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五三中文 > 高达seed——星辰的光与影 > 458 塞伊番外:同向春风各自愁

458 塞伊番外:同向春风各自愁

458 塞伊番外:同向春风各自愁 (第1/2页)

“塞伊阿盖?”
  
  “是。你们是……”虽然是不熟悉的呼唤声,但塞伊还是反射性的应了一声,飞快的转过了头。但当他看到身侧站着的那两个人的时候,他的呼吸几乎凝滞了。
  
  三年的时间能改变很多,但或者能改变的东西也不多。
  
  这两个人并不是他在哥白尼认识的人,而是……曾经在赫利奥波利斯的同学!他从没想过,躲到了哥白尼,还能看见本来认识的人。
  
  “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哥白尼?”
  
  对面的两个人显然也惊讶非常。而且,他们是纯粹的惊讶。以塞伊现在的社会经验来观察,甚至能看得出,这两个人的惊诧之下,还隐藏着几分惶恐。
  
  这是很莫名的事。
  
  塞伊和父母迁居到哥白尼,原因其实是一样的——芙蕾。他和芙蕾的事情熟人们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其实已经不止是普通的男女朋友那么简单,在很多人眼里,都已经是“准备订婚”的关系。
  
  那时候芙蕾的父亲是大西洋联邦的外务次长,塞伊本人虽然不觉得这个职位有什么关系,那却是他的父母向人炫耀的资本。
  
  芙蕾以那样的方式名动天下,实在是让他们都有一种“不知如何见故人”的感觉。
  
  因此,塞伊觉得该惶恐的是自己才对。
  
  虽然他不像父母那样埋怨,却也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和人说芙蕾的事情。不过,在直布罗陀看到了芙蕾之后,他也算是放下了许多东西。
  
  ——该放下了。
  
  他这么想,推了推眼镜,示意他们看他手中的推车,里面装了不少日用品。现在他已经搬出来独居,单身男人不能不考虑过日子的问题,“我在哥白尼找了份工作。”
  
  桌布、吸异味的干花和沐浴露这些东西都太过家居,看不出半点威胁。于是两个故人中的黑色卷发男人有些神经质的笑了笑,而金发男人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看来大家都一样。”
  
  顿了顿他又补充,“我看到特伊就已经很惊讶了,没想到还能看到另一个老同学……有空的时候聚一聚?”
  
  他们两个也一样推着一个推车,里面一样装了不少日用品。看到这些东西,塞伊有些诧异,旋即又自嘲的笑了笑。因为这一分神,他没注意到特伊捅金发男人——凯米斯的动作,答应了凯米斯的邀约。
  
  *
  
  很快塞伊就意识到,能在哥白尼碰见两个老同学,或者并不是奇迹或者偶然。
  
  虽然经历了芙蕾的打击,但在生活方面,塞伊并不觉得窘迫。
  
  他的家庭在中产阶级家庭中堪称富裕,人脉也广。否则也无法和阿尔斯塔家族相交。而他本人,虽然只是大天使号不起眼的一员,但在战后,也得到了终端机的帮助。所以对他来说,移民哥白尼并且找到工作,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何况他本来就有相当的实力——在工业学校的时候,他就是佼佼者,曾一度为自己的能力自傲。在大天使号上,虽然光芒被基拉完全盖过,但在从芙蕾的事情里振作起来以后,他也曾非常努力的跟随整备班学习相关的知识。
  
  大家都知道,整个大天使号原本配备的成员中,最出色的可能就是不起眼的整备班。
  
  自然人做驾驶员往往不成,军官队伍中也往往充满了裙带关系。但当初G计划到底是地球连和的重要计划,而整备班又不是什么体面有油水的工作……可以说,大天使号的整备班,就代表了自然人的顶尖水平!
  
  工科生出身,有一定天赋又努力,离开大天使号时的塞伊在机械上的水平已经相当优秀。而在这个世界上,实力比文凭更重要。哥白尼的学校就很愿意聘用他这么一个没有文凭的机械系助教。
  
  但他的老同学们,却不见得一个个都有这么“顺利”。
  
  塞伊甚至很快就发现,自怨自艾其实毫无必要,因为很多人都比他惨得多。
  
  从理事国与殖民地的对立,到地球连和与PLANT的战争,人们常常有朝不保夕之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奥布的中立为它吸引了诸多的民众。于是,当赫利奥波利斯破碎,殖民星的民众返回本土,奥布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人口过饱和”的局面。
  
  再怎么发展人力密集型产业,也无法解决那么多人口的就业问题。何况奥布素来是以高科技产业为主体的,本土对人口的需求并不旺盛。而失去了赫利奥波利斯这个宇宙能源开采、加工基地,奥布也就失去了一大换取粮食的渠道——岛国奥布的粮食产量一向不高,战火又定然对全世界的粮食产量造成影响……
  
  言而总之,事实是,没有了宇宙基地的奥布养不起那么多民众。
  
  很多赫利奥波利斯归去的民众无法找到工作,社会福利制度也出现了危机。人们不得不自寻出路,奥布政府也不得不想办法疏散人口。
  
  可对厌恶战争的奥布人来说,整个世界又只有区区的几个“好地方”。
  
  如果不是哥白尼这样的中立都市对人口的流入有限制,他或者能在这里看到更多老同学。
  
  凯米斯和特伊两个就是这么到哥白尼来的。很难说他们是受害者还是幸运儿。总之,他们都在哥白尼找到了工作。但他们甚至只好分担房租。
  
  塞伊记得,这两位曾经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和主力,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时候总能吸引无数尖叫。可走出校门,也就只好跌落尘埃。
  
  *
  
  “哥白尼是个好地方,不是吗?”
  
  在酒吧昏暗的灯光映照下,凯米斯的脸色也显得很晦涩。但他的动作很潇洒,很潇洒的摇着杯中廉价的啤酒——就好像那是一杯上等的红酒。
  
  “不管是地球连和还是PLANT,都对这里没兴趣。这里的人也不会在乎,上面是哪一边的人。”
  
  塞伊有些恍神。
  
  以前,凯米斯那种潇洒的风度总是能吸引无数女孩的目光。但芙蕾不喜欢凯米斯,凯米斯又是在运动领域擅长,塞伊和他就没什么恩怨。
  
  但还是有所了解的。
  
  当初在工业学校的时候,凯米斯和他一样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而且比起好学生,他这样的还要更受女生欢迎。
  
  凯米斯的家境也比他家还好——他们家本来是奥布的一个正在没落的小家族,孤注一掷的将剩下的家族产业全部投入到了赫利奥波利斯的建设中,这曾为他们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但当那颗脆弱的殖民星被摧毁,一切也就都付诸东流。甚至他的父母,都是赫利奥波利斯的失踪人员。
  
  那场战斗,当然不会没有伤亡。
  
  “你在乎吗?上面的是哪一边的人?”塞伊喝了一口啤酒,不自觉的问。
  
  “我讨厌ZAFT,当然。”凯米斯不出预料的说,“不过我不会在乎,因为我不想上战场。”
  
  直白的言论让塞伊露出了苦笑。本来还算可口的啤酒,似乎也多出了几分苦涩的味道,“现在哥白尼从属于阿尔萨斯基地。”
  
  “确实。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凯米斯用不羁的语气说。
  
  塞伊吃了一惊。
  
  和一般人不同,塞伊知道世界并未回归和平。ZAFT和目前占领了月球的苏必然会有一战。这一战,将决定哥白尼的归属,或者也将决定世界的走向。但他没想到凯米斯也有这份见识——据他自己所说,他现在只是个小机械厂的助理维修师。
  
  但他也很快就反应过来。
  
  那不是什么高瞻远瞩,只是……小人物的迷茫与自嘲。
  
  *
  
  第一次聚会的晚上,特伊只是在不断的喝闷酒,一句话也没说。塞伊料到他应该是经历了一些事——要知道,在工业学校的时候,特伊本来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家伙。
  
  可战火中,经历了什么故事,又有什么奇怪?
  
  何况他们都没问芙蕾的事情。看来已经明白他和芙蕾之间不再有联系了。
  
  于是在之后,塞伊也就常常和他们联系起来。与在学校的那些同僚和天真的学生们相比,凯米斯和他更有共同话题。
  
  那些常年居住在哥白尼的人,倒和赫利奥波利斯时期的他们有些相像。天真,又充满幻想。哪怕有心说一说世界局势,也往往是自以为是。
  
  在这个时候,米莉和迪亚哥埃尔斯曼的订婚宣传,也慢慢的流进了哥白尼。
  
  说到底,这儿明面上还是一个“自由而中立”的都市。阿尔萨斯不会对此地进行明面上的舆论管制。月球的实际统治者苏,在宣布独立的时候,本来就是打着“自由”的名号。这桩婚约的影响太大,阿尔萨斯不可能完全禁止这方面的舆论。
  
  塞伊相信,在哥白尼之外的地方,亲善PLANT的地区,会有更多有关ZAFT驾驶员的报道——那些被允许在直布罗陀这个ZAFT军事基地采访的记者们简直就像是吃了兴奋剂。而那些驾驶员的年轻和多半姣好的容貌,又无疑是兴奋剂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可以从他供职的学校的反应中得到证明。
  
  在哥白尼播放的那一部分,已经足以让学生们兴奋的议论纷纷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居然有人能像喜欢一个偶像那样喜欢那些驾驶员……
  
  但更让塞伊惊奇的是,凯米斯对此居然没有发表什么言论。沉默的特伊更别说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道诡异仙 隐秘死角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我能回到神秘时代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重生俄罗斯当寡头 腐蚀国度 混在漫威的玩家们 团宠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 关于我无意间把妹妹养成废人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