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现在的战队,并没有一个人能够回复姿态的话。

    因为卢锡安这突如其来的高额伤害,直接打乱了战队五人无脑硬冲的打法——虽然燕远的伤害并不足以打动战队地坦克,但是此时此刻,他能够打得动ADC,就已经足够了。

    战队后院失火,自然不可能再冲得如此的肆无忌惮。

    必须回防。

    燕远,打乱了战队的节奏。

    而战队这种势如破竹一般的攻势,最害怕的,恰恰就是自己的节奏被打乱。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因为不得不回防,而导致自己被打断了节奏的战队,无疑是等于给了KG一波喘息的机会。

    KG这种强队,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哪怕是一闪而逝的机会。

    调整,反打!

    一切,都只发生在瞬息之间!

    战队原本大好一片的局势,分分钟就被逆转了去!

    当战队如狂风暴雨一般接连不歇的攻势出现了空档,让得KG找到了机会得以喘气调整之后,大家就知道,战队这波没了。

    而战队的五人作为战斗的发起者,更是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样一点。

    此时,团战尚且还处在刚刚开始的阶段,但是他们五人,脸色都已经变得相当难看了。

    真的赢不了。

    被卢锡安这么一搞,这还怎么赢?

    果然,这场团战接下来的发展,和他们之前所担心的,一模一样。

    KG反扑开始。

    猪妹反手丢大,留人保后排。

    冰女交E进场,虎视眈眈地横刀立马在战队后排的输出英雄与反坦克英雄之间,轻而易举地分隔掉了战场。

    奶妈丢E保住自己,紧跟着QR齐出,救下了在战队刚才那一波疾风般迅捷的攻势下被打得只剩残血的ADC。

    KG只用几秒的时间,就稳住了阵脚。

    事已至此,战队再也无法抵挡,直接被KG就地打出了一波漂亮至极的反击。

    只不过他们唯一没有预料到的,就是燕远的卢锡安,在这场反扑里面,居然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冰拳的减速把撤退的战队众人恶心坏了不说,他那莫名其妙的高额伤害,也贡献出了不少的作用。

    刚刚才以为自己做出了万全准备,而新兴满满的众人,此时彻底看傻了眼。

    “卧槽?!”

    “这是,这特么是摇摆位?!”

    “我靠,我们被这么简单的一手摇摆位给骗了?!”

    众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摇摆位,职业战队BP里面,最简单的一个套路。

    可他们,居然齐刷刷地上了当。

    如果放在召唤师峡谷里,他们这样的行为就相当于是1级时一个个冲到对面野区里脸探草丛,挨个排队送人头一样……

    青铜都不会犯的错啊!

    现场,直接被的这种低级错误给搞得沸腾了起来。

    “这种摇摆位都能让他们上当成这样???这也太离谱了吧!”

    “这是被燕远打得神志不清了吗?”

    “哈哈哈哈,这什么阴间BP啊,也太好笑了。”

    “的队员实力不行就算了,战术也这么拉垮,这还玩个毛啊!”

    燕远

    “这就是和kg同时代的队伍吗,真是菜得有够离谱的呢。”

    不少人开始阴阳怪气,嘲笑起了。

    不过这真的是菜得没边了吗?

    当然不是。

    毕竟这支战队再怎么拉垮,可底蕴还是犹存,在这一次BP里犯下如此可怕的差错,并不是经验不足导致的,而是……

    燕远太强。

    以至于强到了让他们失去了分寸的地步。

    看到滑板鞋出现,就想竭尽全力地去遏制住这个可怕的玩意。

    害怕,才是让他们失常的真正原因啊!

    因为自己的忌惮,在BP上输了个彻彻底底。

    但已经确定下来的英雄,自然是没有再反悔更改的说法,两边的阵容,确定,锁死。

    kg【红】vs【蓝】

    上单:波比vs龙龟

    打野:男枪vs豹女

    中单:艾克vs劫

    ADC:复仇之矛vs伊泽瑞尔

    辅助:布隆vs牛头

    看着双方的阵容,坐在解说席上的两位解说忍不住感叹道:“这BP,也太炸裂了吧。”

    “的上中野三路全都是劣势对局,唯一不处于劣势对局的下路,也没能在BP上占到半点便宜,顶多就算个均势而已。”

    “这一把,估计打得会比上一场更加艰辛。”

    两位解说没有预料错。

    在阵容被counter到如此地步的情况下,面对kg这样的强队,自然是被打得难以招架。

    上一场比赛一开局就嚣张得不行的姿态,这一场完全改了性子,上单龙龟打波比,天然被大克,再加上野区豹女也在被男枪欺负,于是乎姿态只能苟延残喘着缩在自己的防御塔附近,吃吃补刀。

    能保住自己的发育,对他而言就已经殊为不易了。

    而看着姿态这样的打法,跟他对线的燕远,也是失望至极的摇了摇头。

    怂成这样的姿态,怎么可能杀得了自己啊!

    哎,烂泥扶不上墙!

    而一想到这里,燕远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这一场比赛,简直是没有给他半点的操作空间,从还没开始比赛的BP阶段起,教练就靠着自己的脑子狠狠地carry了队伍一把,搞出了这样的一套阵容。

    这种阵容一选出来,还玩个锤子啊?

    尤其是教练居然还能直接给燕远找到一个counter龙龟的玩意儿……说实话燕远一开始看到龙龟时还高兴得不行,觉得龙龟这玩意怎么说都应该算是上路恶心人的好手,自己随便玩个笨比英雄越塔失误被龙龟嘲讽单杀,应该轻而易举。

    结果教练反手就给他掏出了康特龙龟的波比,让燕远才生起的愿景直接落空。

    这比赛,还特么怎么输啊?

    他现在愈发觉得自己重生在kg这支队伍里面就是老天给他开的玩笑。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整个S6时期的SAT,或者是S9的V5,进入这两支由不胜将军otto带领的队伍,那他芜湖起飞不是指日可待?

    不过,这些也就只能想想罢了。

    就在燕远已经心不在焉,神游天外地胡思乱想之时,突然,一阵熟悉的提示音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Firstblood!”

    “DoubleKill!!!”

    燕远嘴角一扯。

    他下意识地以为,自家战队的好兄弟们又杀了起来,结果下一秒,他耳旁就传来了厂长懊恼的声音。

    “这波我的,我太冲动了。”

    嗯?!

    什么情况?

    紧跟着,左手又操起一口泡菜普通话道:“也怪我,我的W没放好,没能晕住他。”

    卧槽?!

    燕远这才赶紧一看,然后,他就看到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一幕。

    “丶Rookie(影流之主)击杀了kg丶Clearlove(法外狂徒)!!!”

    “丶Rookie(影流之主)击杀了kg丶左手(时间刺客)!!!”

    的中单,rookie,拿到了双杀!!!

    他这是怎么做到的?!

    也太猛了吧!!!燕远差点没激动地从椅子上蹦出来大喊一声“你可以永远相信宋义进!”

    所幸他控住了自己的冲动。

    否则他这个行为一出来,估计下一场就得连人带椅子滚了。

    赶紧切屏到中路一看。

    只见rookie的影流之主只剩丝血呆在塔下回城,而就在防御塔的边缘,一横一竖地摆着艾克和男枪的两具尸体。

    很显然,这两人应该是越塔了。

    看到这里,燕远差点没笑出声来。

    男枪越塔?

    厂长啊厂长,可真有你的!

    燕远脸都快笑烂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全kg里最菜的人把对面打得畏手畏脚,彻底不敢出手了,结果反倒是kg的中流砥柱厂长和胖将军这对中野组合开始搞起来了。

    燕远唰地一下子椅子里蹦了起来。

    嘴里忍不住兴奋地叨念起来,“没事没事,不就一次失误而已吗?这算什么,能打,能打的!”

    这可太能打了啊!

    甚至燕远还搁那循循善诱着道:“厂长,你也不要太紧张嘛,反正我觉得你现在这种节奏挺舒服的,打得凶一些,没问题的,反正对面的阵容不行,就该我们嚣张,对吧?”

    他差点就没忍住说出“求求你快继续去越塔吧”这样的话了。

    不过厂长和左手倒是没听出燕远的弦外之音,相反,在他们眼里,燕远的这番话,简直让他们略有一些感动……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这么照顾队友感受的。

    想想自己在晋级赛生死局里遇到的那些啥b队友时的感觉吧,能够忍住不把那人给喷死都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而这种LPL赛场上万众瞩目的比赛,更是比晋级赛生死局重要了不知道多少多少倍。

    队友们像个憨批一样搞事,是个人心态都会炸裂。

    这也是为什么各加战队的合同里面会明确禁止在场上的选手间产生任何的口角与矛盾的原因。

    刚才那一波越塔,厂长和左手扪心自问,可以说是蠢到了极点。

    但燕远不仅没有怪他们,相反,还特意安慰了他们一波。

    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心有感触呢?

    一时间,两人虽然嘴上没有说出什么话来,但是心里面却暗暗责备了自己几句,并下定决心在接下来的比赛里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

    “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啊。”

    “不能再出现这种失误了。”

    “绝对不能辜负了燕远这种队友的期望啊!”

    ……

    燕远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厂长和左手,突然一改之前的暴躁打法,变得莫名地稳健了起来。

    尤其是左手。

    这人玩的是一个带电刑的艾克,虽然无论在对线的前期,还是在劫有了R技能发生了质变后,都能够稳稳压制住劫一头。

    但是这个前提是,劫的装备和他相差不多。

    一旦劫拿到了资源,那么艾克就不再能够拥有压制劫的资本。

    眼下,rookie的劫拿到了两个人头。

    反观左手,却是010的数据……

    不仅没有人头,反而还掉了不少的经验和兵。

    这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无疑是犹如天堑鸿沟一般的差距。

    在这样的差距下,左手就算是被rookie的劫乱杀,都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左手,他竟然硬生生地顶住了压力。

    虽然对线到10分钟时,他被rookie压了接近30刀,但是他却奇迹般地从rookie的两次大招下成功逃生,一次没死!

    这就让燕远很难以接受了。

    “奇了怪了,这两人这一场比赛的状态不是很拉垮吗……怎么现在突然一下又调整过来了啊?”

    燕远在心头嘀咕着。

    但最后寻思来寻思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一头雾水。

    “这一场比赛的主动权是掌握在手里的,接下来,就看他们打算怎么在游戏的中期布局运营了。”

    就如同解说所说的一样,这一场比赛的主动权,落在了的手里。

    这就是七八分钟前厂长和左手那一波中路送双杀所带来的后遗症了——

    虽然左手硬是凭借着可怕的实力在中路保全了自身,没有使得劫的优势继续扩大,但是这样的他,显然是不可能再掌握住中路的主动权了。

    而众所周知,中路,是一个能辐射到全局的位置,其中,野区更是深受中路的影响,哪边的中路能够掌握对线的主动权,哪边的打野就能够坐享中路的福泽,无论是争夺河道蟹,还是入侵野区,都能稳稳地压住对方一头。所以,在左手中路只能苟延残喘保住自己不死的情况下,rookie的劫自然是能够给到边路以及野区相当巨大的压力。

    而一处受制,便处处受制,凭借着自己的中野主动权,在前期抹平了双方的阵容差距,找回了自己的节奏和场子。

    这是kg在春季赛开赛以来,头一次陷入被动的局面。

    几名队员的脸色,都不算太好。

    唯独燕远除外。

    他现在,很兴奋。

    这不就是他努力去创造,去尝试了半个多月,都依然没能够做到的局面吗?

    这可得好好把握住啊!

    燕远在线上打得猖狂无比,果不其然,引来了中野的照顾。

    小孩游神的豹女,以及rookie的劫。

    在这两人的包夹之下,燕远终于是如愿以偿地被抓死了一次。

    那一刻,他仿佛都感觉到自己的眼角已经变得湿润了起来。

    真是太不容易了啊!

    不过他上一秒刚死,下一秒,kg的几人就联手冲向了小龙坑,十几秒后,一道龙魂光华从天而降,这本版本所特有的小龙buff落在了燕远身上。

    “尼玛,怎么又拿到龙了?!”

    “这是第二条龙了吧!!!”

    才露出一丝笑容的燕远,又瞬间垮下了脸。

    没错,虽然kg前期被压制得死死的,但是厂长硬是凭借着自己刁钻的意识和嗅觉,抓到了一波小孩游神回家的机会,拼了一波老命偷掉了第一条小龙。

    再加上这一条抓住小孩gank上路的机会打掉的龙。

    可不就是双龙加身了吗!

    燕远刚刚才好起来的心情,顿时被搞得散去了大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