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二十章 有趣的灵魂都住在好看的皮囊里
    “如来带人堵你的门……军师,你也挺不容易的。”

    至尊宝面露诡色,一直以来,他都将廖文杰视为观世音的化身,哪怕廖文杰极力否认,他也坚持这一观点。

    现在听到如来带人堵观世音的门,惊叹灵山比五岳山还会玩的同时,冷不丁还有点小期待。

    因为画面过于伤风败俗,所以他想看想了解。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出点力。

    “是不容易,站得越高就看得越多,就会发现身边到处是混乱纠缠的因果线,大动作不敢有,只能欺负弱小才能维持日常的快乐,我太难了。”

    廖文杰唏嘘一声,感慨生活不易,而后道:“算了,既然帮主打算继续做人,乱七八糟的事就不和你啰嗦了,你把白姑娘带回屋养养,养好了我送你回五岳山,好好做你山贼那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

    “可那个世界还有唐三藏啊!”至尊宝表示很慌。

    “有什么关系,你加把力,生十来个猴崽子,到时候父债子偿,唐三藏看哪个顺眼就带哪个上路。”廖文杰耸耸肩,给了个一听就很靠谱的主意。

    “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至尊宝深以为然点点头,感觉还不保险,决定回去之后修一座道观,将唐三藏从小就当成道士培养,断了他出家当和尚的路子。

    ……

    时间一晃十来日,期间数十日。

    白晶晶魂魄入体,吸日月灵气,采灵长类之精华,补全了空荡荡的肉身,变回了人类的模样,再也不是走两步就直打晃的骷髅兵了。

    猴子还是那个猴子,但重新定义了‘三打白骨精’,且以后还会接着打。

    廖文杰寻思着米虫养着太碍眼,便给至尊宝下了最后通牒,约其在花园碰头,送狗男女返回自己的世界。

    至尊宝大包小包背在身上,鼻青脸肿难掩猥琐气质。

    脸上的伤和紫霞、白晶晶无关,是青霞下的手,她可不像妹妹紫霞那么好说话,朝三暮四的臭猴子想摸她的手,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

    然后至尊宝就付了,首付三成,其余贷款,日子还长,让青霞慢慢打,不用急于一时。

    听起来很贱,但按他的意思,这叫痛并快乐着,受点委屈算什么,想当人上人就不要怕吃苦,就别想着要脸。

    紫霞跟在至尊宝身后,嘟着嘴面带不满,她对爱情充满了幻想,认定自己的另一半绝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再被黑山老妖掳至摩云洞后,这种幻想愈发强烈。

    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场合下,比如婚礼现场,至尊宝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抢亲,并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黑山老妖打得屁滚尿流。

    然而并没有,至尊宝推开门就走进来了,除了喂了几口蚊子,其余一帆风顺。

    最让紫霞无语的是,至尊宝贪心不足,有她和姐姐还嫌不够,又领了一具骷髅架子进屋。

    很气.JPG

    这勾引师母的逆徒不要也罢!

    白晶晶一脸懵逼跟着紫霞,死去活来后,她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目前还有点乱。

    和心上人团聚,又找到了多年杳无音讯的师父,本应该是双倍的快乐,可是……

    为什么?

    在她死掉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要怎样展开,才能一睁眼就看到了心上人和师父抱在一起,白天晚上都在死鬼宝贝?

    早说会变成这样,她当初就不死了!

    还有一个问题困扰了她许久,她和师父……谁先来的?

    “大恩不言谢,等孩子满月那天,记得别忘了送红包。”

    至尊宝握住廖文杰的手,吧啦了一堆没营养的客套话,而后脸色一整:“军师,借一步说话。”

    廖文杰点点头,往旁边跨了一步:“放吧!”

    “那什么,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一些难言之隐……”

    至尊宝为其担忧道:“具体情况他没说,但我知道他有三妻四妾,精气神日渐萎靡,所以猜测和他的身体有关,你有什么办法吗?”

    “帮主,你这个朋友,该不会是二当家吧?”廖文杰眉头一挑。

    “对,没错,就是他。”

    至尊宝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赞道:“不愧是军师,明察秋毫,一眼就看穿了二当家身子骨比较虚。既然如此,我就不隐瞒了,二当家托我给你问个话,家有虎狼如何是好?”

    “建议出家。”

    廖文杰翻翻白眼:“告诉二当家,世上从没有什么岁月静好,人要为自己的每一个选择付出代价。”

    “可是……”

    “没有可是,帮主放心好了,你原话转告,二当家会明白的。”

    “那好吧。”

    至尊宝艰难点了点头,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安全隐患,抬手从怀中摸出,递在了廖文杰手:“我能一家团聚,全是军师鼎力相助,今日一别没什么拿出手的好东西,若是军师不嫌弃,这件月光宝盒就送给你了。”

    说吧,至尊宝眼巴巴瞅着廖文杰,江湖规矩,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求廖文杰给个和月光宝盒平级的宝贝,之前的‘大力丸’就不错,他用了以后,紫霞和白晶晶都说好。

    “……”x2

    两人无言对视,一个面露鄙夷之色,一个脸皮厚无所谓。

    这时,紫霞仙子上前,探头看到月光宝盒,当即双目放光:“咦,这个月光宝盒……”

    “我的。”

    廖文杰抬手将月光宝盒收入怀中,无视至尊宝满脸期待,挥手将三人送离了当前的小世界。

    “搞定!”

    廖文杰长舒一口气,懒洋洋躺在长椅上,抬手打了个响指:“帮主,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若是以后还有和尚上门堵你,自求多福吧!”

    不一会儿,玉面公主应召唤而来,施施然步入花园,面带娇嗔依靠在廖文杰身边。

    “夫君,夜深,该歇息了。”

    “夜深?!”

    廖文杰转头看了看悬于高空的烈日,又看了看玉面公主,严肃脸点点头:“确实,你不说我都没注意,今晚月亮好圆,就跟你一样。”

    “哪有,夫君又乱说。”玉面公主俏脸一红,小拳拳在廖文杰胸口不轻不重锤了一下。

    “我可不是乱说,走,进屋我指给你看。”

    廖文杰嘿嘿两声,拦腰抱起玉面公主,一手搭肩,一手勾腿,转身朝香闺走去。

    刚走两步,他眼眸骤缩,双手一松将玉面公主扔在地上,后撤数步,神色古怪朝其面庞看去。

    的确是玉面公主,全身上下都是狐狸精该有的样子,只不过……

    内在有些出入。

    廖文杰眼角直抽,试探道:“那什么,菩萨……是你吗?”

    玉面公主笑了笑没说话,一抹白色光影从她体内浮现而出,聚散间,观音大士的轮廓缓缓形成。

    背有白色光轮,望之圣洁。

    熟人,观音大士的三十三化身之一,一叶观音。

    廖文杰:“……”

    还真是你!

    没了一叶观音禁锢,玉面公主飞速转醒,顾不得惊慌失措,脚下抹油溜到廖文杰背后,两手紧紧攥住了自家相公的衣服。

    夭寿了,她被观世音上身了!

    廖文杰抬手捂脸,不忍直视道:“菩萨,怎么说你也是个有身份的神仙,怎么能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他知道灵山那边不看重皮囊色相,但变成他姘头的模样骗炮,还大白天的,还这么突然……

    好吧,其实小廖是不介意的,但首先,观音大士要挑明自己的真实性别,否则他绝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廖施主,你修行至今恪守本心,从不忘行善积德,此乃大善,贫僧亦敬佩不已。”

    一叶观音双手合十,不急不缓道:“然,施主修行至今,虽有诸多谨小慎微,唯有女色一患从不避讳,如此行径恐遭万劫不复之祸,贫僧于心不忍,特来助施主一臂之力。”

    这就是你勾引我的理由?

    廖文杰很是无语,原地杵了半天也不知说些什么是好。

    玉面公主粉面煞白,抬手捂住几欲惊呼出声的小嘴,不可置信看着前方的一叶观音。

    夭寿了,观世音要上他家夫君,还骗,还偷袭。

    等会儿……

    他男人什么来头,怎么和观世音这么熟?

    心头百转千回,玉面公主不明觉厉,一脸崇拜看向英俊的后脑勺,不愧是她,一眼就相中了最优秀的如意郎君。

    因为廖文杰很尴尬,所以一叶观音一点也不尴尬,面带淡笑:“廖施主,贫僧算得前段时间,你和玉面公主商讨红粉骷髅以及大欢喜、大寂灭之道。恕贫僧斗胆,施主所言明显误入歧途,我知施主心有介怀,才假借玉面公主之躯与你重述此道。”

    廖文杰:(눈_눈)

    对面的一叶观音颜值极高,白衣赤足自带圣光诱惑,但他一点也不心动,甚至还想打人。

    “廖施主,意下如何?”

    “不了不了,今早起床时间宽裕,所以裤腰带勒得特别紧,一时半会儿解不开,就不耽误菩萨的宝贵时间了,你赶紧去给别人讲道吧!”廖文杰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众所周知,他廖某人是坚定的保黄派,想离间他和美色之间的感情,门都没有。

    “施主有大智慧,本该知道皮囊不过……”

    “可以了,菩萨不用多说,道理我都懂,我只能说菩萨你误会了。”

    廖文杰叹了口气,世人多误他,严肃脸道:“其实我对皮囊并不看重,丑也好,美也罢,我都是无所谓的,我更在意有趣的灵魂,巧的是,那些有趣的灵魂都住在好看的皮囊里。”

    玉面公主:(⁄⁄•⁄ω⁄•⁄⁄)

    喜欢听,请继续夸。

    “廖施主何必自欺欺人,若没有好看的皮囊,你又怎么会认识到有趣的灵魂。”

    一叶观音微微摇首,而后道:“施主觉得贫僧的皮囊如何,灵魂又如何?”

    这么坚持的吗?

    廖文杰干巴巴一笑:“位卑言微,不敢妄自评价菩萨的容颜,至于菩萨的灵魂,有一说一,路人角度,就看到了一个‘空’字,毫无趣味可言。”

    “施主所言甚是,贫僧的确无趣。”

    一叶观音也不恼怒,笑容不变道:“然佛法无边,寂灭为乐,施主曾修习如来神掌并大受裨益,为何今日百般拒绝?”

    这话问的,当然是不想劫色了,不然呢!

    廖文杰翻翻白眼,正想说些什么,回味到一叶观音话中深意,不禁脸色变了又变:“菩萨,我知道佛祖馋我的身子,之前也有过一些刻意的指点,不过……你和佛祖都应该知道,我身上的因果牵扯太多,硬要拉我进灵山,怕是吃力不讨好。”

    “今时不同往日,施主义释心猿,不仅害我佛门少一尊‘斗战胜佛’,也害金蝉子十世轮回皆成空,更有佛法不能东传的大因果。此为大劫大难,唯有度施主入我佛门,方可镇压此劫,于施主,于佛门,可谓两全其美。”

    廖文杰:(눈‸눈)

    讲个笑话,灵山缺猴子。

    多稀罕,因为少了一个至尊宝,佛门的衰落就近在眼前了。

    “菩萨,你这话有点重了,且不说天下的猴子海了去了,单是灵山的生产执照,猴子便想造多少就造多少,区区一个至尊宝……他配吗?”廖文杰撇撇嘴,难怪之前观世音甩锅给他,感情是在这等着他。

    再一想,他之前超脱陆地神仙之境,是借观世音的助力,欠了一个人情,针对他的算计只会更早。

    早到……

    廖文杰寻思了一下,可能从他入手如来神掌那天起,方丈的布局就开始了。

    果然,当和尚的,化缘都有一手。

    “廖施主有所不知,被你放走的至尊宝和其他至尊宝都不一样,他为西行重点,为了让他大彻大悟,佛祖还专程将日月明灯送下凡间,对他的重视可见一斑。”一叶观音解释道。

    日月明灯指的是紫霞和青霞,准确来说,姐妹二人仅是灯芯,日月明灯的一部分。

    “懂了!”

    廖文杰抬手比了个OK:“问题不大,菩萨稍等片刻,我这就把至尊宝抓回来,让他乖乖伺候唐三藏取西经。”

    “施主扣下金箍并放至尊宝离去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孙悟空,因果已结,如何收回?”

    “原来菩萨也知道收不回,那你干嘛在旁边不说话,我前脚把至尊宝送走,你后脚就现身引诱我修大寂灭之道,说了半天,还不是馋我的身子。”

    廖文杰两手一摊:“摆事实,讲道理,至尊宝不是孙悟空,我也不是我,就算你把我搬回灵山,也镇不住所谓的劫难,毕竟……这劫难压根就不存在,不是吗?”

    “是与不是,尚须一试。”

    “那就试试吧!”

    廖文杰脸色一整:“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身上的因果真的很大,你忍也没用,把我逼急了,大家通通去填海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