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天一札记 > 第四十一章 淑妃面具
    我将心中的疑惑说与肾亏,怎料他这次竟然破天荒的说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头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什么‘自戕以谢圣恩’的刻文?”

    我略一回忆随即点了点头,“记得啊,说起来你不是捡了那把绣春刀,哪去了?”

    “那破铜烂铁太不济事,早被我弄烂掉了……别扯那没用的啊。你有没有想过,他当时提到了一个妖物,指的是什么?”肾亏神神秘秘的说到。

    我顿时恍然大悟:“妖物?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之前遇到的那个吃人的怪人便是永历帝,他被妖镜变成了吃人的妖怪。所以那人才会说‘阻妖物祸世以保先帝之清誉’!”

    肾亏摇了摇头:“不全对,我觉得那个吃人的怪物的确很有可能就是永历帝。不过那人所说的妖物应该是指妖镜!”

    “不会吧,如果妖物指的是妖镜,那这话不通嘛。妖镜祸世关永历帝清誉屁事啊?”

    “古人留段话你去考虑语句通不通顺干什么。他口口声声都是先帝前先帝后的,为什么在这里又要突然说个妖物?再说就算永历帝变成妖怪,你觉得作为一个愿意‘自戕以谢圣恩’的臣子会称其为妖物?”

    听到这里,我渐渐的也有了头绪。按肾亏所言,那“阻妖物祸世以保先帝之清誉”中所提到的妖物的确应该是指妖镜。试想一下,倘若那妖镜只是一个单纯的煞器,那它一旦流入人间的确会祸害人世,不过这与永历帝的清誉是扯不上关系的,除非妖镜乱世是通过永历帝来执行。

    再有两个关地方,一是“清誉”,二是“枉增杀孽”。这说明永历帝是清白的,他受妖镜所害后做的事情都不是出于本意,也就是说永历帝完全是受那妖镜控制。

    我心下骇然,“你的意思是那妖镜控制了永历帝?”

    肾亏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我咽了咽脖子,“亏哥,这个问题就复杂了嘛。既然是控制,那必须有一个前提,妖镜得有自己的思维……”

    “不错,我就是觉得那妖镜早已有了灵性,所以当我扔掉他后,他会自行返回远处。甚至我们入洞后所遇上的一切事情都是在它的安排之下!”

    肾亏这句话说完后,我们都沉默了。要说一个法器经过几千年的光景有了灵性,这点我倒是相信的。不过它居然聪明到会使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法子来算计人,这倒很是让人难以接受。

    肾亏见我半晌没说话,又小声的在一旁说到:“我觉得这东西有改变四周环境的能力,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肯定不是你之前走的哪条路,又是别处了。”

    我闻言一愣,这倒的确可以解释之前遇到的很多问题,正准备出言感慨一番,耳边却传来一阵“唰唰”的声响,很像是衣服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我对肾亏使了个眼色,他会意的将手电给关掉。我俩背靠着洞壁,屏气敛息,凝神辨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

    “唰唰”的声音由远及近,不过却猛地消失了。我心中纳闷,将斧头紧紧握在手中,扯了扯肾亏的衣角,靠着洞壁向前方蹑手蹑脚的走去。

    黑暗中摸索一截后依然一无所获,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肾亏颤抖着小声问到:“头哥,那是什么东西啊,咋又没声音了呢?”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半晌肾亏又扯了扯我的衣服,“头哥,咋了?问你话呢!”

    我这才想到漆黑一片,肾亏自是看不到我刚才摇头,正准备出言回答,却猛然感到脚脖子被一只手紧紧抓住。我惊呼一声,脚下反射性的用力一扯,与此同时肾亏也将手电打开,急声询问:“咋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来不及回话,低头一看只见一只白花花的手臂从身旁洞壁下端的一个裂口出探出,还在四周摸索着。

    我对肾亏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抬起斧子便欲砍下,却猛地听到一个萎靡的声音:“少吉,是不是你?”

    我和肾亏闻言均是一喜,这不是朱大肠又是何人?于是连声答到:“是我!师叔你在哪呢?”

    朱大肠发出一声沉重的吁气声将手抽了回去,随即说到:“旁边,你绕过来吧。”我应了一声,拉着肾亏便朝前走。没走几步是一个拐角,转弯看到朱大肠正趴在和我们刚才只是一墙之隔的地上。

    肾亏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朱大肠扶起来坐好,“师父,你没事吧?”

    朱大肠脸色铁青,他一把甩开肾亏,手脚并用挣扎着朝我爬了过来。

    肾亏一时间没转过弯来,一脸莫名其妙的呆在原地。而我却明白了个中因由,遂赶紧迎上去扶起朱大肠,“师叔,你放心。这个吴德正是真的,假的那个已经被我给按熄火了!”

    “啊?”朱大肠愣了一下,被我扶起身后回头看了一眼,松了一口气。

    肾亏此刻也明白了过来,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脸谄媚的说到:“师父,我是真的,那冒牌货早死了!”

    朱大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呸,你个憨杂种!你遇上那妖镜了吧?要不是你弄出那化身,我会搞成这样?”

    原来,当时朱大肠在原地等待,半晌也没见我们回来。他心中隐约觉得有点不妥,于是便顺着我们走的方向找寻,绕了一圈仍是一无所获。

    他想着我们可能也正在绕,大家错过了。于是便在之前刻叉的地方留了一段话,让我们不要绕了,站在原地等他。怎料又绕了半晌,却发现不仅没找到我们,连他之前刻的叉留的话都找不到了。这时他意识到这个怪圈可能已经发生了改变。

    也不知又走了多久,他遇上了“肾亏”。朱大肠比我强,一眼就发现了那化身的异样。但他当时也没有往深的一层去想,张嘴便发出了质疑。

    那化身见朱大肠起了疑心,也不再掩饰,直接发难。朱大肠仓促对敌,再加上肾亏本就比他年轻力壮,几个回合便落得下风,浑身是伤。所幸那化身也打算看看朱大肠的阵法有多少斤两,于是朱大肠假借布阵的机会奋力逃窜,捡回了一条性命。

    后来他想留言提醒我,但是又怕那化身发现了直接暗算我,于是才留下了那段隐晦的话。

    方才他走到这里,听到我和肾亏的对话声,但又以为那肾亏是假的,所以才以这种方式和我们见面……

    朱大肠说完后我和肾亏也将各自的经历跟他说了一下,肾亏还添油加醋的把他分辨真假我时的功劳给吹捧了一番。

    “你……你居然用了化神大法!?”朱大肠一脸惊愕的盯着我。

    “废话,要是不用的话我哪有命见到你们啊?”

    “唉……那东西不能用啊,你们师祖说过宁死勿用!”

    “这不是屁话么,人都要死了还有什么不能用啊。不过话说回来,这东西用了到底会怎样?”

    朱大肠盯着我看了半晌,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不会有什么好事。”

    “管他的,我倒觉得只要没死就行了……对了师叔,我那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大肠沉思片刻,随即缓缓说到:“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淑妃面具’?”

    我想到了一部电视剧里的桥段,遂问到:“你是说西藏才崩王妃?”

    “什么才崩王妃?”朱大肠一脸迷茫。

    “头哥说的是一部台湾恐怖电视剧里的情节,据说藏王赤松德赞的王后被人称作才崩王妃的,她每次杀人都会带个面具。”

    我点点头,肾亏所言正是我心中所想。不过朱大肠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事情倒是差不多,不过也不知那电视是瞎编还是改编的。实际上传说是这样的……”

    在历史的帷幕里,有一名横空出世的奇女子,名唤冯小怜。冯小怜是北齐后主高纬的淑妃,原是皇后穆黄花身边的侍女,后跃上枝头作凤凰,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她的娇媚与荒唐,使北齐帝国遭到覆亡的命运。《北史卷十四》一上来就这样说“冯淑妃名小怜,大穆后从婢也。”,从前未见,背景不明,突然出现,奇异非常。

    据史书记载,冯小怜不仅擅长琵琶、歌舞,而且精通人体的构造及脉络系统,侍候穆皇后时曾以槌、擂、扳、担等手法,为穆皇后消除身体的疲惫。而且她还有一种天生的奇特之处,便是玉体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在冬天寒冷的季节里,软如一团棉花,暖似一团烈火;在夏天褥暑炙人的时候,则坚如玉琢,凉若冰块。或抱、或枕、或抚擦、或亲吻,无不婉转承欢,是一个天生的尤物,这正是她很快便获得独一无二专宠的主要本钱。

    唐代诗人李商隐曾有诗云:

    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冯小怜之娇媚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按朱大肠所言,这冯小怜来历不明,且通晓人体经络,加之其冬暖夏凉的奇特之处无不透露出妖异。

    更为诡异的是,北齐后主高纬行事荒唐至极,他经过一番设计与安排,让冯小怜玉体横陈在隆基堂上,以千金一观的票价,让有钱的男人都来一览秀色。不过看过的人事后形容冯小怜的美色,均是大相径庭,也就是说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但都觉得是自己所见过最美的女子。

    冯小怜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曾采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排除异己,其中便有一块面具。相传冯小怜带上面具后可遁入幻境,将人诱至幻境中诛杀,不留丝毫罪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