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佛舅
    芭蕉扇是公是母不好说,考虑到老君手里还有一把,而这位又是出了名的‘无为’,也就是我可以什么都不做,但你必须乖乖听话,牛魔王手里的芭蕉扇八成还真是个母的。

    不过这些都和铁扇公主无关,牛魔王夺走芭蕉扇靠的演技,当时变成了至尊宝的模样,亲亲的时候……

    总而言之,铁扇公主没在芭蕉扇上动手脚,金翅大鹏眨眼间往返万里之遥,实在是速度太快了。

    牛魔王不明所以,遥见金翅大鹏振翅,想都没想,下意识挥动手里的芭蕉扇。

    飓风狂飙,妖云再散,金翅大鹏半空打旋儿,消失在远方天际。

    嗖!

    金光闪烁直冲狮驼岭,而后折返至牛魔王身前。

    金翅大鹏因速度太快,在长距离精准打击方面有所欠缺,不得已,只能以狮驼岭为复活点,这才有了屡屡刹车失灵的缘故。

    原本狮驼国也可以,但被青毛狮子怪一嗓子吼没了。

    芭蕉扇出师不利,牛魔王大为震惊,更加忌惮金翅大鹏血脉,怀疑鸟人另有神通,一扇接着一扇,不愿让其靠近。

    远方战场,黄牙老象听得大哥战术咆哮,知道这是青毛狮子的求救讯号,当即舍了臭屁不断的猪八戒,迈开两条大粗腿,轰隆隆推山碎石狂奔起来。

    “妖怪,看杖!”

    见黄牙老象离去匆忙,沙僧眼前一亮,抡起降妖宝杖杀了过去,紧接着,后颈衣领被拽住……

    嘶啦———

    “二师兄,你扯我僧袍做什么?”

    沙僧抬手摸向背后,只有背,没有布料,顿时颇为心疼,僧袍是唐三藏给他缝的,意义非凡。

    “傻瓜,我让你别冲那么快。”

    猪八戒无视沙僧幽怨眼神,带其一路小跑,尾随黄牙老象而去:“刚刚那声狮子吼,和你常挂在嘴边的话如出一辙,你没听出来吗?”

    “什么话?”

    “二师兄救我。”

    “少来,我喊的都是大师兄。”

    沙僧不服,辩解了一句,继而心领神会道:“二师兄,你的意思是……狮妖不行了,我们悄悄跟过去,跟他不注意,捅死他。”

    “沙师兄,你飘了,老规矩,我掩护你,捅两下就跑。”

    “……”

    黄牙老象一路狂奔,心忧青毛狮子怪安危,察觉尾随身后的两个猥琐身影,转头怒吼一声便不再多管。

    他虽身高体大,速度却是不慢,一路横冲无物可挡,速度比之腾云驾雾也不差,不过片刻便杀到了青毛狮子处。

    嘭!!

    前方高山塌陷,一雄壮身影自尘埃中倒飞而至,黄牙老象抬眼一看,认得那满身飙血的身影正是自家大哥,急忙伸出双手去接。

    两者相碰,黄牙老象不堪巨力退后数步,他顾不得心头大骇,浑厚妖气化入青毛狮子怪体内,助其肉身加速自愈。

    妖族肉身强横,大妖更甚,血脉不凡的妖王最为夸张。

    青毛狮子得了二弟相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飞快愈合,狮脸由黑转青,明显好看了不少。

    “大哥,那牛魔王当真如此厉害?”

    黄牙老象惊诧,牛魔王尚且如此,胆大包天敢给牛魔王戴绿帽子的孙悟空又该如何,岂不是无人能治了。

    “是也不是……”

    青毛狮子摇头:“牛魔王虽伤我,但我这身伤势却是黑山老妖所赐,你且注意,蝙蝠精阴险狡诈,武艺平平故而屡次背后偷袭,我一时不慎被他下了套。”

    “原来如此。”

    黄牙老象点点头,虽然没听懂,但也知道了黑山老妖本领一般,侧头看向身后,叮嘱道:“大哥你先歇息一下,我去会会黑山老妖,这边还有两个颇为恼人的跳蚤,若是他们使了激将法,你千万不要搭理,搭理你就中计了。”

    说完,他见前方血云翻滚而来,长啸一声甩动长鼻。只见白蟒蛟龙凌空一鞭,嘭一声炸开涟漪,滚滚气浪铺开,消散了漫天血色。

    不过如此!

    黄牙老象心下大定,记住青毛狮子的警告,大步朝前冲去,提起十二分精力警惕来自背后的偷袭。

    然而并没有。

    廖文杰瞬移般冲至黄牙老象面前,大捍刀当头斩下,后者双目一凛,长枪举在头顶格挡。

    金铁交鸣,火花迸射。

    巨力顺着双臂导入全身,黄牙老象身躯一晃,双目赤红暴突,嘴角更是溢出一缕鲜血。

    好厉害!

    黄牙老象心头一跳,未曾想一个擅长背后偷袭的妖怪竟有如此神力,他顾不得手腕酸麻,趁廖文杰人在半空尚未收势,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风压席卷,好似一面高墙。

    廖文杰甩手扔了大捍刀,收拳腹下,直击声势浩大的白色拳印。

    两拳相碰,黄牙老象怒喝一声,便被一拳打得横飞出去,口鼻喷血,宛若灼热岩浆般落地后腾起滋滋白烟。

    力量相差太过悬殊,夸张到直让黄牙老象直呼不可思议,他远远摔落在地,全身血液逆流不受控制,每一处都在悲怆呻吟。

    大哥骗我,说好的武艺平平呢?

    也对,有这般力气,还要什么武艺。

    “妖怪,看枪!”

    听闻耳边爆喝,黄牙老象一个翻身躲开寒光,口中默念法决,将硕大身躯缩小至和常人无二。

    再看廖文杰手中舞动的长枪赫然是他的兵器,心头愤愤不平,张口妖怪,闭口妖怪,说得好像你不是妖怪一样。

    惊于廖文杰一身蛮力,黄牙老象抽搐不敢上前,更不敢让廖文杰靠近,甩动坚不可摧的长鼻,使其化作一条白蟒,疾速缠了上去。

    啪!

    廖文杰抬手捏住长鼻,身躯瞬移般来到黄牙老象身后,在其惊骇欲死的注视中……

    反复横跳,来回瞬移。

    没过一会儿,一头满身死结,被象鼻捆住的大象扑街在地,数次翻滚挣脱不得,悲鸣声格外凄凉。

    事到如今,黄牙老象是看明白了,廖文杰绝不是什么无名小妖,这货可能都不是个妖怪。

    是某个大神通者装作了黑山老妖的模样。

    是谁,谁又闲的没事干下界了?

    ……

    “二师兄,好大一头狮子,还在飙血呢!”

    “流的有点慢,我们过去给他来两下,等血放干了,取了他的狮子头做一道狮子头。”

    草丛里,两个猥琐身影大声密谋,说话间,晃动旁边矮树枝杈,生怕青毛狮子怪听不见。

    “找死!”

    青毛狮子大怒,虎落平阳被犬欺是不假,但两条傻狗就想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养了养伤,青毛狮子感觉自己又行了,龙行虎步朝草丛奔去,一个飞扑……

    没扑着。

    在青毛狮子扑来的瞬间,两道身影自草丛左右分开,其中一个在离去前气沉丹田,微微发力留下一个毒气弹。

    青毛狮子一头扎了进去,被恶心地直翻白眼。

    侮辱很大,伤害更强,青毛狮子一度怀疑自己中了剧毒,好不容易脱离眩晕感,被背后偷袭的沙僧一杖抡在头顶,当场头破血流。

    “吼吼吼!!”

    雄狮振臂咆哮,惊走沙僧又吓退了偷偷靠上来的猪八戒。

    就在这时,一面大白墙横推而来,青毛狮子抬手欲要将其拍飞,看清是自家二弟,急忙变招去接。

    随着一声悲愤哀鸣,青白二妖摔作滚地葫芦,黄牙老象倒还好,青毛狮子被压得伤口崩裂,喘着粗气倒在了血泊中。

    “你们两个在那偷什么懒?”

    廖文杰来到两妖面前,不屑看了眼草丛:“难怪猴子不想取经,换成是我摊上两个拖后腿的猪队友,我也会想办法撂挑子不干。”

    “那你可错怪我们了。”

    猪八戒扛着钉耙走出,理直气壮道:“大师兄反骨,是被师父说的,和我们两个无关。”

    “没错,师父逼的。”沙僧点头称是。

    这有什么好自豪的?

    廖文杰翻翻白眼,懒得搭理二人,皱眉看向高空,只见牛魔王抡着芭蕉扇不亦乐乎,金光闪来闪去,似是进入了某种回合制状态。

    他看不懂,感慨牛头人的操作还是如此扑朔迷离,一声长啸传达讯号。

    很快,牛魔王降落地面,看清被俘的黄牙老象和青毛狮子怪,面露大喜:“黑山老弟,今日踏平狮驼岭,属你功劳最大。”

    嘴上这么说,牛魔王心里发毛,他全力以赴才能胜过青毛狮子,廖文杰却在短时间内拿下了和其本领不相上下的黄牙老象,不仅如此,还再度重创了青毛狮子。

    一时间,他严重怀疑黑山老妖藏拙,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另外,黑山老妖活蹦乱跳,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他还怎么去积雷山安慰俏寡妇?

    伤心.JPG

    牛魔王一脸失望,廖文杰也不拆穿,笑着说道:“这白象智商堪忧,使了长鼻子的神通擒我,结果作茧自缚,被我绕晕了头,自个儿把自个儿绑了起来。”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不仅如此,他倒下时,还把旁边的青毛狮子压了个半死,简直就是翻版的猪八戒。”廖文杰笑着说道。

    “??”

    牛魔王一脸诡色,不相信有这么蠢的妖怪,可廖文杰拿猪八戒举例,活生生的蠢材,他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牛哥,你这是什么眼神,你也不想想,以你的智商,我能唬得了你?”

    “倒也是。”

    牛魔王点点头,紧了紧手里的芭蕉扇,皱眉看向半空,遥见金光冲至狮驼岭,赶紧道:“废话不多说,我来挡住鸟人,你速速宰了这两个妖怪,晚了就来不及了。”

    “此话怎讲?”

    廖文杰面露疑惑,夺了猪八戒抗在肩上的钉耙,作势便要给黄牙老象脑门开上九个窟窿。

    “大胆蝙蝠,狂妄至极,你若碰我兄弟一下,我便屠你全族!”

    金光落地,暴喝声随之而来。

    金翅大鹏怒视廖文杰和牛魔王,胸膛剧烈起伏,连续数次施展神通,他也累得够呛。

    “笑话!今日争斗,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你连明日都没有,还想报复我们?”

    牛魔王冷笑不止,没有对廖文杰提及金翅大鹏的神通,催促道:“黑山老弟莫要管他,先杀狮象,再斩鸟头,这狮驼岭我们平定了。”

    “等等!”

    见廖文杰再次举起钉耙,金翅大鹏又是一声爆喝,鸟脸几经变幻,最后咬牙道:“且不说你们杀不了我,就算能,等着你们几个的也是死路一条。”

    “这话怎么说?”

    廖文杰将钉耙放在猪八戒手里,推了推他,让他来当刽子手。

    二师兄何等精明的人物,西行一趟不仅没瘦还胖了一圈,由此便可见一斑,他接过钉耙,哎呀一声便因为扭到脚,摔了个不省人事。

    “哼,不怕告诉你们,我这两位兄弟出身高贵,分别是文殊、普贤两位菩萨的弟子。”金翅大鹏冷冷道。

    “弟子?是坐骑吧!”廖文杰嘀咕一声。

    金翅大鹏闻言只当听不见,一个野生的蝙蝠精,懂个屁的灵山。

    地上,黄牙老象哼哼唧唧要说些什么,鼻塞满口,动动嘴便咬得自己生疼,动动身子又压得青毛狮子大口吐血,索性放弃了挣扎。

    “原,原来是文殊、普贤两位菩萨的弟子……失敬了……失敬了。”

    牛魔王嘴角抽抽,且不说金翅大鹏所言是真是假,单是这话撩出来,两位菩萨的面子就不能不给。

    一旁,沙僧瞪圆眼睛,寻思着西行必经之路上,突然出现了两位菩萨的坐骑,这其中……

    “二师兄,两位菩萨什么意思,为难我……”

    嘭!

    猪八戒转身一记下勾拳,狠狠命中沙僧腹部,直打得他跪倒在地,脸色苍白连连干呕。

    “沙师弟,醒醒,大白天说什么梦话。”

    “……”

    牛魔王见之,心头无比后悔,默默收起芭蕉扇,暗道这次草率了,早说狮驼岭是灵山的自娱自乐,他脑袋被门夹了才会进来凑热闹。

    “哼哼,至于我……”

    见牛魔王从心,金翅大鹏洋洋得意昂首后仰:“不怕说出来吓死你们,我乃云程万里鹏,凤凰之子,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的胞弟,论辈分,西天灵山人称‘佛舅’。”

    不打了,摊牌了。

    在拼大外甥这方面,金翅大鹏很是自信,普天之下他独一档,没人可以相提并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