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天一札记 > 第三十二章 斗法
    肾亏闻言表情一僵,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随即他又做出一副关切的表情,急声问到:“师父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朱大肠留在墙上的那句话我第一眼看到时便想到了答案,只不过我打从心里就不敢去相信。足少阴为肾经,他是想暗示我肾亏有问题了。

    而真正让我肯定眼前的肾亏有问题,是刚才在和骷髅打斗时,发现他一直是用左手很娴熟的挥舞柴刀。我这才明白之前为什么总是觉得肾亏有点不妥了,因为他本应是左掌上缠着的纱布现在却跑到了右手上。

    我并没有回答肾亏的问题,而是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把朱大肠怎么样了?”

    肾亏闻言一愣,随即满脸疑惑的问到:“头哥,你没事吧?我和你一样也在找师父啊。”

    “肾亏呢,他去哪了?”我狠狠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厉声问到。

    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转瞬间又恢复了平静,“我也在找他!”

    “你……”本以为他还会再狡辩一番,岂料回答得如此干脆、直接,反到让我一时语塞。

    “头哥,我和他都一样啊。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马上带你去找到那面宝镜!”肾亏越说越激动。

    听了他这番话,我顿时大惊失色。老实说,我虽已发现眼前的肾亏有异,但一直以为是什么山精妖物所化,还真就没把他和那面妖镜扯在一起。如今看来,他应该就是那妖镜所制造出来的化身。

    明明记得刚才和肾亏、朱大肠走散之后,到现在也没多大功夫,虽说做了个梦也不过半支烟的时间。那肾亏在这么段的时间内怎么就会惹上那面妖镜,还弄出这个玩意儿?而且根据这一路走来的情况,似乎朱大肠与这个化身也遭遇过。

    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呢?我顿觉得脑袋里混乱一片,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头哥,头哥…….”耳边传来肾亏的呼喊声。

    我回过神来,见他正蹲在地上用骷髅的碎骨摆了个阵法。和天地锁魂正好相反,他这个阵是外面一个正方形,里面一个圆形。

    此刻他正拿着一根骨头,一脸微笑的盯着我,“只要你答应帮我杀了那个我,再和我一起去找宝镜,那我们同样是好兄弟!”

    听到这句话,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肾亏现在还没遇害。不过我发现此刻他阵法外面的正方形尚缺一角,想来便是他手中的那根骨头。我虽不知这个阵法有什么道道,但是也明白不能让他得手。

    于是我倒提着斧头,一脸微笑的慢慢朝他走过去,“这个可以再议,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他呢?你不是说你就是他,他就是你!”

    肾亏脸上笑意不改,“我当然得杀他,杀了他世上就只有一个我,那我就不再是个化身,而是堂堂正正的人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望了离他越来越近的我一眼,叹了一口气摇头继续说到:“你还是没醒悟!”

    说完他抬手便将手中的骨头往阵中摆去。我心下一惊,此时冲过去是来不及了,只得奋力朝着那堆骨头阵扔出了手中的翠花斧。我本意是想破坏他的阵型,奈何翠花斧飞过去之后仿佛被什么东西所吸,硬生生的便插在了骨头阵的中央。

    就在翠花叮的一声插入地面时,我只觉得四周温度骤降,沉重的阴气迅速把我包裹起来,压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肾亏哈哈大笑,语带嘲讽的说到:“如此阴煞之物你竟然送上门来助我催旺阵势,头哥你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啊!”

    我日,这回搬石头砸自己脚了。见大事不妙,我慌忙朝后退去,哪知空气仿佛凝固一般,我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吃力。

    “咦?还能动!看来这些骨头效果不是很好嘛。”

    闻言我心中一凛,难道这个阵法是反着的天地锁魂?肾亏以阴邪之物反着布阵,使锁魂变成了锁人?

    我对阵法不甚了解,但这却给我提了个醒。隐约间想到既然是镜子做出来的东西,说不定不仅外观左右颠倒、内心与本体相反,连阴阳也是反着的。难怪张道陵的道术会对笈目犍多的化身失效,因为笈目犍多本身为阴,化身则为阳。而眼前的肾亏应该也是阴邪之体,弄出阴邪的阵法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我回头一望,见肾亏提着柴刀一步一步朝我走来,其动作、神情之轻松显然不受阵法所制。看来我的猜测没错,于是掏出了一道元辰火斗制煞符。

    肾亏见我有所举动,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又转身往法阵走去,背对着我抛出一句:“就给你个机会,我也想看看这人世间的符法对我到底有多少作用!”

    难怪这家伙之前一直催促我使用符咒,原来是想试试深浅。眼见他托大,我心中一喜。以现在这种情况他如果冲过来随便给我一两刀,估计我连咒文都还念不完就得交待了。

    我稍定心神后干笑两声:“肾亏是傻逼,你比他还傻逼,注定你要丢刀!”

    肾亏这时走到了法阵之前,他回头饶有兴致的看着我,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雷霆号令急如星火,十方三界顷刻遥闻,受事功曹,通灵八方火神,扶持扶持敕封敕封,神兵火急如律令。敕!”咒文念完,我将符纸祭出,符纸于半空中噗的一声应声而燃。

    不过这次的制煞符却没有像以前那般燃得猛烈,只是跳动着淡淡的火光勉强燃烧着。与此同时,肾亏的脚底冒出了若有似无的红光,法阵中的翠花斧也不停的抖动。

    起初,肾亏还是好整以暇的盯着身旁的法阵,并未做出任何反应。可眼见脚下的红光愈演愈烈,他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惊讶,猛地蹲下身去,大喝一声抬手拍在翠花斧之上,死死的按着。

    翠花斧又轻微抖动了几下,随即恢复了平静,而肾亏脚下的红光也渐渐消散……

    “这……”眼见元辰火斗制煞符就这么被化解了,一阵寒意袭上心头。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缓缓站起身的肾亏,咽了咽脖子,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想来是因为周围阴气太重才使得符法不能发挥威力,难道阴盛之下阳必衰么?

    肾亏努力以微笑来掩盖自己未定的惊魂,看来刚才他也并不算轻松,“啧啧啧……好还此洞有宝镜坐镇,若非阴气昌盛,单靠我这天地锁魂,胜负恐也未知啊!”

    “呸!你那还叫天地锁魂阵?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也配弄出天地锁魂?”我这人就这样,死鸭子嘴硬,如今面对生死关头也忍不住要逞逞口舌之快。

    肾亏闻言勃然大怒,怒目圆睁的咆哮到:“老子是人,不折不扣的人!只要杀了另一个我,我便是独一无二的我!”

    这番话虽说得绕口,但却是听得我心中一喜。一来是见他恼羞成怒,我口舌上的快感得到了满足;二来则是因为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对付他的办法。

    如今阴气太重而我道行太浅,想要以阳克阴恐怕不太容易。不过肾亏说得对啊,他是个人!虽说满身阴邪之气,可他不过也就是一个会摆弄阴邪阵法的人!

    想到这里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吃力的从怀里掏出一道符纸,大笑一声:“哈,笑死老子了。等下你就知道自己和人差在哪儿了!”

    肾亏见我又要施符咒,不屑的笑了笑。

    “雷霆号令,急火如星,顷刻遥闻奉请开山山神、五方山神、地头土地公伯调借阴兵阳将一名随我行,神兵火急如律令,敕!”

    当我请兵疏文念到一半的时候,他明白了我的意图,面目狰狞的惊叫一声,挥舞着柴刀朝我扑了过来。

    怪只怪他自以为是,未能抢得先机。当他冲到我跟前时咒法已成,一个阴兵从地面冲出,带着呼啸声将他撞翻在地。

    肾亏本身不过是一介凡驱,再加上他本身阴盛阳衰,面对阴魂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浓郁的阴气催生了阴兵的能力,伴随着肾亏连连的惨叫,瞬间他身上便已是伤痕累累。

    我虽清楚眼前的肾亏只是个化身,可心里却是万分不忍,毕竟他顶着和肾亏一模一样的皮肉啊!我无奈的别过头去,走到法阵之前拔起了翠花斧,又一脚踹散了阵型。四周阴气骤减,我浑身也舒畅不少。

    此时呼啸声散去,我回头一看,阴兵已不见了踪影,而肾亏倒在血泊之中。我走到他身旁,见他已生机断绝,大松一口气。

    我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受教了吧,知道你和肾亏差别在哪了吗?这可是邪不胜正的教学片啊!”

    说完我弯腰捡起他掉在地上的电筒别在腰间,可就在此时肾亏的尸体动了一下。

    日,这玩意儿也会诈尸?我连忙从包里找出一道都天五雷铁锁符贴到他脑门上,退到一旁观望。

    只见肾亏直接由地面立起,我心下大骇,怎么又和那八棺妖尸一样不受符咒所制?

    “罢了罢了,这东西不是肾亏,不是肾亏……”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提起斧头冲了过去欲将其砍倒,可那尸体一转身便径直往洞中深处缓慢行去。

    见状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暗道反正此刻了无头绪,还不如跟着他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遂将翠花往肩上一扛,大步追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