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萌狐仙途 > 089章 两弟子金蝉脱壳
    丁筱暖偷偷从后门溜出满园春,她非常的小心,生怕被人发现一般,殊不知早已被人盯上。

    她是去找了那两个仙灵山的弟子,但却没有正面与他们接触。而是将一张写了字的字条,捏成团,用弹弓打了过去。

    丁筱暖打弹弓的技术真心的不好,纸团一不小心被打到了北衙的脸上。

    “哎哟!谁打我?”北衙突然感觉脸上传来一阵疼痛,像是有人用什么东西打了他一下。

    北衙抬手揉了揉脸,然后朝着窗外看去。窗外人来人往也没见着什么异常啊,好是一阵莫名其妙。

    “来了。”树泉拾起落在地上的纸团,展开看了看,上面只写了两个字:夜出。

    北衙好奇,不知道师兄说的是什么人来了。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是没看到有人来。师兄说话真是越来越深了,好难懂。便问道:“师兄,谁来了?在哪里?”

    树泉摇头叹息,他这个师弟要什么时候才会长大,才会不这么迷糊?

    “师兄,你就别故弄玄虚了,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刚才有谁来过了吗?”北衙着急地问道。

    “你看看这个。”树泉将纸条移到北衙的面前,示意他看。

    北衙看了看,上面也就只有两个字,看不出什么来,问道:“夜出?是什么意思?”

    “笨,还不明白吗?”树泉看着这个笨师弟,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袋。真想撬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反应怎么这么迟钝。

    “很痛耶,你解释一下我不就明白了嘛!干嘛要打我。越打就会越笨的。”北衙挤出一脸委屈的模样。

    “这是有人想告诉我们,这小狐狸会在夜里出来。走,咋们找间客栈睡上一觉,等晚上再出来。”树泉摸了摸北衙的头,有些宠溺地笑道。他的这个笨师弟,自己不照顾他,又有谁会照顾他呢?

    “好,明白了。”北衙摸了摸自己疼痛的脸,依旧不明白这纸条是什么人送来的,什么时候送来的。但是他又不敢问树泉,害怕树泉再骂他笨。

    树泉将纸条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手轻轻一晃,纸条便燃烧了起来,很快化成飞灰随风散去。他潇洒地起身离开了茶楼,北衙紧紧跟在他身后。

    两人很快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树泉与北衙的一举一动自然也没有逃过暗影的监视,很快司徒尘便得知了刚刚所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竟然是她,王爷,要不要我将她赶走。”玉娘问道。

    “算了,在自己眼皮底下她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可以了如指掌。放她离开,说不定还会做出更多不利于小狐的事情来,到时候就更难应付了。”司徒尘皱了皱好看的眉毛,若有所思的看向前方。

    “那我们该怎么办?这两个仙灵山的弟子怕是……”玉娘又问道。

    “他们晚上会有所行动,在这之前我们要阻止他们,尽量不让他们与小狐接触。”司徒尘眼中有些许别样的神采,应该已经想好对策。

    他在胡岚的房间外站了良久,屋内的结界他没办法破,也通知不了她目前的情况。她留在人界总归不是个办法,这样一来危险还不知道会来多少,可又想不出什么地方才是她最安全的地方。

    不疯,还不回来吗?也许只有他才可以帮助这小狐,而她又能够等到他回来吗?自己只是凡人之力,毕竟有限,可以阻止普通人伤害她,但是仙界、妖界、魔界、佛界等等有很多很多自己也无能为力的地方。

    暗枭以及另外两名暗影悄然来到树泉与北衙所住的那间客栈。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想办法拖住他们,或者将这两人绑走也是可行的。只要是有时间让司徒尘将小狐带离就行了。

    “咚咚咚!”店小二提着一壶开水来敲门,道:“客官,小的为你们送茶水来了。”

    “进来吧。”门口响起树泉的说话声,他的声音成熟稳重,不似北衙的稚嫩。

    店小二推门而入,放下开水便离开。

    “来得正好,我都快渴死了。”北衙呆头呆脑的连忙上前倒了一杯水,吹了吹之后‘咕噜咕噜’喝下肚。之前在茶楼,他因为对什么都好奇,没顾得上喝茶,后来又直接被拉走了。

    树泉对他很无语,这个师弟,警惕性也太低了,他连阻止都没来得及阻止。不过算了,也许他能够来个‘将计就计’。

    “麻烦师弟也给我倒上一杯来。”树泉说道。

    “你刚才不是喝了很多的吗?”北衙嘀咕道,但还是乖乖地给树泉倒了一杯。

    树泉笑笑不语,其实他早就感觉到了一路来都有人跟踪、监视着。以他的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对方是王爷所派之人,不过他一直不动声色,就是想看看他会耍出什么花招来。

    小二送茶水进来,他的直觉就是那水肯定是有问题。本想提醒一下笨师弟注意的,可没想到他一股脑就给喝了。

    树泉端起北衙递给他的水喝了一口,果然水里有轻微的安眠药物。这是要让他们睡过头的架势吗?

    树泉轻‘哼!’了一声,这也太小看他了点吧。不过他依旧不动声色地喝完整杯水道:“好了!先休息吧,晚点再起来看看。”

    说完便跳到床上倒头就睡。

    北衙觉得好奇怪,师兄今天怎么这么怪怪的,比往常还要高深莫测的样子。不过这样子的师兄才是最帅的,好迷人。北衙一直都很崇拜师兄树泉,喜欢整天像个小尾巴一样的跟着他。

    “哦!”北衙也是很听师兄话的,于是也跟着上床睡觉了。

    为了节省开销,两人所住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于是他们两个便睡在同一张床上。反正都是男孩子,他们以前也经常在一起睡同一张床的。

    树泉悄悄逼出体内的茶水,这点安眠药其实对他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只不过他另外有打算。

    树泉看似无意地将手搭在北衙的手上,用暗语对他说道:我们被监视了,但是不要紧张,要装出很自然的样子。刚才我们喝的水有问题,你先用内力将水逼出。

    北衙先是一震,他们竟然被人监视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果然还是师兄厉害,有师兄的感觉真好。北衙将体内的水逼了出来,乖乖的不动,听从师兄的安排。

    暗枭既然是带了两个人来,就定不可能只是让他们喝放有安眠药的茶水那么简单。他们是修仙之人,体质绝对是异于常人的,警觉性也比一般人强很多。见他们就这么很理所当然的喝了水然后入睡了,感觉非常的怪异。就是因为表现得太像常人了,才让人怀疑。

    暗枭忍不住想他们会不会是装的。

    不过不管他们是真睡还是装睡,半点也不影响王爷的计划。

    三人从房屋的四面八方出来,清一色的黑衣,并且都用黑布蒙了脸,只留下眼睛还在外面。

    三个人站在树泉与北衙所在的床前。暗枭一抬手示意他们行动,其余两人便冲上前去将床上的两人捆绑了起来,然后用黑色的袋子套住他们,将他们带离了客栈房间。他们动作迅速,整个流程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太不寻常了,如果换做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可对方是两名修仙之人,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就得手了,暗枭也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一切太顺利了反而让他感到不安。可是,可是一切都在自己的监视之中,连眼都没眨一下又不可能出错,最后安慰自己,还是不要多想了,把他们带离小镇就好了。

    只要带他们离开,王爷就更有时间了。

    三人一路狂奔了十几里,暗枭依旧感觉不对。不放心地打开一看,几个人都瞬间傻眼了。

    “糟糕,金蝉脱壳。”暗枭暗叫不好。他怎么就没有早已点发现呢?

    两个黑袋子里装的早就不是树泉与北衙了,而是两个形状大小重量与真人类似的布人。

    仙灵山的弟子果然不好对付。

    树泉与北衙只用了一个小小的法术便轻易摆脱了。对于他们修仙之人来说,这也太轻而易举了。看着几个黑衣人抗着黑色布袋越走越远的情景,就感觉可笑。

    “师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北衙问道。他每次都猜不出师兄的想法。

    “走,去满园春。明的不行,我们便来按的,我就不相信这个王爷能保得住这只狐妖几时。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内应。”树泉笑了笑道。

    “内应?是谁啊?”北衙好奇的问道。

    “你想想,是谁请我们来捉这狐妖的?”树泉问道。

    “丁夫人啊!她说云山镇有只狐妖住在满园春,前些日子还到丁家寨去捣乱了。而且这只狐妖还有王爷做后盾,一般人奈何不了她,才特地请了我们来收服她。而丁大小姐因为这狐妖还……难道是丁大小姐。”北衙这么一理,就想到了。

    “对,就是她。”树泉点了点头。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