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正身法道 > 第0457章 二郎神戏女
    嫦娥好像知道,也不告诉我;只是用眼睛紧紧地盯着……

    这么明眼的事,里面肯定有文章;小小的纸卷被眼睛吸收,闪一闪,露出玉皇大帝来;将纸卷展开看一眼,简单说:“下去吧!一定要把凤凰山搞好!”

    什么也没做,就算完事了;我困惑极了!还想问;“如何搞建设?”正想喊:”吾皇亿岁……”

    然而,玉皇大帝消失在王母娘娘的眼睛里;等很长时间,再也不出现。

    王母娘娘看我傻乎乎的,心里比谁都明白,多余的话没说,就一句:“你们的事已办完,可以离开了!”

    这是什么事呀?我心里疙疙瘩瘩的;最起码要給个全面的答复,还要派人什么的——就这样完事,弄得我心里非常懊脑……

    嫦娥好像有些紧张;尼姑的事也没再说,紧紧牵着我的手;眼泪自然而然掉下来……

    她究竟怎么了?难道舍不得离开?王母娘娘已下逐客令,还呆得下去吗?况且我也没说要离开;怎么就哭了?

    不用王母娘娘只是盯着我俩,一句话也不说;大傻瓜都看出来,难道我还不明白吗?

    嫦娥果然呆不下去了,紧紧牵着我的手,一弹腿顺门飞出去,升向空中,再回头看:王母娘娘真的没出来,让人心里始终感觉有些失落。

    人情黯然,也没什么可留恋的;我心灰意冷,很想见尼姑一面,更想听听她的声音;这一切终于未能实现。

    嫦娥脸上无光,神色灰黯;离别的情绪,紧紧围绕着她;又不能缠缠绵绵,只是往前不停地飞;速度很快,不一会,看见凤凰山了……

    这个令人讨厌的地方;我不想多看一眼;到处一片荒野,哪能和金碧辉煌的皇宫比呢?尤其是嫦娥的寝宫,沾满了女人温馨;性福的时刻,比阳光还灿烂,这一切将要消失……

    嫦娥要走了,我感觉舍不得;男人不可以因此流泪;要坚强的忍着;手不知不觉有些颤抖,还没说话,嘴角却不停地抽动,这种伤感,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她紧紧握着我的双手,擦一擦眼中的泪,还是忍不住哭哭啼啼说:“如果想我的时候,把眼睛转进去,就能看见了;不过,要好好努力,争取升级,尽快回到我的身边来。”

    我非常激动!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放;忍一忍在眼里滚动的泪;轻轻擦一下,抽抽噎噎,转身飞走……

    嫦娥站在那儿,久久凝视着我,一直到看不见……

    又把我扔在这里了;大脑一片迷茫,找不到方向;非常思念和嫦娥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人虽然老一点;但懂得爱人;温暖的感觉始终在大脑里萦回;尤其是她那充满爱的气息,令人久久难忘……

    我来到山顶上踌躇不前;看着下面的山山水水,

    只有忧伤,找不到性福。这个破地方,不知下不下去?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要帮别人破案……

    终于又听见远远传来的喊声:“兔主人,等一等!”

    这声音很陌生,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我还没下去呐?叫什么呢?

    转眼间,人已到了;降落在我面前的是个陌生的男人:头发不长不短;打扮像女人一般;脸上也太奇怪了,最突出的是三只眼睛。我盯着他仔细观察;映入眼帘的是眉清目秀,身材匀称,浑身散发出奇怪的气息;他究竟是男还是女人?不用说:肯定又是个二刈子。这些人非要把自己弄成这样才好看……

    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显得很主动;盯着我介绍:“我叫二郎神!是来帮助你的。”

    “二郎神?我想起来了;记得跟猴头猴脑的家伙打仗,模样不是这样的呀?”

    二郎神没说话,他的三只眼睛,在眼眶里转一圈,显得很灵动,想一想才说:“人要变,才有情趣;否则,活着像一坛死水;比如,我有七十二变;想变什么,就变什么?”

    我最喜欢女人,在眼前飘过的不知有多少个了,想起来有甜,有酸,还有醋;很想问一问:“你能变美眉吗?”

    二郎神为了讨好我,不打算拒绝,用手往自己的脸上轻轻掠过;一副美眉相貌出来了;身材娇小,脸如苹果,比尤物还好看;又不能跟她接吻,万一出现搞基怎么办?

    她没停留多久;头晃一晃,又变成另一个美眉;从人的整个相貌来看:盘头编花,佩戴凤凰金簪;一张鹅蛋形的脸上,有一对弯弯的柳叶眉,配上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给人一种大脑聪颖的感觉;尤其是鼻下那张厚厚的樱桃小口;梦幻般的吸引人,忍不住想狠狠咬一口……

    我越看越奇怪,一个男人,要变成女的;那么,生理器官如何解决?难道不变吗?那叫什么女人?

    二郎神没有任何解释,好像变上了瘾,闪一闪,又成了身穿甲胄,威武雄壮,而又高高大大的男子汉,露出女人迷人笑容问:“怎么样?”

    太不搭配了?要么,就变成地地道道的男子汉,不要留下女人痕迹。为何要这样变呢?我越看越不顺眼,难免要啰嗦几句:“作为女人,应该穿齐逼小短裙,不主张大露底,但有一条袜裤套在上面,让人感觉不清不楚,总想弄明白其中的内容;不是更好吗?”

    二郎神想半天,很困惑;最后也不知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得问问:“你说的这种女人,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年代,穿成这样,叫什么呢?”

    我想一想,用食指在空中划一笔,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可是,它闪一闪,变出一群时髦的女人;有高有矮,有大有小

    ,都是些青春美眉,人人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妩媚的身材比他变的美眉还好看。

    二郎神一句赞美的话没有,转一圈,又变成一位美女,恰好和我心意,怎么看就那么顺眼,忍不住喊:“嫁给我了!”

    二郎神又不是大脑有问题;男人跟男人,并非女人那种拉拉关系,人家一看会笑话;肯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不能再这样下去,闪一闪,变回来说:“你想得倒美;她是我的前妻;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

    “他还有妻子?”听说二郎神是个地地道道的光棍,做鳏夫多少年,不思女人;这话恰好和二刈子靠上边。

    我很奇怪;从他的脸貌来看,不该是有妻子的人;不用想那么多,谁会嫁给一个三只眼的男人,况且身份不明?万一真的是二刈子呢?岂不把人家坑了?我真为他难过,好一会才问:“前妻叫什么名字?”

    二郎神也不说明白一些,没头没脑的扔出一句:“她叫寸心。”

    我大脑迷迷糊糊,不知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人们常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寸心真的是他妻子吗?”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那么,他妻子是不是真的像他变的那么好看呢?我非常渴望看见一面,说不定用点小小的花招,就能把她的前妻子弄到手。我的眼睛非常明亮,大脑留下他前妻的印象:毫不疑问,肯定令人陶醉!恰好他们已离婚,或许还留下空子可钻……”

    二郎神反应并不迟钝,看我的眼神,心里就明白了:先声明:“不许打我前妻的主意……”

    他真是个怪人!既然离了婚,就不是他的妻子;难道还不明白吗?也就是告诉别人,他们已经没有夫妻关系,如果寸心爱上了我,就不能怪别人抢夺他的妻子。

    二郎神快要被活活气死!瞪着中间直竖的眼睛,狠狠说:“不可这么无礼!她毕竟是我爱过的人!你也太不要脸了,一见面,就想打我前妻的主意!如果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就不该变给你看;省得惹出这么多的麻烦。”

    我真的被她前妻迷住了,暗中悄悄流出许多口水,又好说,只能藏着掖着,生怕被他看见;到了关键时刻,想哼哼一下,胡弄过去:“寸心的名字好奇怪呀!如果拿来仔细研究,或许能找到答案……”

    二郎神烦透了!恨不得狠狠扇我几耳光,才能发泄心中的怨恨!他的脸突然拉下来,一句话没说,大手一挥;风“嗖嗖”扫过,把我狠狠卷走,不想再看一眼……

    我在空中飘呀飘,不停地翻跟斗,到了风的尽头,渐渐落下去,不知会有什么危险……

    “咚”的一声,狠狠撞在烧焦的树上,弹一下,顺山坡飞速翻滚;一路撞来撞去,滚在一个大岩石上,猛

    力一弹,飞起来……像弯弓射箭似的,直冲好一会,款款下落;不偏不倚;掉进水里,“啪”一声,打出一阵浪花,还来不及翻滚,就傻傻地沉下去……

    我使劲蹬水,生怕里面有怪物,不知用了多大的劲,才钻出水面;高高抬起头,瞪着仇恨的双眼喊:“二郎神——你想害死我吗?”

    太远了!看不清他在什么地方;也不知听见没有?我到处找,有些失望……

    突然一个跟头翻下来,降落在烧成泥炭的凤凰山上,远远对着我喊:“快出来呀!泡在水里干什么?”

    听这声音,他好像没生气,这家伙一点礼貌也不懂,把人家弄进水里,应该赔礼道歉才对,还大嘴咧咧的喊什么?

    不知从什么地方,远远传来一阵“嘻嘻”的笑声……

    我用火眼拉近看,没发现女人;改用隐形眼扫瞄;女人出来了;是那些疯疯癫癫的凤凰女……

    她们一个个花枝招展,身体阳光灿烂,一个比一个美;让人越来越好看!不知是怎么弄的,皮肤很白,小脸粉红;像情窦初开的少女……

    是不是又想勾引男人?别忘了;我一见女人,眼睛就很亮!恨不得把她们楼在怀里还嫌太少;这些人不知我吃了神鬼迷药,身体强壮达到顶点,只要轻轻一点,干柴就会燃烧。

    凤凰女们闪一闪,在我面前现身,像一窝蜂似的围着,左看右看,很新奇问:“你是青天大老爷吗?”

    没走多久,我怀疑她们的大脑是不是有毛病?青天大老爷长得什么样?难道还看不出来了吗?

    凤凰女们装腔作势地听声音,才故意溘然醒悟;又是一阵“嘻嘻”的笑声后,才说:“青天大老爷好白呀!比小白脸还白!是不是被人家包养了?”

    我很奇怪;只有男人包养女人,哪有女人包养男人的道理;人这样白,还不是天生的;又没通过化妆,把自己变成小白脸……

    凤凰女们一个对着一个的耳朵悄悄说话,好一会手里变出一个圆溜溜的小镜子,递给我照一照,问:“怎么样?”

    我惊呆了!小脸奶白,身穿末官服,真像一位白脸色官;不知嫦娥怎么弄的;把我的脸变得像大姑娘一样粉嫩;还有红扑扑那种的感觉……

    不知从什么地方,又传来二郎神粗声粗气的叫喊:“哎——兔主人!干什么呢?是不是被美女迷住了?”

    我一看,他在不远的地方,被别人冷落了;这家伙做鳏夫很寂寞,也想跟女人靠近,找个漂亮的,解决个人问题。

    可惜凤凰女们不认识他,面对这个男不男女不女人问:“哎——你是谁?能不能介绍一下!”

    他也是个不要脸的人,一见女人就要疯了!蹦蹦跳跳往高处飞,还大嘴咧咧地喊:“我

    叫二郎神,跟我来呀?”

    凤凰女们不相信,生怕被欺骗,想一想,盯着我问:“他是你带来的吗?”

    这句话,让我想起山高皇帝远,一个堂堂正正的二郎神,怎么会不认识呢?真是孤陋寡闻呀!

    此时,能说会道的凤凰女闪一闪现身;好像比谁都明白;把二郎神的故事说给凤凰女们听;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跟猴头猴脑的家伙打仗;果然,七十二变出来,一会变成狼……

    这些话,我不爱听;不就一个二郎神吗?弄不好,还没有我英俊!看来,她们要舍近求远了;我有什么办法呢?

    凤凰女们还是不相信,一个也不敢往上飞;紧紧捂住自己“嘭嘭”的心跳,不想让别人看出来……

    然而,能说会道的凤凰女要想说服所有的凤凰女,只能这么说:“青天大老爷;既然是你带来的,为什么不介绍给姐妹们呢?”

    我一听,真要命!不可能让他在我的眼前把女人们抢走,心里很醋!但是,这些女人,见不得男人;听风就是雨,“嘻嘻哈哈”一阵,胡弄过去……

    这儿,只有能说会道的凤凰女看出问题,果然心里有数,对着高处喊:“哎——,二郎神!不要飞了,别人找不到,能不能回来?”

    二郎神很疯狂!见这么多美女也动了邪念;心里有算计;赶快找一个,结束单身生活……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仙道圣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