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之逍遥太子 > 第三十七章 韦康的嫉妒

第三十七章 韦康的嫉妒

第三十七章 韦康的嫉妒 (第1/2页)

“一晃便是月余,李承乾感谢房小姐那封书信,不然后知后觉的我会寝食难安的,在这以酒聊表心意。”
  
  房遗秀眼睛一亮:“有你南山别院的烈焰?”
  
  “这个真没有,不过此次从杭州回来,我们南山酒场,倒是刚研制出来一种适合女性的柔性酒,叫做南山幽,比之烈焰口感没有那么烈,比较柔和。”
  
  “那拿出来尝尝。”
  
  “没带在身上,过些日子在南山酒行限量销售,到时候…嗯,这样吧,到时候给你送一点,以表谢意。”
  
  崔学士听着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能听出来似乎这个烈焰酒很出名啊,听这个名字就应该比较烈。
  
  他疑惑的看着房遗秀,房遗秀笑道:“我是相信的,因为我去南山别院喝过这烈焰,那感觉跟刀拉了嗓子一般,但是感觉过后,满口醇香。我还有一点存货,要不呆会回去我打一点给崔爷爷您尝尝?”
  
  崔学士笑道,“你这丫头……”
  
  他没有在讨论这个酒的话题,而是视线转向了李承乾,问道:“刚才听殿…公子您说,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这应该只是其中一句吧?”
  
  李承乾接过小二手上的酒壶,一边斟酒一边笑道:“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罢了,只是感叹之前有点虚度光阴了。”
  
  崔学士眼睛一亮,惭愧的说道:“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公子您的才学真的让我们这些大学士有些汗颜啊。”
  
  “之前在朱雀大街都领略了殿下的风采了,没成想公子名句佳作张口就来。”
  
  李承乾端起酒杯邀请道:“害,不说这个了,来我们提一杯。”
  
  不过在看到房遗秀喝酒的那一刹那,李承乾脑中浮现一个画面“南山别院会议”“杭州城”。
  
  “怎么会这么像?不会吧?”
  
  房遗秀看着李承乾喝完酒盯着自己在那嘀咕,问道:“什么这么像?”
  
  李承乾看着房遗秀笑着说道:“哦,也没什么,说来也巧,我之前看见一个俊秀少年和你很是相像。”
  
  “他会不会是你哪个弟弟呢?不对啊,房遗爱那几个家伙,我还是知道的…”
  
  她看着李承乾那傻样,噗呲一笑:“那公子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人就是…”
  
  房遗秀指了指自己,李承乾真是哭笑不得,只能尴尬的说道:
  
  “来,我在提一杯!”
  
  其实李承乾只是表面尴尬,内心早已经乐开了花,这证明了他李承乾,堂堂七尺男儿,不是有龙阳之好的,他证明了自己。
  
  “你这是在给我道歉吗?”
  
  房遗秀跟李承乾有了几分熟悉,也有些了解他的为人,所以说起话来就有了几分随意。
  
  “当然,你看我不是已经提了一杯了嘛,又请你喝了酒。”
  
  李承乾心中何止想给你提一杯啊,都想把你抱起来举高高啊…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怎么过的吗?遭受着非人的精神折磨。
  
  “你今儿个可没酒,你现在得作一首诗词送给我可好?”
  
  “这……你可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我这已经快江郎才尽,黔驴技穷了。”
  
  不过话是这样说着,他还是想了想,对小二说道:“帮我取笔墨纸砚来。”
  
  崔学士本以为他会婉拒,因为房遗秀这本就是一句玩笑,作词这种事情可并非随手拈来,而是要酝酿组织,一首好词甚至要多次打磨。
  
  临场写诗这种事情很多,但事实上那些诗词平时都已经在揣摩。
  
  房遗秀很自然的为李承乾磨墨,而李承乾提笔细思。
  
  云字号房门打开来,韦康走出,他本是准备下楼去迎接房遗秀和崔学士的,却没料到二人此刻正坐在外面。
  
  他走了过来,正要打声招呼,崔学士却对他摆了摆手。
  
  他好奇的走过去,便正好看见李承乾提笔静思。
  
  一头问号:“太子殿下?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会真的以为在朱雀大街上那几句抄来的诗词对联就真的能在崔大学士面前班门弄斧了吧。
  
  韦康一直看不上李承乾,即使他贵为当今太子,因为他实在太了解李承乾之前的习性了,狗改不吃屎,他不相信,这短短的时间他李承乾能变这么厉害?开什么玩笑…
  
  房遗秀没有注意周边的情况,他有些紧张,视线一直落在纸上,没有挪开。
  
  《七律-十一道志愿者驰援杭州》
  
  这题名就是为这次江南道抗瘟疫而写的了,正好她房遗秀也是其中一份子。
  
  这字写的真的…赏心悦目!这瘦金体的魅力真的没几个能提挡得住,这可是用江山换的,特别对于崔学士这种识货的来说,真的是人生一大幸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宿主今天祸害男主了吗 神秘枕边人:boss,借个孕! 修行在万界星空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高达seed——星辰的光与影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三寸人间 江山美色 至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