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燃钢之魂 > 第一章 残钢余屑
    当乔修亚恢复了意识后,便发现自己正站在虚空中。

    这虚空深邃幽暗,没有尽头和上下,无论左右还是前后都是同样一片混沌,犹如人的梦境一般不可琢磨。

    但正因为是犹如梦境般的混沌,所以会被人的思考所影响——因为战士的苏醒,这深邃的虚空便开始改变,广袤的大地于他的脚下显形,单调的云彩和天空也随之出现,伴随双月悬挂在黑色的天幕中,一个简陋的小世界便已经成型。

    “……我死了?”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一开始还有些惊讶,但立刻回忆起之前和十灾大星僵持场景的乔修亚,便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个不大妙的猜测。

    这的确合情合理,现在灵魂中还在回荡着当时痛苦的乔修亚知道,神力对自己身体的伤害有多么大,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心脏在平时就是承载斗气中转的核心器官,论起柔韧和承受力甚至还胜过了骨骼,说不定也早就被无尽的力量焚烧殆尽。

    但即便如此,身躯失去了大半血肉,大出血再加上昏迷后从天空坠落,哪怕是乔修亚自己都不觉得自己能活下来。

    但不管怎么说,如今也不是思考自己有没有死掉的时候。

    战士开始尝试着在这个单调的世界中行动,但他却惊讶的发现,一切都和真实的世界一模一样,自己就好像有肉体一般,自如的行走在这片黑色的大地上,虽然没有草木,但也能嗅到泥土的芬芳,和睦的夜风也在缓缓吹拂,带来一丝夏日的味道。

    等等,什么时候有的风?

    猛地抬头,乔修亚警觉的左右环视。

    在他刚刚苏醒的那段时间,这个世界还是一片虚无,但随后便出现了大地和天空,云层和明月,如今,泥土有了熟悉的味道,风也开始在原本寂静的世界中吹拂,甚至能让他感觉到温度——

    一切都越来越详细,简陋开始朝着真实转换,战士皱起眉头,在他的注视下,黑色的泥土中长出了一株株嫩芽,山脉和丘陵开始从大地上隆起,伴随着弥漫的水汽,一条如同银色绸带般的河流就这样出现在了乔修亚的身侧,而在他的身后,杉木林发出海潮般的沙沙轻响,仿佛正在窃窃私语。

    黑夜中的双月投下光华,为一切披上一层白纱。

    仿佛是有什么存在正在回忆,以回忆塑造出一个世界,一切的细节越来越纤细,直到就连乔修亚都能听河流涌动的喧哗,树林之间的蝉鸣,他的脚底也不再仅仅是黑色的泥,而是混杂了落叶,灌木枝和木屑的松软土层。

    不仅仅如此,当战士抬头看向前方的时候,一阵熟悉的火光出现,那是村庄烟火的颜色,他此时正站在青绿色的山丘上,眺望着一个位居山脉森林边缘的靠河小村,在河流的旁边,有着坚木搭建的吊桥和吱嘎旋转的水车,磨坊运作的声音传来,令人不禁怀疑这究竟是环幻境还是真实的世界。

    事情开始复杂了起来。

    就在乔修亚皱起眉头,思考着这一幕究竟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从村庄中走出。

    这是一名无论从气质还是容貌上都无可挑剔的白发少年,他身穿一声白衣,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少年慢步走过林荫之间的小道,来到了距离乔修亚不远的山丘中段。

    随后,他便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抬头静静看着明月。

    而乔修亚在看见对方容貌的那一刻,顿时就震惊无比。

    他曾见过这个少年——在天青宝珠残留的记忆之中,那是不久之前,他被五色龙族以邪神诅咒暗杀时,从自动护体的秩序之力幻境里看见的面容!

    赤色的瞳孔紧紧的锁定在对方身上,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假如没有意外,那么就是说,眼前这个看着月亮,似乎马上就要睡着的少年,就是……还是孩子时的圣贤!

    正如同当初那样,白发少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距离他不远的乔修亚,而是自己一个人安静的注视着淡银色的双月,他的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眼神有些迷离,似乎正在思考,又似乎正在回忆。

    而就在战士思索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行动的时候,少年却突然说出了一句话,清朗的少年音线响起,在丘陵上回荡。

    “真是怀念啊……家乡的双月。”

    随后,他便转过头,用白色如同镜子般的瞳孔,看向乔修亚。

    战士的眼前的世界,就此登然破碎。

    无数记忆的碎片流光掠影般闪过,在隐约之间,乔修亚看到了对方的成长,曾经那个微笑着注视月亮的少年慢慢变得成熟,嘴角挂着的笑容也渐渐隐没,严肃的青年学习着先贤的知识,思考着一切现象背后的意义,为了探索万物间的真理和力量,他选择游历整个世界,为此,青年的脚步遍布了整个大陆。

    丛林,丘陵,平原,异族的城市,甚至是深海下的洋流,极寒的冰川和山脉间陡峭幽深的深谷,来自于时空裂痕彼端的异世界,待到青年归来之时,他已掌握了不同于钢与火,斗气和魔法的力量。

    名为秩序和圣洁的光芒在他的掌心中闪耀。

    之后的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仿佛就像是被砸碎的冰块一样,碎裂的残渣永不可能恢复原样,战士只能看见一切的最后——

    黑暗深邃的虚空之中,无数时空门正在缓缓打开,巨大的阴影正在蠕动,来源于太古深渊的力量自世界之外袭来,无数怪异的混沌魔物无穷无尽的涌出,意图将眼前的世界吞没。

    而在它们之前,一个身披光之长袍,容貌被荣光所遮掩的身影,独自高举起自己那无双的权柄。

    ……

    ……

    世界重归混沌,虚空之中,没有上下左右之分。

    从亲眼见证深渊之门开启,圣贤和邪神战争序幕的震惊中脱离,乔修亚缓缓环视周围,因为感应到了一股熟悉而宏大的气息,他叹了口气,然后沉声说道:“请出来吧,不知该如何称呼的伟大存在。”

    “您让我看着这些记忆,究竟有什么目的?”

    声音在虚空中迅速的消失,仿佛石头投进水面,却没泛起半点波纹般。

    但另一个声音却迅速的出现。

    “我原本想看,想让你看的,并不是这些。”

    立刻的回复了乔修亚的询问,一个声音自混沌中传递而来,这声音如同雷鸣,带着隆隆回音,却意外地令人不反感:“我想要看的,是你过去的记忆,而并非是这个掌握了存在之力强者的过去。”

    随着回音,整个虚空开始剧烈的扭曲,随着一点又一点银色的光泽自混沌浮现,于乔修亚毫不意外的目光中,一条庞大到难以想象,甚至堪比整个世界的银色巨蟒便缓缓出现在了战士的眼前,它转动自己巨大的头颅,双目之间的光如同太阳,闪烁着强烈的银色辉芒。

    “你的身上,有我同类的味道,想来你已经见过了其他的世界意志。”

    这条巨蟒的言语简单而直接,它甚至没给乔修亚留下回话的时间,而是干脆利落的说道:“所以,你可称呼我为钢之蟒伊尔格纳,用你们的语言,这便是我的名字。”

    为什么想要看我的过去?

    没来得及开口,疑问才刚刚从乔修亚的心头流过,巨大的世界之蟒便同时给出了答复:“因为好奇。”

    它的声音震荡着虚空,带着一丝好奇而欣赏的意味:“你只是一名人类,甚至都不是我所孕育而出的生命,可你却愿意为了承载这一切,和虚空中的混沌战斗。”

    “自然会好奇,哪怕是我也会好奇,好奇你这样战士的过去是什么模样,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塑造出了你的意志和信念,又是什么样的世界才能孕育出你这种存在。”

    钢之蟒伊尔格纳,和乔修亚之前遇到过的卡尔利斯世界意志完全不一样,倘若说卡尔利斯是一名睿智的长者,耸立的山峰,那么伊尔格纳便是一团呼啸着的烈风,它径直的拂过大地,话语不会有丝毫停留和转折。

    乔修亚原本还想问一些话,但是伊尔格纳却摇了摇它那巨大的头颅,有些遗憾的说道:“战士,我们交谈的时间不多了,你的身体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所以我也不能强行留住你的灵魂。”

    “我的躯体还活着?”

    眉头抬起,一直没办法开口说话的乔修亚这次终于说了出来,这消息在令他感到欣喜之余,也有些疑惑:“可我的伤势已经成了那个模样,无论怎么想都应该活不下去。”

    按照乔修亚自己的推算,在神力撤出身躯的那一瞬间,他的肉体就会因为超负荷而彻底崩坏,加上伤口处的大出血和大量的内脏伤势,他应该直接死掉才对。

    “自然之父,那个你口中的神明治愈了你的身体。”

    面对乔修亚的提问,哪怕是如同暴风的伊尔格纳世界意志也会耐心的解释,不过说到自然之父的时候,这条钢之巨蟒的声音中便带上了一丝不可琢磨,仿佛是快意的味道:“这颗巨树的存在于我而言,和邪神没有区别,祂改造我的躯体,让我原本孕育而出的生命灭绝了大半,残存的也为了生存,改变了自己原始的模样……不过为了救你,祂再次陷入了沉睡,而且也失去了持续改造世界的能力。”

    它和自然之父的关系,绝对称不上是融洽,要不是千百年来,自然之父一直都在沉睡,而新生的的精灵也逐渐成了它这个世界原有的居民,或许它们之间还会产生一场神明间的争斗。

    但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已经过去,钢之蟒低头,注视着乔修亚,它如同雷鸣般的声音头一次严肃,并低沉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你都拯救了我……拯救了这个世界的众生,或许于我而言,这并非是最好的结局,但也不坏。”

    “拿着吧,这是你拯救的证明,也是我的权柄,你当得起这份荣耀。”

    一点银色的光芒,突然在乔修亚的胸前浮现,战士伸手,接住了这团如同星辰般的光芒,但还没等他来得及低头端详,钢之蟒的声音便再次出现。

    “回去吧,回到你的故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