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古妖血裔 > 609 我提议,李家传人为临时领袖
    渡边耕田的眼球瞬间凸出眼眶,在李羡鱼松手的刹那,肌肉的韧性让脖子强行回复了半圈,他身躯原地踉跄片刻,轰然倒地!

    就算是顶尖S级,这样的伤害也足以致命。

    渡边耕田没有死,四肢微微痉挛,但谁都知道,死亡是不可避免了,尽管顶尖S级的体魄可以修复断裂的骨骼,但脖子几乎被拧下来的情况下,那点微末的修复力根本不足以扭转死亡,这就是致命伤和普通伤势的区别。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兀,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始终不相信李羡鱼真的敢在葬礼上出手杀人。

    这是把他自己和岛国血裔界逼到绝路,官方组织即便再忌惮无双战魂,现在也不能忍了。

    在场都是势力领袖,一方高手,此时同仇敌忾,气势凝成一股,排山倒海似的涌来。

    青木结衣感觉自己是处在风暴中的树叶,只能依靠强者才能生存,她怯生生的靠近李羡鱼,半个身子藏在他身后。

    “咳咳”

    轻微的咳嗽声响起,来自于生命无多的渡边耕田。他意外的苏醒了过来,咳出卡在喉咙里的血痰。

    “诸君,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李羡鱼嘴角冷笑。

    青木结衣没忘记做好一个翻译的本职工作。

    不过,已经没有人听他们说话了,大家的目光此时都聚集在渡边耕田身上,有人惊讶,有人震怒,有人愕然在众人的视线里,濒临死境的渡边耕田睁开了猩红的眼眸,深青色的物质迅速爬满全身,爬上他的脸颊。

    眼前的景象再常见不过,在场的人们或多或少都见识过拥有同样手段的天神社干部。

    “为什么渡边耕田会有这种东西?”

    “这,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心里浮现了一个猜测,但现实不容他们多想,渡边耕田直直的挺尸而起,猩红眸光扫过众人,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

    每一位融合了青师血肉物质的宿主都会性情大变,嗜血、疯狂、缺乏理智。这是不可逆转的后遗症,即便后续接触融合,这种精神污染也会持续。

    因此,它作为天神社干部最后的压箱底手段,不到生死存亡之际绝不使用。

    只有高级马甲可以避免这种精神污染,比如斗神,比如杉田健一,那是因为青师的意志降临,在掌握主导权。

    “嘭!”

    渡边耕田脚下的大理石地面裂开,小腿深深陷入坚硬的地里。像是被一座大山压在身上,脊椎一点点弯曲。

    他发出愤怒的咆哮,刚把一只脚拔出来,人群中有人打了个响指,炽烈的高温笼罩,火焰覆盖了渡边耕田。

    火焰转瞬熄灭,寒冷的气流卷向渡边耕田,冰霜在体表凝结,冻结他的肌肉、关节。

    顷刻间,十几种不同的攻击落在渡边耕田身上,在场的大佬们无缝对接,各自施展绝学、异能,攻击暴走的渡边耕田。

    小林次郎抽出身边一位女性的发簪,屈指一弹,尖锐的啸声盈满整个教堂,锐利的剑气刺激着在场众人的毛孔。

    发簪化作犀利的剑光刺入渡边耕田的眉心,轻易的刺穿了冷热交替后发脆的血肉组织。

    青木大辅跨步而出,潇洒的大手一挥,海潮般的气机翻涌,撞在发簪上。

    发簪顿时齐根而入,下一刻,在渡边耕田的大脑里炸碎,剑气搅烂了他的脑组织。

    渡边耕田骤然僵硬,接着直挺挺的倒地。

    毫无还手之力!

    从异变到死亡,一分钟不到,他就被群殴而死。青师的血肉物质都扛不住。

    在场的都是高手,能成为一方势力领袖,绝对是所属组织里的佼佼者。单对单或许不是异化的渡边耕田对手,但此时齐心协力,完美演绎了人多力量大的精髓。

    “太厉害了,渡边耕田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如果是我的话,估计只能象征性的挥出一道剑气,就会当场升天。”青木结衣看的目瞪口呆。

    如果家主们联手起来对付李羡鱼,不知道他能不能抗住。这么想着,青木结衣忍不住瞥了眼身边男人的侧脸。

    他的脸被口罩挡着,看不清表情。

    青木结衣内心里吸引李羡鱼能扛住,但转念一想,自己毕竟是岛国血裔界的一份子,胳膊肘不能往外拐。

    心情很矛盾。

    如果让李羡鱼回答,四个字:溜了溜了!

    世界上最强大的战术是人海战术,便是极道巅峰的高手都扛不住人海战术。半步极道更不可能,宝泽内部就一直有流言:三神斗地主,五神沉航母,十神创世纪!

    虽然这是调侃,但精通合击技巧的十神联手,宝泽大老板也要退避三舍。

    也就是说,十位精通合击技巧的顶尖S级中的天花板高手联手,可以对抗半步极道。

    精通合击技巧的十位顶尖S级很难找,但可以用数量来弥补。

    真要让李羡鱼单挑一屋子的高手,虽然不至于gg,但胜算不大。最后难免会演变成“有种你过来”这样的局面。

    “别发呆,是我们表演的时候了。”李羡鱼拍了拍青木结衣的肩膀,打断了她纷乱的念头。

    “诸君,这就是我给出的证据!”李羡鱼指着彻底失去生机的渡边耕田,声音透过口罩清晰的传遍教堂:“渡边耕田是天神社安插在官方组织的内奸,而他身上这种血肉物质,与古妖有关。”

    众人听着青木结衣的翻译,再次低声讨论起来,大家都不傻,看到这一幕后,自然联想到了“叛徒”这个字眼。

    渡边耕田与天神社暗中有勾结。

    反应快的已经露出了然之色,反应慢的,只明白渡边耕田的叛徒身份,却没有想到更深一层。

    “证据?就算渡边耕田与天神社有勾结,与你之前的说辞有何相干?”小林次郎属于反应慢的,武夫的脑瓜子向来不够敏捷。

    李羡鱼再次扬起手,当着众人的面:“大家仔细看,他身上的血肉物质,是不是与我左手颇为相似?”

    颜色虽然不同,一黑一青,却都不是正常人类的肤色,且表面布满了或暗淡,或鲜红的血管。

    人们微微点头。

    “那么大家想必也知道我左手东西的来源。”李羡鱼道。

    这事早已传遍血裔界的事儿,李羡鱼左手里寄宿着“恶魔”,能让女人高潮,能吞噬气血。源自妖道遗物,是当年妖道忘尘从万神宫带出来的古妖遗蜕,是妖道忘尘证道的底蕴。

    李羡鱼给出的证据:天神社确实与古妖有关联。

    有了他左手的对比,几乎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还顺带帮官方组织揪出一个叛徒。

    虽然他没有解释天神社幕后boss是古妖,却偏要与官方组织来一场五五开的对决这件不符合逻辑的事。

    但既然他证明了天神社与古妖有关,便算是侧面证实了他的说辞。

    如此一来,灭魂联盟打算重造无双战魂的阴谋,就显得不那么匪夷所思。而他伪装潜入岛国的理由也就成立。

    “官方组织一直在刀尖上跳舞,只是你们自己不知道罢了。天神社幕后的古妖不愿主动出手,其中原因我不方便解释。但眼前的事实是最好的证据。”

    青木结衣有些为难,“刀尖上跳舞”该如何正确的翻译成日语?想了想,她把这段话翻译成:官方组织在败亡的边缘徘徊着。

    教堂内的大佬们脊背发寒,李羡鱼说的极有可能是事实,那么青木结衣说的没错,他们每天都在败亡的边缘徘徊。

    自以为天神社不过是乱臣贼子,消灭、收编他们不过是时间问题。

    其实他们才是那个注定要被消灭的。

    一瞬间,各种想法浮现,有人想退出这场争斗,把资产转移到海外。甚至有人升起了投靠天神社的念头。

    “要不何谈吧?”一位家主低声道。

    他的话立刻招来旁人的怒目,却说出了一部分人的心声。

    小林次郎眉头一挑:“何谈?你准备好让出家业了吗。”

    道理很简单,天神社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何谈就代表着让出利益,让出地位。难道指望天神社保留你们的资产?那人家还打什么战?

    “那还能怎么办?如果对手是古妖的话,我们根本无法抵抗。”

    “是啊,连岩崎前辈都死在牠手里。”

    “何谈万一天神社不接受呢,我们也杀了他们这么多人。”

    “那就打,武士精神,宁死不屈。”

    “怎么打?你要跟古妖打?藤原君,你家族崛起不易,可不要冲动啊。”

    这时,始终站在人群外没有开口的樱井雪奈子笑了,“诸君,只要投靠天神社,我代组织承诺,原本属于你们的利益,原封不动的保留。”

    有人意动了。

    青木结衣抛给自家家族一个眼神:家主,该你上场表演了。

    青木大辅微微颔首:收到。

    他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视线后,沉声道:“稍安勿躁,我们并非无法抗衡,老夫有一个办法,供诸君参考。”

    大家纷纷看向青木大辅。

    迎着众人的目光,青木大辅没有犹豫,果断提议:“岩崎前辈陨落,官方组织式微,但古妖并非不可抗衡,总有人能够对付牠。”

    言下之意,诸君,为什么不请外援呢。

    青木大辅看向李羡鱼:“李君,值此危难时刻,青木家诚挚的恳请李君出手相助,助官方组织渡过难关。”

    官方组织的大佬们眼睛纷纷一亮,如果是李家传人的话,那自然是没有问题,他本身修为半步极道,手段众多,最关键的是他有无双战魂伴身。

    无双战魂是谁,是屹立在血裔界顶端的存在。

    旷古绝今,无双战魂!

    他们前一刻还深深忌惮着无双战魂,恼恨她太强大,让他们不敢找李家传人的麻烦。

    而现在,竟是从未有过的庆幸,觉得无双战魂真靠谱,真是个大丈夫。

    青木大辅很满意众人的面部表情变化,再次提议:“诸君,我觉得李家传人是目前不二的领袖人选。我等应该听从他的指挥,齐心协力,共击天神社。”

    于是,官方组织大佬们面部表情更加奇怪了。

    “我反对!”一个组织的首领站出来,“从官方性质的组织成立以来,一千多年的历史里,岛国从未有过外人当领袖的例子。”

    “是啊,为什么要当领袖,保持同盟关系不好吗。”

    突然间让他们接受一个外国人做领袖,地盘意识强烈的首领们大多都不愿意。希望能通过谈判,沟通,把这个提议打回去。

    “不,你们没有选择。”李羡鱼摇头:“我需要首领的位置,需要诸君的承诺,需要这个正统。但我可以保证,解决天神社之后,我会离开岛国。不插手不干预岛国的任何事务。但在战斗期间,各家必须听从我的命令。”

    青木结衣同步翻译。

    盟友的意义不大,如果不是担任领袖,只是盟友的话,官方组织同样是一盘散沙,而且遇到事情,基本是大家坐下来商议,很容易耽误时间。

    李羡鱼当过他们的盟友,官方组织的高手愿意在战斗中与他并肩作战,却不会听从他的调遣和命令。

    没有主心骨的势力,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主帅的军队,怎么打仗?

    而得到“领袖”的位置,就算他们未必听话,未必肯冒死,但多少会遵从命令做事,这就足够了。

    关键时刻,李羡鱼可以用看似没多大风险的命令让官方组织的血裔去挡枪挡子弹。这才是他想要的。

    他为岛国摆平天神社,摆平古妖,当然也要利用岛国的势力,减轻自己的风险,保全后宫团。

    “为了证明我的诚意,我给大家准备了一份礼物!”

    不等众人表态,李羡鱼抛出了自己的筹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