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天一札记 > 第三十三章 食尸
    我看着“肾亏”摇摇晃晃的尸体,联想到之前见到的骷髅。按道理说眼前的肾亏是个化身,他之所以能弄出阴邪的阵法那也是因为真的肾亏通晓阵法之道,可他没理由会操控骷髅嘛。而且这具肾亏的尸体很像之前在普洱遇到的什么八煞尸兵不受符法所制,看来也是被什么东西操控着。难道是那“醉鬼”追来了这里?又或者洞里还有其他高人,骷髅和肾亏的尸体都是被他操纵?

    就在此时,一股刺鼻的恶臭迎面袭来,我喉咙一痒几欲呕吐。回过神来往前一看,眼前是一片黑乎乎的洞壁。

    死路?我心中一惊,却见肾亏径直朝左边的洞壁走去。我抬起电筒往他行走的方向一照,隐约见那洞壁上有一条裂缝。肾亏走到裂缝处钻了进去,发出唰唰的摩擦声。

    我连忙追过去顿时傻了眼,恶臭的确是从这裂缝中传来,只不过这裂缝狭窄异常,我尚且需要侧身才能通过,而肾亏体形比我壮,竟直着身子硬生生的挤了过去。裂缝中不停传来“咚咚咚”的撞击声,眼见他越行越远,我深吸一口气侧身钻了进去。

    通道内地面崎岖不平,不仅狭窄而且高度也很低,顶上还垂着不少嶙峋的石头,那撞击声便是肾亏的头撞到石头所发出的。

    “好厉害的铁头功!”我暗自嘲笑一句,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跟着往前走。

    约莫一支烟的功夫,我终于从裂缝中钻出,那股恶臭直接到了呛鼻刺眼的地步。我眯着朦胧的泪眼,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洞窟,地面又突兀着不少嶙峋的怪石,把洞穴分割成无数纵横交错的通道。

    难道又是一个八纯艮阳阵?此刻没有罗盘在身边,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一时也不敢贸然前进。踌躇间,肾亏没入石群之中,消失于一块巨石背后,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盯着眼前的怪石,左右踱来踱去。

    走了几个来回后,我发现这些怪石比之前所见的要大得多,而且是杂乱无章的突兀在那里,似乎不是什么阵势。想到这里,我把心一横,朝着肾亏消失的方向大步追去。

    追入石群之中后恶臭愈发浓烈,我此时也意识到这股恶臭其实就是尸气中夹杂着骨肉腐烂的气息。在手电灯光的照耀下,四周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青黑色雾气。

    “日,要熏死老子是吧?!”我皱着鼻子暗骂一句,从包里翻出没用完的纱布,用水打湿后缠在鼻子和嘴上,感觉稍好一点。

    复又前行几步,望着周围纵横交错的道路,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耳边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心中疑惑,蹑手蹑脚的循声走去,猛然见到一块巨石背后露出一个蹲着背影,摇摇晃晃的似乎在翻找着什么。

    我连忙将电筒头盖按在胸前,躲在了身旁的一块怪石后面,探出脑袋借着电筒余光朝那边张望。

    由于光亮太过微弱,我隐隐约约只能得到一个晃动的黑影,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寂静之中只能听到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和我自己努力压制的呼吸声。

    难道是肾亏?狗日的在找什么东西?就在这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了下来,我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缓缓的将电筒倒转回来朝前方一照。这一照之下我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浑身一震电筒险些从手中掉落。

    只见那蹲着的人正回头咧嘴对着我笑(其实我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在笑),他浑身依稀还挂着点破布、污秽不堪,一蓬油光水亮的长发,耷拉在身上结成一坨一坨的,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人顶着一块一块的煤炭。粗略一看此人五官尚算端正,不过恐怖的是他双眼似乎没有瞳孔,灰白的一片。

    我日,这玩意儿是有多少年没洗头啊!感慨之余我觉得他那双眼睛很像朱大肠所说的阴眼,难不成这人撞客了?可那双眼睛与阴眼却又不尽相同,而且这人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阴邪之气。

    我还没弄明白眼前的是个什么情况,那人又回过头去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他娘的,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蔑视啊!我虽心中有点不爽,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情况未明之下仍旧不敢上去一探究竟。就在此时,情况又发生了改变,那人似乎在撕扯着什么东西往嘴里塞,吧唧吧唧的吃得津津有味。

    这么臭的环境下居然还能大快朵颐,着实让我佩服不已。心中很是好奇他到底在吃什么,于是我紧握着翠花斧,从怪石另一面绕出,探头探脑的朝他走去。

    我也不敢走得近,绕到他身后远远观望。刚才被那人身旁的巨石挡住了视线,如今看清楚了,在那巨石背面无数的尸体堆成了好几座小山,有的已经只剩下零散的骨架,有的腐烂得还挂着些肉。离那人最近的几具支离破碎的尸体,半腐不腐的,很可能是在我们之前进来的那批人。

    而此时蹲在那里的怪人正撕扯着身旁一具尸体上的肉往嘴里塞,从那被扯烂的衣服来看,应该就是刚才那个“肾亏”。

    看到眼前这副骇人的场景,我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耳光,谁他娘的让自己好奇要来看!只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把撤开嘴上的纱布,喉咙一痒,胃里的东西直接从口中喷射而出。

    也不知是我在此呕吐影响了那哥哥的胃口还是怎么地,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背对着我站起身来。

    我抬手用衣袖擦了擦嘴,将纱布拉下来重新将嘴盖上,心有余悸的瓮声说到:“不好意思啊,你继续,我不打扰你了!”

    话虽这么说,可我也不至于蠢到以为这位吃人的哥哥会讲道理。手中的电筒颤抖着直射他,另一只手紧紧的把斧头提了起来。

    那人转过身来,嘴上依然在嚼动着,面无表情的对着我。只见他猛地脖子一动,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随即咆哮着朝我扑了过来。

    我可不想被他弄死后吃掉,心中惊恐之下也爆发出了自身的潜能。我大喝一声奋力挥出了手中的斧头,此番力道之大让我自己也是心中一阵激动,背水一战果然威力无穷,古人诚不欺我啊!

    不过古人也说过:“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由于心中紧张,手心早已被汗水打湿,加之此番力道甚大,斧头还没砍倒来人身上便由我手中滑出,径直被甩飞到了一旁。

    大学时我有个来自北方的同学说过一句话“点儿背不能怪社会!”我此刻绝对地响应了他的号召,并没有怨天尤人的想法,只是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那带着弧线飞出去的翠花。直到一股大力撞得我气息一滞,倒飞在地上,电筒也不知被甩到什么地方给砸灭了。剧烈的疼痛使我回过神来。

    不过为时已晚,我仰躺在地面正欲挣扎着爬起,一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又按回了地面。这人也算歹毒,不仅手上用力掐着我,一只脚还正好跪在我的宝贝上。我无法呼吸再加上下体剧烈的疼痛,几欲昏厥。本能的用双手去掰他的手,却感觉是在掰两坨岩石一般,不仅坚硬而且纹丝不动。我又用力的捶打了他两下,结果......还是苦了自己。

    此刻我已经头晕目眩,眼前黑凄凄的一片却出现了不少小亮点,要不是嘴上有块纱布挡着,舌头肯定都伸出来了。一阵“咳(hai)咳咳”的声音迎面由远而近,想来是他把头凑了过来。

    日你爸爸的!老子还没死就要来吃了。我心中一慌,本能的伸手去挡,恰好按在了他的脸上。手上却不知是碰到了他的口水还是没舔干净的血,滑溜溜的。

    我死命的撑着,奈何实在太滑了,一双手不由自主的在他脸上滑动,却意外的触碰到了两个软绵绵的凹陷处。

    眼睛!我心中一喜,用力的将手指抠入他的眼眶之中,感觉就像是戳入了两个烂桃子一般,一股黏液顺着手指流了出来。那人吃痛的嚎了一声,我只觉得脖子上一松,压在我下体的腿也移开了。

    我连忙连滚带爬的翻身由地上爬起,也顾不上臭味了,一把撤掉脸上的纱布扔到一旁,大口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从腰间摸出“肾亏”的电筒打了开。只见那人站在不远处,双手捂面扭动身躯哀嚎着。而我指间却沾满了黄色的黏稠液体,腥臭至极。

    我来不及寻找之前掉落的电筒,一手捂着下体跳动几下后,战战兢兢的从他身旁绕过,找到之前甩飞的翠花斧夺路而逃。

    由于道路错综复杂,我也分不清哪是哪,只顾四处乱窜往远处逃去。所幸,那哀嚎声越来越远,渐渐听不到了。想来自己已是逃离了“魔爪”,心神稍定,再加上体力实在不支,遂放慢脚步扶着洞壁向前走。

    回想起刚才的场景,我心中仍是一阵悸动。难怪进洞之后没见过任何尸体,想来都是被那怪人弄去吃掉了。他浑身坚硬以尸体为食,肯定不是人。要说是僵尸一类的吧可为何动作并不僵硬,而且还会有痛觉呢?

    想了半晌我也想不出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又走了一段后,但觉四肢酸疼发软、头昏昏沉沉的,猛地眼前一黑,脱力倒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