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一十五章 看牛真准
    不愧是你!

    廖文杰在心中竖起大拇指,别人拼爹、拼夕、拼丝袜,你拼大外甥。

    磕不磕碜,丢不丢人,你当你是玉皇大……

    什么,你大外甥是佛祖?

    那么事了。

    有一说一,纯路人,从客观角度出发,不怪金翅大鹏战术后仰,换谁大外甥是灵山方丈,都会有那么一点小傲气。

    金翅大鹏点头予以肯定,大外甥是灵山方丈的快乐,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

    他没有到处乱说,而是隐瞒家族身世,低调融入普通妖怪之中,和大家公平竞争,已是家教极好的表现了。

    ‘佛舅’的震慑力非常可怕,牛魔王瞪圆牛眼,喉咙里咯咯咯说不出一句话,装死的猪八戒彻底躺平,刚刚还愤愤不平,觉得灵山没事找事的沙僧,此刻也选择了沉默是金。

    作为取经团队中的一员,沙僧对灵山没困难也要创造困难,想尽一切办法给他们添堵的行为很是不满。

    可事到如今,人家为了找事,连方丈的舅舅都请下了山,面对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他刚刚竟然还想抱怨。

    简直可耻!

    沙僧不敢动,但非常感动,激动地浑身发抖,哎呀一声扑倒在二师兄身上,与其一起不省人事。

    成熟+1

    咸鱼+1

    获得‘职场精英’称号。

    廖文杰看得直翻白眼,抬肘怼了怼牛魔王,小声道:“牛哥,别被骗了,鸟人说自己是佛祖的舅舅,不过一面之词,你还是‘平天大圣’呢!”

    倒也是。

    牛魔王一想,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都是混道上的,吹牛谁不会。通俗点,无非就是那套恐吓加诈骗,bb能沾到便宜就绝不动手。

    他深吸一口气,眼神不善看向金翅大鹏:“你这鸟妖,当真是胆大包天,连佛祖的舅舅都敢冒充,今日打杀了你,也算是行善积德了。”

    “呸!”

    金翅大鹏不屑:“如来小儿本就是我晚辈,我是他舅舅有什么好冒充的,反倒是你们两个,伤了我两位兄长,我饶得了你们,文殊、普贤两位菩萨也饶不了你们,等死吧!”

    “啊这……”

    牛魔王闻言又是一慌,眼中神光闪烁,不敢直视金翅大鹏,转而看向了廖文杰。

    道上大哥在位时间太长,上顿喝、下顿喝,每天不是陪酒,就是被人陪酒,纸醉金迷的好日子磨平了雄心壮志,现如今只想着洗白进体制,不管金翅大鹏说的是真是假,他都不想坏了自己的前程。

    所以,得罪人这种事,就该小弟站出来背黑锅。

    “牛哥,懂了。”

    廖文杰眉头一挑,让牛魔王放宽心,这个锅他黑山老妖接了。

    他并指成剑指向金翅大鹏,站在正义的制高点,义正言辞道:“一派胡言,文殊、普贤两位菩萨何等人物,佛祖又是何等人物,这三位不仅身份尊贵,且都是慈悲心肠。”

    “你们兄弟三个作恶多端,养了四万八千妖兵不说,更是吃光了狮驼国全国人口,这般恶行也想和那三位攀关系?你们配吗?”

    “牛哥,你说他们配吗?”

    “配。”

    “牛哥,小弟正欲死战,你何故先降?”

    “呸,呸,老弟误会了,我在吐口水。”

    牛魔王眼神飘忽,廖文杰说得很有道理,但他退意已决。道上大哥信守承诺,一口吐沫一个钉,今天说走就走,谁来了也不好使。

    见牛头人怂成小牛犊子,廖文杰嘴角一勾,指着金翅大鹏再次说道:“且不说你们三妖和那三位没有关系,就算有,你们恶行累累,罄竹难书,今天我牛哥替天行道,那三位还得谢谢我牛哥呢!”

    “使不得,不用谢。”

    牛魔王连连摆手,急中生智道:“黑山老弟,我突然想起来一件要紧事,打算回去和你大嫂复婚,心急如焚,火上来片刻也等不了,这头鸟妖交给你,等我复完婚,再来接你喝喜酒。”

    真要紧就该新娶一个,复什么婚呐!

    廖文杰心头不屑,牛魔王找的借口稀烂无比,因为这话不似人言,心里想想没说出来。

    “真要紧就该新娶一个,找铁扇公主复婚,嘿嘿嘿,她不是和猴子搅和在一起,给你戴了好多年的帽子吗,这你也能忍?”

    金翅大鹏嘲讽一句,顶着‘佛舅’的身份,谅牛魔王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动他,嚣张道:“你们四个毁我狮驼国,又伤我两位兄长,想在想走,门都没有。”

    叒叕被人提到绿帽子的事,牛魔王胸口中了一箭,转身的脚步一顿,皱眉道:“你待如何,我老牛敬你三兄弟本领不凡,故胜而不杀,愿意握手言和,你还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

    牛魔王反复横跳,但明显色厉内茬,金翅大鹏看出他已认怂,冷笑道:“臭牛,你手里那把扇子不错,留下当做赔偿,再三拜九叩,八抬大轿把我两位兄长送回狮驼岭,今天的事就不计较了,否则……哼哼。”

    “哼什么哼,嗓子不好就多喝点热水。”

    廖文杰回以冷笑:“让我牛哥给你们三拜九叩,he~~tui,还不如让我牛哥撒泼尿,给你们照照自己什么德行,是吧,牛哥?”

    “啊这……”

    牛魔王一心想走,奈何自家贤弟铁了心要继续打,而金翅大鹏也得势不饶人,还馋他身上的宝贝……有点难办。

    如果把芭蕉扇交给贤弟,让其和金翅大鹏死磕,不管谁输谁赢,他都将立于不败之地。

    牛魔王眼前一亮,而后又是一灭,芭蕉扇太宝贝了,他舍不得。

    “牛哥,我又懂了。”廖文杰恍然大悟。

    啥,我眼神都没有,你又懂什么了?

    牛魔王大惊,果不其然,廖文杰没让他失望,取出阔剑看向黄牙老象:“鸟妖满口胡言,乱了牛哥心智,待我斩杀两妖,若是没有文殊、普贤两位菩萨现身,就证明鸟妖并非佛祖舅舅,牛哥你的心也就定了。”

    “妖孽尔敢!!”

    金翅大鹏吓个半死,万万没想到蝙蝠精竟头铁至此,然而没等他出手,便有牛魔王抢先一步,三股钢叉刺出,在阔剑劈中黄牙老象之前,险之又险将其截了下来。

    “老弟,冷静啊!”

    牛魔王满头大汗:“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以身犯险,万一牵连了我……我弟妹,你让我怎么向她那一大家子交代?”

    “牛哥,不要拦我,他骗你的,我杀给你看。”廖文杰奋力压下阔剑。

    “使不得,真使不得。”牛魔王不依,蛮力抵住三股钢叉,不让阔剑伤到黄牙老象。

    一旁地上,躺尸中的猪八戒拍了拍沙僧,两具尸体越滚越远,越滚越远。

    “你走开。”

    “我就不。”

    “哼!”

    “哈!”

    “哈哈哈————”

    金翅大鹏仰天大笑,指着牛魔王道:“妙啊,你这臭牛倒也有心,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上,今天我退一步,权当给你一个面子,这样好了……杀了蝙蝠精,我带两位兄长不咎既往,以后再无恩怨。”

    “岂有此理,你当我牛魔王是什么人,我和黑山老弟情比金坚,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的?”牛魔王嗤笑一声,暗道不愧是佛舅,看牛真准。

    “三言两语是不行,但我助你一臂之力,不就好了吗!”金翅大鹏阴仄仄出声,取了方天画戟朝廖文杰杀去。

    廖文杰手握阔剑格挡,待一声金铁交鸣的脆响声后,金红两道光芒绞杀在一处,酣战山野,打得地动山摇。

    “黑山老弟莫慌,为兄来也。”

    牛魔王眼冒凶光,一声爆喝杀至,手中三股钢叉不偏不倚,直刺金翅大鹏……前面的廖文杰。

    腹背受敌,廖文杰身躯化血,被戳了三个窟窿眼,原地崩碎成大片血浆,于一旁重聚后,不可思议看向牛魔王。

    “牛哥,你,你……”

    廖文杰面白如纸,颤巍巍指着牛魔王,脸上写满了被带头大哥背叛的失落和茫然。

    “黑山老弟,别怪大哥心狠,是你不仁不义陷我于水火之中,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自救。”牛魔王面无表情,虽说现实和计划有些出入,但最终目的达到了,等他取了玉面公主的家产,便四下撒钱在天庭谋个官位。

    牛魔王算是看出来了,灵山为了取经到处挖坑,人间已经不安全了,得赶紧上天。

    越快越好!

    “牛兄,和他废话做什么,你我一起上,砍了他的脑袋,再去狮驼岭不醉不归。”

    欣赏一处好戏,金翅大鹏猖狂大笑,之前阴霾一扫而空,对廖文杰道:“你也别说什么道上义气之类的废话,此地是我狮驼岭的地盘,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谁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这话对廖文杰说,其实是说给牛魔王听,后者闻言冷哼一声,提着钢叉冲至廖文杰身前,招招致命,手段狠辣无比。

    金翅大鹏也不装死,仰天一声长啸,卷来漫天妖气压制血云,待彻底斩断了廖文杰的退路,才挥舞画戟杀入战圈。

    叮叮当当————

    半空中,金黑红三道虚影翻腾闪烁,各自将平生武艺尽情施展,直杀得天昏地暗,一次次将妖云天空戳了个大窟窿。

    牛魔王和金翅大鹏皆是全力以赴,见百招过后仍旧没有拿下廖文杰,不免心头生疑。

    不对呀,这蝙蝠/老弟怎么如此厉害?

    转而一想,释然,队友在演我。

    他不发,我也不发!

    抱着这种心态,两妖齐齐放水,下一秒,被廖文杰挥舞阔剑杀了个狼狈不堪。

    牛魔王和金翅大鹏齐齐退后,一个少了半边胡须,一个满头鸡毛,目瞪口呆对视片刻,猛然意识到了不妙。

    猪队友刚刚没有放水,是真的全力以赴没能拿下对手。

    “这怎么可能……”

    牛魔王喃喃一声,看向廖文杰的眼神杀机暴涨:“好你个黑山老妖,我敬你爱你,视你为亲弟弟,连小老婆都让给你了,不曾想你包藏祸心,将一身本领藏着不漏,你……你安的什么心?”

    “牛哥,都是混道上的,谁还不藏一手,这种废话就别多说了,你不仁在先,好意思怪我不义在后?”廖文杰屈指弹了下阔剑,这一刻,黑山老妖的丑脸被他演得无比狰狞。

    “小人得志!”金翅大鹏冷笑。

    “黑山老妖,别高兴地太早,换做以前,老牛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今天……”牛魔王收起三股钢叉,从口中吐出芭蕉扇,变作了等身大小。

    “哈哈哈,这不巧了嘛!”

    不等牛魔王撂下狠话,廖文杰从身后摸出一柄芭蕉扇,直把对面两妖看得呆若木鸡。

    “牛兄,这是怎么回事?”

    金翅大鹏眨眨眼,也不知有意无意,干巴巴道:“你到底几个老婆,几把绿……色的芭蕉扇?”

    “你问我,我问……呸,你胡说些什么!”牛魔王不满,用牛毛想也知道,金翅大鹏信不过,又是一个表面兄弟。

    “牛哥,实不相瞒,我这把芭蕉扇是真的,你那把是假的,当初我和大嫂……”

    廖文杰顿了顿,摇头道:“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那时大家都年轻,难免会信了爱情的邪。”

    “妖孽安敢辱我!!”

    牛魔王气得脑门冒烟,牛眼充血赤红,雄壮身躯抖得跟发了病似的。

    “嘶嘶嘶,好一道绿烟,再多点都要发光了。”廖文杰急忙补上一句,唯恐说慢了,牛魔王就该冷静了。

    轰!!

    飓风过境,牛魔王保持挥舞芭蕉扇的姿势立在半空,结果令他瞠目结舌,大片山峰夷平,唯独廖文杰老神在在,一脸从容不迫。

    该飞的没飞,不该飞的全没了。

    “怎,怎么会?!”

    牛魔王不信,又是一扇子落下,结果亦是和刚刚一般无二,廖文杰原地不动,甚至还打了个哈欠。

    “牛兄,你行不行啊?”

    金翅大鹏直呼不可思议,怀疑牛魔王又开始了反复横跳,不要脸道:“你要是不行,就把芭蕉扇交给我,我力气大……你放心,我最讲义气了,用完就还你。”

    牛魔王没有搭理金翅大鹏,将芭蕉扇抡得虎虎生风,眼瞅着阴云密布,即将上演水漫狮驼岭,金翅大鹏吓得赶紧将他拦了下来。

    “竟然真的没用……”

    牛魔王呆愣当场,入手芭蕉扇,总共使用了两次,可不管金翅大鹏还是黑山老妖,都轻轻松松挡下了芭蕉扇的威力。

    太坑了,明明在铁扇公主手里的时候厉害到没朋友。

    “牛哥,力微,饭否?”

    廖文杰抬手在脸上一抹,露出小白脸的本来面貌,收起自己的芭蕉扇后,抬手朝半空一挥,便将牛魔王手里的芭蕉扇握在了自己手里。

    “……”

    芭蕉扇不翼而飞,牛魔王吓得心惊胆寒,旁边的金翅大鹏亦是瞪圆了鹰目,趁凉气不注意狠狠吸了两口。

    “三弟快跑,此,大神通者!”

    地面上,挣脱自己象鼻的黄牙老象高呼大喊,让牛魔王和金翅大鹏心头惧意再增三分。

    “嘿嘿,晚了,今天贫道便要把你们四个压在五指山下……屁股朝外!”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