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五三中文 > 高达seed——星辰的光与影 > 458 塞伊番外:同向春风各自愁

458 塞伊番外:同向春风各自愁

458 塞伊番外:同向春风各自愁 (第2/2页)

可他们应该也知道米莉才对。新闻里对米莉的过去有详细的介绍。
  
  但他们确实没说起米莉。
  
  凯米斯第一次对此事开口,是在某个假日。当时他们在一个露天广场坐着,广场屏幕上在播出某两个ZAFT驾驶员的采访——欧奇斯布史塔伦德和玛马修洛克。一个红衣,一个白衣。
  
  本来还有一个红头发的女性ZAFT红衣,不过鉴于做这个采访的记者多半也是女性,艾丽西亚卡纳巴很顺利的溜走了。
  
  屏幕上剩下的两个人都露出了不堪其扰的表情,但记者们显然很兴奋。
  
  这个时候,凯米斯忽然开口,“漂亮得简直像是在用美人计,不是吗?”
  
  塞伊沉默了一下,苦笑,“调整者的先天优势吧。”
  
  这个时候,几次聚会也不见得会有一句话的特伊忽然开口说,“比如说蓝色羽翼的不杀之剑。”
  
  他用相当古怪的语气说出了之前才在天堂岛拯救了地球的英雄、他们曾经的同学在媒体上的称号之一。空气几乎凝滞了。塞伊听不出那古怪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也就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曾经是你的跟班,不是吗?”特伊忽然抬起头来,用一种似乎是嘲讽又似乎是麻木的眼神瞪着塞伊。
  
  “别这样特伊。”凯米斯阻止他,然后解释,“特伊的父亲死在了赫利奥波利斯——他是技术员,大概参加了那个什么G计划。其实我的父母也是。然后他参加了地球军……再然后,在第二次雅金杜维战役,他被自由卸掉了武装。最后……”
  
  “我是个逃兵。”特伊插口说,又灌了一口酒,“那时候,没几个人是活着的了。所以我本来挺感激他,在知道驾驶员是基拉大和之前。”
  
  *
  
  塞伊从没想过生活中能出现这么戏剧化的事——虽说他曾见过的戏剧化的事情已经很不少了。
  
  但他可以理解特伊的心情。
  
  虽说在赫利奥波利斯的基拉只能说“需要照顾”,而不能说是他的跟班。可那时候的基拉并不会让人觉得比自己优秀——倒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性格问题。
  
  直到战争爆发。
  
  调整者的力量被MS最大限度的凸显。
  
  那时候的基拉还没有不攻击驾驶舱而取得胜利的实力,每次战斗,都像在生死界限上走钢丝。
  
  可基拉到底是在用他自己的双手决定他的命运。
  
  坐在大天使号舰桥帮忙的他们,不管多努力都好。他们的生死,却几乎只取决于基拉的发挥。
  
  于是卡兹衣首先开始嫉妒。他本来还无所谓,但等到芙蕾的事情发生后……
  
  不可否认,他也不平衡过。
  
  ——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力量……
  
  总是难免这么想。
  
  而且三舰同盟中的基拉,当他的潜力被发挥出来以后,在战场上给人的感觉更奇妙了——强力的MS配上强力的驾驶员,扩大了小部分调整者和自然人之间的实力对比,乃至于调整者之间的实力对比。
  
  就他这样坐在舰桥的旁观者看来,他已经不再是在痛苦的战斗,而是真的如天使般,可以轻易的主宰他人的生死。
  
  他基本上不再直接杀人。但跟在他后面的他们却能看到,蓝色的羽翼飞过的战斗区域,留下了多少只能听天由命的铁疙瘩。
  
  *
  
  “要说逃兵,我也是逃兵。”沉默了一阵子以后,塞伊第一次说出了一直都不想谈及的过去,“在第一次大战的经历,我和米莉其实相差无几——都是在赫利奥波利斯被卷入战场的倒霉平民;看到同学的奋战,穿上军服给地球军帮忙;受到芙蕾的鼓动,正式参军想要找一条结束战争的路;失去了心爱的人,然后在阿拉斯加被军队抛弃;自愿为奥布而战,最后一直到雅金杜维……”
  
  在两个老同学惊诧的目光中,塞伊苦涩一笑,“但米莉比我强。至今为止,她一直都觉得该为了争取和平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我,已经只顾着自己的生活。”
  
  特伊呆住了。
  
  凯米斯愣了一会儿,却哈哈大笑。他拍着特伊的肩膀,大声的说,“所以说兄弟,你可不是最倒霉的。本来就是,战争与和平,这种问题可不该出现在我们脑子里!好好工作,娶个老婆。攒点钱……好吧,现在旅游不安全。但至少能买车养孩子。然后祈祷炮火不要落到头顶上。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
  
  此后,他们默契的再没有去提相关的话题。他们的关系,也许亲近了有点儿,也许没有。聚会结束以后,大家都各自回到了现在的生活中,每天为了生计而忙碌。
  
  后来,塞伊还是看了米莉的订婚典礼。
  
  他看到的是转播。
  
  ——那时候镇魂曲之战已经结束,PLANT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也奠定了胜局。
  
  哥白尼可以说已经换了个主人。
  
  在那个典礼上,粉□□姬看不出任何顾忌的站在基拉身边,完全没有向世人掩饰他们关系的想法。
  
  订婚的情侣笑得难以掩饰的甜蜜,而这一对还没订婚的情侣,也笑得相当默契。
  
  米莉并不多么美丽,但战火洗练出了一身独特的风华。
  
  基拉更不用说,昔日的内向少年已经变得英俊又稳重。
  
  在单身公寓里,塞伊对着这两个曾经的朋友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这是最后的祝福。
  
  他知道,以后他们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
  
  塞伊知道凯米斯隐瞒了一些东西。可他自己也隐瞒了,所以没什么好埋怨的。
  
  第一次大战时,想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结束战争,这样的心情是真实的。因为在他看来,是战争毁了芙蕾。可在那一次的大战之后,他也确实没想到战争还会再次爆发。
  
  米莉也没有。
  
  战争结束以后,大家都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战争结束了,生活却得继续。
  
  沸腾的热血平息后,双眼看到的世界并不美丽。
  
  废物商工会可以去干他们的老本行,而调整者们和部分自然人则听从拉克丝克莱茵的指挥。
  
  但在大天使号,玛琉舰长早已经放弃了“命令权”,因为穆的MIA,似乎也无心顾及其他事情了。而奥布的公主将带着她的追随者返回奥布。可她显然没有想过,他们这些只是自愿为奥布而战,在奥布和地球连和都已经没有了合理身份的小人物该怎么安排。
  
  这个世界也许已经很混乱,但浑水摸鱼显然不是他们的擅长。
  
  最终,来安置他们的到底还是拉克丝克莱茵。她让人来问他们每一个人,想要去什么地方,并且提供了他们父母家人现在的情报。在奥布国破之后,他们的父母怎么样了,他们本来也并不知道。
  
  塞伊不知道这个过程中,是不是又有人干脆选择了去追随那个粉□□姬。他和米莉都选择了接受终端机的帮助,去寻找自己的父母。身份、户籍方面,也是由终端机帮忙落实。
  
  此后南美独立战争爆发,他很快在斯堪的纳维亚发行的报纸上看到了米莉的名字,但他自己,却已经没有了再去参军的想法。
  
  那时,他也还想做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该去做什么。
  
  直到知道了柯尔德教授的研究,他才明白自己的真切渴望。
  
  也许是因为,他曾经认为自己足够优秀,是个天之骄子。也许是因为蓝色波斯菊的灌输……又或者是因为,ZAFT曾经追杀太久让他难免仇视……
  
  被芙蕾和地球连和抛弃时的愤怒,在知道ZAFT进攻阿拉斯加时的绝望……这些情绪都在影响他。
  
  他对基因调整这种技术有着难言的抵制。可在同时,对自然人个体上的弱势又难免心有不甘。
  
  于是,他放弃了在机械学上深入的时间,转而开始研究药剂,成了柯尔德教授的助手。尽管柯尔德教授一开始就提醒了他,他的研究或者是一个悖论,成功的可能性并不高,但他依然投入了极大的热情。
  
  哪怕是世界性的战争再次爆发,他也没有改变想法。
  
  塞伊也很清楚,不管在学校的时候把自己看得多优秀,他也确实就是个普通人。并没有基拉那样以个人能力影响战场局势的实力。要在别人的领导下,才能起到螺丝钉一般的作用。
  
  本质上,他并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何况,他不想为调整者工作,安全保障机构则握在蓝色波斯菊的手中。月球联盟这个后出现的势力,又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背叛者的味道——奥布的事情,没有人和他细说。但他好歹也曾跟着三舰同盟好几个月,对于奥布首相的真假,有自己的判断。
  
  如果他想要做一点能改变世界的事,柯尔德教授的研究,无疑是唯一的出路。
  
  可惜的是,这条出路最终被堵住了。也许是不出预料,却终究抹消了他心头原本燃烧着的火焰。
  
  然后……
  
  正如凯米斯所说——
  
  他们只剩下了眼前的生活。世界的未来会变得怎么样,谁在乎呢?
  
  因为他们,已经在乎不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道诡异仙 隐秘死角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我能回到神秘时代 重生俄罗斯当寡头 腐蚀国度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混在漫威的玩家们 团宠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横的崽 一品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