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自寻烦恼罢了
    积雷山,摩云洞。

    廖文杰倚靠花园长椅,手中把玩着一团阴阳二气,旁边是倚靠着他的玉面公主,正闭目小憩。

    大白天打瞌睡,不用想,一定是廖文杰昨晚熬夜修道了。

    狮驼岭一行,廖文杰返回摩云洞之后,没再继续假装黑山老妖,因为一身妖气消散于无,玉面公主很快便意识到,朝夕相处的枕边人在欺骗自己,于是……

    原谅了他。

    玉面公主表示自己不是那种肤浅的狐狸精,神仙也好,妖怪也罢,只要两个人彼此相爱,善意的谎言就不是瑕疵,可以忽略不计,她就喜欢廖文杰的英俊。

    然后狐狸精就更粘人了。

    可以理解,以廖文杰的条件,除了在别的世界有好多翅膀,完美符合了她心目中的夫君形象。

    而遍布于其他世界的翅膀,为了不让玉面公主伤心,廖文杰闭口不言,选择了一个人默默承受。

    一只小狐狸蹦蹦跳跳来到花园,见玉面公主小憩未醒,跳上长椅,附在廖文杰耳边嘤嘤嘤了几声。

    “洞外来了只猴子,名叫孙悟空,要见唐三藏……不错,挺守规矩的……”廖文杰抬手摸了摸玉面公主的下巴,眉头一挑暗道有趣,让小狐狸放猴,把孙悟空领过来。

    面对积雷山孱弱的防御,也就是一堆小狐狸龇牙咧嘴表示自己超凶,孙悟空没有硬闯,而是礼貌拜门求见,可见这货被牛魔王和狮驼岭三妖调教的不错,至少有八分熟了。

    “不愧是我,一招以妖制妖就把猴子催熟了。”

    廖文杰暗暗得意,同时深感贴吧水军诚不欺他,唯有见识过哲学,经历过哲学,方能大彻大悟。

    “夫君,孙悟空来了,要妾身先行回避吗?”玉面公主睁开眼睛,小狐狸叽叽喳喳的时候,她便醒了。

    “无妨,此猴非彼猴,现在的他对你没兴趣。”

    “???”

    玉面公主歪了下小脑袋,略显不满。

    猴子勾引大嫂给牛魔王戴了绿帽子,好色之徒的名声经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蛟魔王之口传遍天下,可以这么说,远在东土大唐的李二都知道御弟收了个色鬼徒弟。

    廖文杰竟然说猴子对她没兴趣,几个意思,是看不起她的颜值,还是自信以德服人的手段,所以猴子不敢兴趣?

    玉面公主满心疑惑,很快便见到了被小狐狸领路带来的孙悟空。

    形容枯槁,双目无神,上半身是破破烂烂的戏服,背后插着光秃秃的旗杆,腰上围着一块虎皮,露出两条又短又细的毛腿。

    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唯有脑门颇为光亮,一方有难祸及八方的强者发型初露狰狞。

    “嘶嘶嘶———”

    玉面公主抬手捂住小嘴,好落魄,这还是那个威风八面,敢给牛魔王添绿的齐天大圣吗?

    的确是孙悟空没错,沦为这副惨状的原因也很简单,距离他路过五指山已经时隔两个月,期间……

    一言难尽。

    因为做猴太嚣张,狮驼岭三妖狠狠教训了他一顿,按哥仨的意思,猴子想怼牛子,那是私人恩怨,哥仨不仅不会干预,还会站在一旁拍手叫好。

    可无缘无故的,把他们哥仨牵连进去,那就不要怪他们有仇报仇,以直报怨了。

    狮驼岭三妖和牛魔王组队,当场结拜做了兄弟,联手将猴子打个半死,而后带回狮驼岭。

    本想用阴阳二气瓶把猴子化成脓水,不曾想,翻遍整个狮驼岭也没找打金翅大鹏的大宝贝,无奈退而求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或是施展神通分身、巨大化,或是叫来妖兵妖将……

    场面如下,小瘦猴蜷缩在一个山洞里,瞬间涌进来几十个半兽人,后面还有排队的。

    只能说,猴子还没死,全靠金刚不坏之身。

    半月后,牛魔王气消了,感觉没啥意思,辞别三位兄弟,开始了自己的洗白大业,四处托关系找亲戚,谋求一个天庭正神的职务。

    不是正神也没关系,像二郎神那样的小军阀更好,天高皇帝远,有工资拿,还胜在清闲自在。

    狮驼岭哥仨的气还没消,率众整整折腾了两个月才顿觉无趣,金翅大鹏将孙悟空扔出洞外,扬言表示这事没完,警告猴子以后小心点,等哥仨哪天无聊了,就上门找他的晦气。

    还没结束。

    不知道是哪个牛在酒桌上乱传八卦,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蛟魔王获悉情报,可想而知,以这位蛟姓路人好传八卦的敬业精神,要不了多久,李二又该知道了。

    作为当事猴的孙悟空心如死灰,唯有想到金翅大鹏的威胁,心里才会生出那么一点情绪波动。

    他来找唐三藏没别的意思,遁入空门,伺候御弟哥哥取西经,赶紧走完这条路,赶紧修成正果,从此人世间的烦恼和他再无半点关系。

    抱着这种想法的孙悟空尚未心如止水,仅是对残酷现实的逃避,毕竟天大地大真没他容身之处,只有唐三藏愿意收留他。

    不过,经历了这番惨痛教训,孙悟空各方面确实成长了不少,情商涨幅肉眼可见,还有就是女色方面。

    诚如廖文杰所言,看到玉面公主的时候,孙悟空微微摇了摇头。

    男人是什么,女人又是什么?

    爱是什么,欲又是什么?

    什么都不是,自寻烦恼罢了。

    可看到廖文杰的小白脸时,孙悟空面上闪过一抹惊惧,连连退后数步,咕嘟咽了口唾沫:“观音大士,黑山老妖怎么会是你……原来如此,难怪会有那座五指山,难怪我一过去就……”

    孙悟空并不清楚廖文杰的身份,但另外两个猴子都说廖文杰是,想来应该不会在这种事上骗他,所以他一直信到现在。

    再一想各种荒诞遭遇的起因结果,尤其是刻意针对他的巧合,孙悟空立马明悟了其中的关键,观世音布局害他,为的就是让他乖乖去取经。

    可恨!

    打不过!

    忍了!

    三连过后,孙悟空牵强一笑,表示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就不说谢谢了。

    “观音大士?!”

    玉面公主闻言惊呆,望了望廖文杰,又看了看孙悟空,玩笑不能乱开,她的小白脸夫婿怎么就观音大士了?

    “我不是菩萨,我修道的,你认错人了。”

    廖文杰摆摆手,带孙悟空朝静室方向走去:“唐三藏等你有段时间了,你的两个师弟也都在,现在凑齐了你这个猴,可以继续上路了。”

    “观…观音大士……”

    玉面公主亦步亦趋跟在廖文杰身后,俏脸上写满了委屈:“我曾听父亲说过,传说观世音以肉身布施,大欢喜过后红粉之相突变骷髅,故有红粉骷髅只说,以大寂灭之意教化迷途之人,让其不要沉沦肉相皮念。”

    廖文杰:“???”

    “菩萨劝我莫要沉迷男色,直接开口便是,为什么要变作一副如意郎君的模样?”

    玉面公主嘤嘤嘤落泪:“好叫菩萨知道,我虽然是个狐狸精,却是个本分人家,从未有贪恋美色的念头。菩萨如此行事,可怜我一番心思全托付在了夫君身上,好……好生委屈。”

    廖文杰:(눈_눈)

    可以了,别秀智商了,怪搞笑的。

    廖文杰翻翻白眼,指出玉面公主话里的错误:“大欢喜之后不叫大寂灭,那叫贤者时间,是过热后的冷却期,等进度条读完,又是一个钢铁直男……吧啦吧啦……歪比歪比……”

    ……

    静室禅房。

    几个容貌不俗的狐狸精盘坐在地,一身扮相颇为素雅,敛去娇媚气质,专心致志听着唐三藏讲经。

    在念佛的时候,唐三藏还是挺正经的,虽也是嘴皮子一刻不停,但至少不会把人说疯。

    这几个姐妹疯了!

    玉面公主看着自家四大皆空的小姐妹,心里颇为无语,她们做狐狸精的,活着就是为了开心,不近男色的狐生有何意义可言?

    见静室房门推开,唐三藏一眼扫过,精准捕捉到了孙悟空,他抬手压了压,停下讲经,不急不缓走到了门旁。

    “悟空,你想通了?”

    “师父……”

    孙悟空嘴角直抽,干巴巴道:“这段时间,徒儿苦思冥想,终于还是决定追随你的脚步,所以……麻烦一件事,以后能别说‘通’这个字吗?”

    “为什么,‘通’何错之有?”

    “……”

    孙悟空沉默不语,面上滑过两行热泪。

    “悟空,看你的发型,为师决定再信你一次。”

    唐三藏满意点点头,转而对廖文杰道:“廖施主,悟空他得以悟空,想来施主一定没少出力,贫僧在此先行谢过了。”

    “没有,没有。”

    廖文杰摆摆手,不敢居功,如实道:“我没出过力,不信你问悟空,出力的是牛魔王和青毛狮……”

    “咳咳咳———”

    孙悟空握拳拼命咳嗽,一副不把肺咳出来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廖施主,虽然我不清楚中间发生了什么,可见悟空凄惨模样也能猜出一二。这样不好,你是有身份的神仙,会被官府告虐待动物。”唐三藏吧啦了几句,慧眼如他,看得出猴子的悟空流于表面,尚未彻底调教完毕。

    好事,都让廖文杰调教完了,他还修哪门子的禅。

    廖文杰翻翻白眼,唐长老有点双标了。

    诚然,他是把猴子坑得很惨,可说到虐待动物,唐三藏那手调教的手法明明更加凶残。

    先将其说疯,趁其心智大乱时灌输先进的佛门经验,以精神层面入手,从内到外完成改造,美名曰立地成佛。

    他顶多修理了孙悟空的五官,唐三藏则是重塑了孙悟空的三观,压根就不是一个量级,没法比。

    唐三藏吧啦吧啦了好一会儿,说得孙悟空眼冒金星,玉面公主掩面而逃,廖文杰盯着几个狐狸精的背影思维发散,寻思着这算不算制服诱惑。

    “廖施主,还有一只悟空,贫僧对他有些放心不下,那只悟空对自己认知尚有偏差,他逃避的并非是命运,而是背负在自己身上的责任,身在迷茫颇为可怜。”

    唐三藏从怀中取出金箍:“贫僧歇了许久,未来一段时间急着赶路,如果廖施主遇到他,麻烦将这个金箍转交给他,就说贫僧先行一步,他要是想通了,贫僧随时欢迎。”

    “咦,这个身段不错,那个也不赖……不愧是敢来吃唐僧肉的狐狸精,果真都是深藏不漏……”

    “廖施主?!”

    “啊……啊?啊!”

    廖文杰回过神,接过金箍道:“唐长老放心,我和至尊宝兄弟一场,不会袖手旁观,必要时肯定拉他一把。这不,紫霞仙子还在隔壁关着呢,就等他上门了。”

    “施主办事得体,贫僧也是放心的。”

    唐三藏双手合十,微微鞠了一躬,便领着孙悟空离开静室,在汇合猪八戒、沙僧之后,师徒四人沿着崎岖小路下山。

    在积雷山边界,唐三藏捡到一匹挂在树上的白龙马,喜提通关文书、紫金钵盂等行礼,朝西方……

    “慢着。”

    唐三藏骑在马上,抬手叫了一个暂停,让孙悟空原地升起云头,带师徒众人起航。

    “师父,你终于想通了!”

    猪八戒大喜:“我早说了,大家都不是凡人,走路哪有驾云快活。”

    “……”

    孙悟空神色不善盯着猪八戒,这只猪肥头大耳,一看就非常可口,今晚就取了猪鞭做下酒菜。

    “八戒,你想什么呢?”

    唐三藏摇了摇头,解释道:“为师突然发现,我们一行人,先被牛魔王掠走,又被廖施主带至积雷山,中途少走了万里步数。万一到了西天灵山,佛祖批评我们偷奸耍滑,不愿意将经书交给我们,还要我们从头再来一次,岂不是很冤枉。”

    “啊这……”

    “所以,驾云返回那片沙漠,一步一个脚印,把这万里之地走过一遍,方才能表明我们一心向佛的诚意。”

    你一个骑兵,还一步一个脚印,说得倒好听,倒是下马啊!x3

    你一个骑兵,还一步一个脚印,说得倒好听,你倒是从我身上下来啊!

    “师父说得对。”

    “我支持。”

    “俺也一样。”

    “唏律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