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十恶不赦
    顾格桑并不觉得阿杀十恶不赦,她觉得阿杀的能力能起到很好的挽回他所做的错误的作用,不说完全补齐,至少能够些微的弥补。

    “那,那你一定要好好的待在原地,沐晨,你也要记得,好好看好麻麻知不知道?”准备离去的那一瞬间,大季钟渊还是有些不放心,反复嘱咐沐晨一定要看好顾格桑。

    沐晨被大季钟渊念叨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不耐烦的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安心去吧。”

    大季钟渊:“……”

    再次不放心的抬头迅速的瞥了顾格桑一眼后,又将视线收了回来,最终在门口犹豫许久,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到大季钟渊走了,沐晨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之前大季钟渊在的时候,沐晨总是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把自己想说的话对顾格桑开口。

    “麻麻。”沐晨搬着一个椅子来到顾格桑的旁边,乖巧的坐到了顾格桑附近,他道,“你真的是对爸爸生气了吗?你们在里头到底有没有吵架。”

    顾格桑有些头疼,“这个问题你之前不是问过了吗,麻麻也回答过了,没有没有,全都没有,里头的细节从头到尾麻麻都和你说过了一遍,只不过是麻麻变小了,后头又做了个梦,然后那个梦恰巧关于你爸爸,可能是心理作用再加上那个戒指,才让我现在无法触碰和看见你爸爸。”

    “主要原因真的是那个戒指吗?”沐晨对此依旧秉持着怀疑态度,“我怎么觉得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是的确是在那个戒指出现之后,我才对你爸爸有了排斥的反应。”

    “但,但阿杀并不认识爸爸啊。”沐晨仔细想了想,“或者说,见都没见过吧。”

    况且,就算要报复,报复的人也不应该是大季钟渊,对大季钟渊有恨意的,自始至终都只有蝠族的莫润。

    更别说阿杀硬要说恨,该恨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莫润?

    真的恨莫润的话,那岂不是更应该让顾格桑和大季钟渊夫妻感情美满幸福,才能起到报复作用?不过现在说这些也都是后话了,莫润死都死了,大季钟渊和顾格桑那和谐又美满的夫妻感情,他也看不到。

    “按理来说,的确是这样。”点点头,顾格桑道。

    “那就更不应该是戒指的问题了。”沐晨道。

    之前他不提到这一点,就是怕大季钟渊误会,更伤心难过,给他一个戒指掩饰的借口,搞不好大季钟渊心里有些盼头还能好过些。

    “难道,真的是心理的暗示?”顾格桑皱起眉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的确就有些麻烦了。”

    戒指什么,至少解开就好,但心里的毛病,那就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心病还需心药医,可现在这个情况,顾格桑连自己为什么有这个病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做到对症下药。

    “要不,要不,我们去问问《鬼神万事录》?”沐晨突然提议道。

    “《鬼神万事录?》”顾格桑眨眨眼,她怎么没想到这个。

    问对方,对方无所不知,一定能够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好。”顾格桑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争取在大季钟渊回来前,把一切事情做完,等到大季钟渊回来的时候,搞不好还能给大季钟渊一个惊喜。

    “不行。”皱皱眉头,沐晨提醒顾格桑道,“要去哪里,必须要有爸爸带我们去,他不在,我们没办法过去。”

    顾格桑:“……”说的也是。

    那个地方的确不是什么普通地方,刚刚她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事,差点把去的前提条件都忘了。

    “那我们不能偷偷的去吗?自己想办法,也许可以。”顾格桑还是不甘心那么简单就放弃。

    她这段时间一向和独立自主,这给了她一种只要她去做,一切事情都不会有问题的错觉。

    “但麻麻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是特殊时期,方才爸爸离开的时候,还再三的看了我们几眼,就怕我们跑掉,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突然出门了,且没有在他回来之前回来,他是不是要急疯?”

    不,都不能说急疯。

    那个时候,只怕着急的杀人的欲望都有。

    沐晨可没忘记那个时候大季钟渊刚从忘川河畔的那场灾难中醒来误以为顾格桑死去时候的反应。

    那种感觉沐晨也切身的体会过,实在不想让大季钟渊再崩溃一次,一次已经够了,大季钟渊现在也是有心跳知疼痛的人,多来一次,真的会让他疯掉,且这对他而言也太不公平。

    “……嗯。”听完沐晨的解释后,顾格桑沉默了。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内心的愧疚感更加庞大。

    但这股愧疚感并没有化解顾格桑想要去弥补大季钟渊,并且接受大季钟渊的难题,反之,更让顾格桑害怕起与大季钟渊的接触,甚至更加不想看到大季钟渊。

    怕自己一看到大季钟渊,就想到这些往事,然后心里头更加的难受不安。

    “那我们还是等他回来吧。”叹了口气,顾格桑只能这么选择。

    “好。”握住了顾格桑的手,沐晨小声的问,“不过麻麻,我还是想问一句,你现在应该……还是爱爸爸的吧?”

    “……嗯。”顾格桑点了点头,不过话语间,有些犹豫。

    说实在的,她现在自己都有些搞不懂自己的心了,以前那种义无反顾为了对方的感觉好像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害怕和愧疚,还有就是悔恨,以及对自己那种不争气的失望。

    “麻麻,如果你真的不爱爸爸了,想去追求自己的自由的话,我,我能接受!”然就是这个迟疑让沐晨误会了,他闭了眼,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张口道,“如果你要走,我一定也会陪着你,只是,只是爸爸有些时候太可怜了,我们也得回来看看他。”

    这话说的,转眼就把大季钟渊描述成一个孤寡的空巢老人。

    顾格桑想笑,可又笑不出来,最后表情凝固在脸上,成了一个要笑不笑的苦笑,“傻孩子,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离开,我刚刚不是说了,这里是我的家,你们都是我的家人,就算不为了你爸爸,还有你啊,我是不会走的。”

    “可,可那样你不是就会很不开心了?”

    “我怎么会不开心,你们两个都安安全全的在世上,对于我而言,就是给我的最大的开心。”捧住沐晨小小的脸,顾格桑温柔的笑笑,“而且我不是对你爸爸怎么怎么了,只是,只是我现在的心很杂乱,这得给我一点时间去消化。”

    况且,真的让顾格桑离开大季钟渊,只怕顾格桑自己都还不愿意。

    大季钟渊和沐晨是她的唯一。

    她宁可自己过得不好,也不能让这两人因为她而过得不好。

    “那就好。”松了口气,明白过来自己只是瞎想的沐晨不再去顾虑那些有的没的,“那我们等他回来后,再一起去找《鬼神万事录》”

    “好。”顾格桑爽快的答应。

    ……

    大季钟渊回来的速度很快。

    甚至可以说看,他出门都没有几个小时,顾格桑和沐晨不过是在说了那些话后又在家里做了一些其他事情,大季钟渊就一路风尘仆仆的推门而入。

    看得出他的脸上还是有些紧张,不过那一丝紧张在看到沐晨和顾格桑的一瞬间就立刻自动瓦解。

    他呼出一口气,内心一直悬挂着的一颗大石头也稳稳的落地。

    在就好。

    没消失就好。

    他因为担忧顾格桑,鬼神夫妇把他叫过去后对他说的那些话,他甚至都没有仔细听,只一心想着赶紧把事情处理完后回来见顾格桑。

    “回来了?”顾格桑抬头看了大季钟渊一眼,可哪怕只是一眼,心里那股沸腾感又再次有往上冒的趋势。

    顾格桑只得赶紧把自己的头扭开,她刚刚在厨房里头忙活了一阵,为大季钟渊和沐晨熬了汤,“回来了就好,没发生什么事吧,我做了一些东西,如果觉得饿的话过来吃,把沐晨也带过来,我们有话要和你说。”

    “好。”大季钟渊哪怕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看到顾格桑扭过头的那一瞬间,心还是咯噔的抽痛了一下。

    努力的把自己的不适压抑下去,大季钟渊勉为其难的扬起一个笑容把沐晨拉了过来,“你们有什么话想和我商量。”

    “先说说你的吧。”因为不敢看大季钟渊,顾格桑端汤的姿势都是侧过身,他们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顾格桑为他们每个人都盛好汤后,选择了一个离大季钟渊最远同样也看不到对方的位置坐下,她道,“鬼神夫妇叫你过去后,对你说什么了。”

    “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大季钟渊道。

    他低着头看着眼前的汤,因为顾格桑的反应,他甚至都不敢去帮对方接手将汤端在餐桌上,这个在以前不过只是举手之劳的小动作,从现在开始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求。

    “大概内容就是表彰我和这次任务辛苦了的其他阴阳师,至于阿杀变成戒指这件事,他们让本王暂时不要说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