凉气,慌忙将翠花抽回倒退几步,而那女子依然若无其事的唱着歌谣。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逐渐消散的波纹,心中惊骇不已:这……水做的?我突然联想到了贾宝玉,宝哥哥真乃神人也!(《红楼梦》里贾宝玉曾说过: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

    就在我浮想联翩之际,那女子动了……她伴着歌声向我扑了过来,举止中不复刚才的妖娆妩媚,完全就像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厉鬼!

    我一时根本弄不明白这东西到底有没有实体,仓惶间拔腿便往一旁跑去,奈何石室太小,只能绕着墙壁逃窜。

    周旋的同时,我从包里掏出一张七罡诛邪符,可随即又放弃了,因为自己根本没机会去踏七星步。将符纸塞回包里,又掏出一张六丁甲符,边跑边念:“拜请六丁六甲降凡尘,驱魔诛邪展威灵,速速领令,神兵火急如律令!”

    念完法咒,我心中稍定,回身将六丁甲符往前一扔……可预想之中的六丁六甲神将并未出现,反倒觉得指间一疼。

    我惊叫一声用力一甩,从梦中惊起。原来是刚才点的香烟烟灰烫到了手指。此刻我依然好好的躺坐在刚才吃东西的地方,什么石室、歌声、性感女子全都是一场梦。

    我打开电筒心有馀悸的四处照了照,见并无异样后长吁了一口气。

    又是一个梦中梦,难道又是梦魇咒?可在这山洞之中是谁在对我施咒呢?想到这里我摸了摸隐隐作疼的手指,看了看被我甩到一旁并未燃尽的香烟,还有好大一截。

    我心中一凛:不对,这和梦魇咒不太一样。刚才我是抽烟的时候睡着的,而现在烟都还剩了一大截,估摸也就睡着了一两分钟,可刚才的梦却起码得有个把小时,我能在一两分钟的时间内梦到这么多东西?

    此刻,我从梦里带出的悸动逐渐平伏下来,隐约间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淡淡香味。我不禁打了个寒颤,颤抖着扯起衣领闻了闻,顿时就像被人一拳打在胸口,呼吸一滞。

    衣服上除了烟味还有淡淡的香味,而这香味和我在梦中床上闻到的一模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