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我想请几天假
    “廖施主,事已至此,何以愿违,难道你还打算负隅顽抗吗?”

    背后传来电灯泡的光芒,暖色调,直把廖文杰懵逼的五官照得轮廓分明,他目瞪口呆转身,一看,还真有个笑里藏刀的田螺头。

    这张脸廖文杰以前见过,勘破虚妄直达根源时,窥探到的大日如来就是这张面孔。区别是,那时的大日如来恢弘无限大,现在就是一身高体型一般的普通和尚,还有点富态。

    当然了,发型并不普通,卷得离谱。

    “原来是佛祖,有失远迎……”

    廖文杰干笑两声,百思不得骑姐,晃悠悠站起身:“竟然是佛祖,你还真敢进来,我说句难听话,我要是认栽了,自甘堕落取回帝位,都能新建个十九层地狱把你压在下面。”

    屁股朝外!

    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些话廖文杰没有挑明,但他知道,以佛祖的智慧,肯定能参透言语间隐藏的奥妙。

    “施主还是这么爱说笑,贫僧只想请施主去灵山小住,携礼而来,何罪之有?”大日如来笑道。

    你们这群出家人,就喜欢打妄语,真到了你的地盘,是剃光头还是烫卷发,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廖文杰心头不屑,身在幽冥有恃无恐,挥挥手赶苍蝇一般道:“佛祖快回吧,与其在我这浪费时间,不如去找猴子的乐子,至于度我上灵山……呵呵,我这尊神太大,大雷音寺庙小装不下。”

    “廖施主,你错了,不是贫僧度你去灵山,而是你心甘情愿与贫僧去灵山才对。”大日如来意味深长笑了笑。

    “我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心甘……”

    廖文杰嗤笑,抬手在脑门上点了点,触及一块金属硬物,当即脸色狂变,后半句话也戛然而止。

    金箍。

    从唐三藏手中获得,本属于至尊宝的金箍,不知何时戴在了他头顶,一触即生根,仿佛长在了身上,故而毫无重量,以至于他之前都没有发现。

    “原来如此,这也在佛祖的算计之中!”

    廖文杰眼眸骤缩,他帮至尊宝改变命运的时候,为防金箍再生事端,便将其收入了法相空间进行封存,想必就是之前显化法相的时候,才给了大日如来可趁之机。

    往深一点想,至尊宝变不变猴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金箍一定要落在他手里。再深一点,当初窥得大日如来法身,凝聚法相的时候,对方便已经先行落子。

    廖文杰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好长远的布局,好恐怖的心机,就连他的性格都了如指掌,算准了他一定会插手至尊宝的命运……

    这金箍,他服了,还是那句话,怪他心思太纯洁,斗不过这些动辄几千年打个盹的老妖怪。

    大日如来双手合十,客气道:“廖施主,贫僧有一咒,奈何太伤和气,还请不要为难贫僧。”

    “有本事你就念,我要是喊一下疼,我就……等会儿,你还真念啊!”

    廖文杰脑门刺痛,一双红目看向北方,在大日如来念动咒语的同时,猛地挥手一招。

    以前他有的选,所以想法很多,现在只有一个,大日如来不讲情面,他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轰隆隆!!!

    黑色光束冲天,幽冥撼动,天幕为之一震。

    气流狂飙,神光流溢。

    一枚四方大印直冲而来,其形天圆地方,王势无双,其书奉行天命,霸气绝伦,是北阴天子之宝,是幽冥无上权威和地位的最高体现。

    北阴天子之宝入手,无尽黑气加身,廖文杰气势骤变,一瞬爆发出足以镇压一切的力量。而整个幽冥之内的元气则沸腾狂啸,高涨焚天煮海的炙热气息,仿佛下一秒便有席卷整个天地的灭世狂潮降临。

    “善哉,善哉,施主历经轮回之劫,今日功德圆满,当真可喜可贺。”大日如来淡笑点头,身影淡化虚无,也不管廖文杰听没听见,直接回了灵山。

    改天再来祝贺北阴天子重回帝位。

    幽冥之中,惊爆持续,随着一声若有似无的气泡破碎声,狂潮退散,一切归于平静。

    才怪。

    这么大动静,就跟翻了天一样,幽冥的官吏、鬼差和鬼帝鬼神们既不瞎也不聋,一个个全部都炸了,乱糟糟四处寻人,绿幽幽的灯笼四处可见。

    廖文杰拿着玉玺大印,望着前方空无一人,迷茫眨眨眼,感觉有哪里不对。

    如料不差,这叫计中计,他被和尚飙演技糊弄了。

    片刻后,他抬手摸了摸脑门,果真不假,金箍一碰便碎,粉粉碎,直接变了金粉。

    再一摸头上冕旒,以及身上的黑色帝袍,廖文杰嘴角抽抽,将其散去变回本来的衣物。

    “有一说一,纯当事人,就我这誓与毒赌不共戴天的气质,穿了黄袍也不像皇帝啊!”他抬手将大印扔向北六宫,唉声叹气蹲回了草丛。

    还行,问题不大,廖文杰觉得自己还能再挣扎一下。

    只是取回帝位神位而已,一群打下手的跑腿小弟,瞎凑热闹,他不出去,这些人还敢把他架出去不成?

    笑死,这里是幽冥地府,他才是老大好吧!

    “贤弟,真是令为兄怀念不已,一别多载,你蹲草丛的雄姿还是不减曾经呢!”

    “……”

    怎么又是背后,怎么又是金光闪闪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就这么不敢见人吗!

    廖文杰嘴角抽抽,干巴巴转过身,视线内是一身基佬紫的男子,风度翩翩,颜值比他……的恶念伯仲之间,唯有帝王之气各种侧漏。

    没什么大帝之姿,因为人家已经兑现了。

    “紫微……”

    从未见过的一张脸,至少是这一世从未见过的面孔,廖文杰心有所感,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中天紫微北极太皇大帝。

    按廖文杰取回的零星记忆碎片,这位紫薇大帝是他的直属上司,星界之主,帝王中的帝王,诸天万界头号军阀。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紫微大帝自带一个神系,只算天上,所有的星宿都是他手里的兵,再加上一个幽冥地府……

    啧,简直了。

    “贤弟,太不客气了,你以前都是喊我大哥的。”

    紫微抬手在廖文杰肩膀拍了拍,很用力:“睡了这么久,想必精神都养好了,不枉为兄一番苦心,为了助你归位,又是找佛门帮忙,又是给你送系统,可算把你喊醒了。”

    你那是帮忙吗,你分明是骗!

    廖文杰直翻白眼,原来系统是这么来的,可算清楚了,盲猜一手,他穿越也是紫微动的手脚。

    真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呗!

    “贤弟,虽然你用权限屏蔽了自己每一世的轮回所在,不过想瞒过为兄,你还差了点意思,认命吧,好好工作,别整天想一些有的没的。”

    “那你还找了我这么久……”

    廖文杰小声吐槽,三生石里他可看过了,他经历的轮回数都数不清,真要是一个一个取回记忆,未来几万年啥也不用干,光看片就够消磨时间了。

    紫微听在耳中,毫不在意,按在廖文杰肩膀上的手狠狠捏了几下,咬牙切齿道:“你是北阴天子,我又不是,就算我能代劳,我想把你找出来,再帮你取回神位,多少也要花点时间,你知道你有多坑吗?你知道你害我算错了多少次吗?你又知不知道,我好几次即将得手,眼瞅着你已经摸上大印,结果你却自尽了吗?”

    还有这事,能细说吗?

    听紫微话里的恨意,廖文杰识相没有张嘴,憨厚一笑进入下一个话题:“那什么,兄长,其实没必要这么麻烦,不是还有东岳大帝吗?”

    据他所知,东岳大帝主人间生死、寿夭、贵贱,掌籍幽冥,论权柄比他还高了那么一丢丢,他不在,没准东岳大帝工作起来还更顺手了。

    毕竟少了个添堵的。

    “哦,你说他啊!”

    紫微轻哼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变化:“他掌管万物生死,负责上天与人间的沟通,单是治理人间就够他忙得了,没时间来地府当值。”

    “懂了。”

    廖文杰点点头,不是一个体系,紫微不想东岳插手地府,所以把人挤出去了。

    考虑到这货是个大军阀,幽冥又是重军集结之地,理所当然不会让外人插进来指手画脚。

    可惜了,这么好一背锅的,因为不是自己人被架空了。

    廖文杰面露遗憾,瞄了眼枉死城方向:“地藏王菩萨也不错呢,兄长你和灵山方丈关系这么好,找他来代班凑合一下也行。”

    “一个讲课的,还免费,便宜无好货,更何况他不要钱。”

    紫微不屑,懒得多费口舌评价外聘讲师,而后嘴角一勾:“贤弟有所不知,我和灵山关系一般,他们愿意出力,是我向他们许诺,只要能让你取回神位,那个讲课的就能在枉死城名正言顺常驻。”

    “啊这……不太好吧!”

    廖文杰抬手抹了把冷汗:“我观光头居心不良,真住下来,以后少不了琐碎争端,兄长怎能如此糊涂?”

    “贤弟,这和为兄有什么关系,是你管理地府,不是我管理,乱也是你该操心的事。”

    “……”

    有理有据,廖文杰无法辩驳。

    “还有,鉴于你之前擅离职守,我代班帮你打理地府,导致我也跟着擅离职守,三界诸天乱象不少,这其中的因果都要算在你头上。”

    紫微没好气道道:“你可以再试试,但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命中注定的阴天子,轮回多少世都改不了,好比为兄我,命中注定永劫不动,我不动,你也别想动。”

    什么意思,你也跑过,因为没跑掉,才拉着我一起遭罪?

    越听越不靠谱!

    廖文杰扁扁嘴,到处都是坑,更想撂挑子不干了。

    “说一千道一万,贤弟,之前你看到的那些破败冥府,都是你玩忽职守所致,你身为阴天子,就不心痛吗?”可能是觉得只下棒子不给甜枣没啥说服力,紫微又打起了感情牌。

    廖文杰不为所动,是很心痛,可一想大家都在演他,立马没感觉了。

    “贤弟?!”

    “那什么,贤弟我想请几天假,回去试试从下一代里选个适合代班的。”

    “只代班的话倒也勉强……几天?”

    “生孩子很快的,先来个十万天吧!”

    ……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