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疑云迷踪 > 第240章 乔迁之四
    易天脸色白了白,正预备说一些啥子。

    他身边的万法医开口了。

    “我就说嘛,咱们堂堂刑警队队长,怎么可能找一个律师女朋友。是个人都晓得,警察和律师这两个行业,就跟猫和老鼠一样,水火不相融。”

    楚西西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她胳膊肘往外拐。

    “是的,我看,洛亚还是跟路医生来得合适一点。”

    两个不要脸的女人一唱一和。

    万法医:“是的,我听说洛律师小的时候受了一些刺激,这里不太清楚,找个心理医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她用那只给尸体解过剖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洛亚就有点吃不下去饭。

    更可恨的是楚西西她居然还跟着揭了自己的老底。

    “是的,洛洛小的时候确实受了不小的刺激,这么些年神经一直不大正常。”

    洛亚内心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想要将那两个女给撕巴撕巴红烧了下酒。

    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期间,路征偏偏拿了他那一双痴情的双眼,定定地瞅着洛亚,誓要将爱意让众人皆明白一个样式的。

    洛亚暗示了他几回,他皆不为所动。

    “路征,周末你的诊所不是很忙吗?你提前离席我不会介意。”

    “不,不忙,早知道你今天乔迁之喜,我已经推了所有的预约。”

    小魔仙喝了一大口啤酒,打了一个嗝。

    “你们谁都不要跟我毛大大抢,我已经认定洛洛是我的后妈了。”

    “小魔仙,酒可以乱喝,话不可以乱说,你让你的亲妈情何以堪。”洛亚瞅了一眼毛律师,万分为难。

    “呃,那个。”小魔仙起身将酒倒满,十分豪气。“在座的男士们,我亲妈生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各位想将她带走的不客气,我在这里先干为净。”

    小魔仙喝完这一杯酒之后,成功的被他后爹给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主要是怕小魔仙再说个啥雷人的话来,将大晴天给雷成了阴雨天。

    “咳咳。”刑警队队长终于沉不住气了。

    他腾地一下子站起身来,指了指刑警队一帮单身狗们。

    “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警告你们,洛亚,不管她有没有病,从事啥子了不得的职业,就算她是火葬场工作的,她都是我易天所倾心的女人,谁想要动她一根汗毛,休怪我不客气哈。”

    他这段总结性的发言,成功让现场起哄的一帮人给闭了嘴。

    他身边的那位法医脸色相当难看,楚西西朝洛亚挤了一个特别无辜的笑脸。

    洛亚身边的那位心理医生借口说助理打来了电话,诊所有要紧的事情需得处理,提前退出了战场。

    最后一个环节是吃蛋糕,一个大大的蛋糕实在是让人无法恭维。

    洛亚的杰作,蛋糕上头挤了一团不规则的奶油。

    楚西西大概觉得她有点过分,为了挽救失了控的局面。

    她又发挥了她不按套路出牌的特长,先是夸这蛋糕做得真的好看,特别明显的体现了这是一个纯手工制作的蛋糕。

    再然后,她伸手抓了一把奶油,一把抹在了小C总的脑门上。

    小C背了这个锅,一脸懵。

    接下来的场面更加的失了控,一个二个都以为自己个是青春激扬的年岁。

    纷纷打起了奶油大战。

    其间,洛亚在那位娇小的法医脸上抹了又抹,整个就是一个白头娃娃还不肯罢休。

    万法医想反抗来着,怎奈她的身高限制了她的发展。她努了力了,也充其量只是洛亚的脖子上抹了几道。

    一帮人抹得个开心,倒有一个人十分例外,仿佛不在尘世之中的一样。

    此人正是秦正那位青梅,国民女神陈乔。

    她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一身白衣裙显得特别的仙。

    全程微笑着看着一帮人乱成一团,只她一人抱着她的毛毛狗子遗世独立。

    倒也不是没有人想在她脸上抹一把的,但实在是抹不下去,那一张天仙般的脸蛋让人下不去手。

    蛋糕抹完了之后,一帮人准备转战战场,去KTV唱个歌,乐呵乐呵。

    秦正和陈乔带了狗子,再加上陈乔是一个明星,不太适合那种场合,先告别走了。

    收拾完此战场,准备出发的时候,易天电话响了。

    他去阳台上接了电话之后,回来就万分抱歉,说这唱歌怕是去不了了,下次再补上。

    他说,B市某小区发生了命案,他和一帮同事们需要去现场。

    当然,也包括那位娇小的法医。

    因为刚才闹得有点过份,万法医上身都沾上了奶油。

    易天直接跑到洛亚的衣柜里头挑了一件T恤要给万法医。

    “你这个样子怕是出不了门,将就穿上洛洛的,回头我再给她买一件。”

    万法医忒有骨气,瞄了一眼易天。

    “不,我要回局里取工具,局里有我自己的衣服,我不太习惯穿别人的。”

    易天瞅了瞅几个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的单身狗门,闷声道。

    “你们还不走,是要我撵你们吗?”

    一帮人作鸟兽散,跑得个快当。

    易天将衣服拿回卧室的时候。

    楚西西见势不妙,拉了小C总欲开溜,被洛亚给喝住了。

    “女人,想走没那么容易,不跟我说清楚,刚才吃里扒外的那个女人是何居心,我会让她后悔认识我堂堂洛大律师。”

    楚西西:“洛洛,咱们二十多年的交情,那是坚不可催的,任谁也拆不散的那一种,我怎么可能吃里扒外呢,一定是你误会了。”

    “误会?我又不是眼瞎,你看不出来那位法医对咱家警官有非分之想吗?你倒好,全程站在她那边是啷个一回事?”

    楚西西嘿嘿一笑。

    “洛洛,你真的是误会了,我又不缺心眼,难道看不出万法医对你家男人不一般吗?我这是为了你,舍身打入敌人内部,才能更好的摧毁敌人。”

    “是吗?我没有看出来。”

    “真的,洛洛,苍天有眼,日月可鉴。我真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一片冰心在玉壶。”

    洛亚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小C总一张铁青的脸,怕这妞回去又得跪键盘。

    易天倚在卧室门口:“洛亚,过来。”

    嗯,还有人往枪口上撞,这个还没收拾过来,那个又等着挨枪子儿。

    楚西西瞅准了机会,拉着她的小C总一溜烟跑了。

    易天,那位春风得意的警官,他倒是前所未有的主动,一把将她给拉了进门,扒开洛亚嘴角的奶油,来了一个蜻蜓点水。

    “等晚上回来,你可得好好跟我交待,刚才是咋个一回事?”

    他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留下一脸茫然的洛亚,到底是警察,将先发制人用得炉火纯青,用得忒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