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紧紧盯着自己的屏幕。

    披萨这个憨憨则是在观察野区各个地方,完全把燕远给忽略了。

    因为他们这一场的比赛的中心,披萨已经有把握,绝对不能去下路!

    比赛开始。

    双方上线。

    第一波小兵很快就过来了,预言家操作这泰坦走了上去。

    燕远道:“宝,别着急,我就在后面慢慢补兵,猥琐发育,你要是死了,我会跟你报仇的。”

    预言家脸一黑:“……”

    他已经彻底的不对自己队伍的ADC抱有任何的希望了,只求他不坑自己就好。

    ……

    LGD一方。

    下路是kramer跟maker组合。

    两个人本来看到对面是烬跟泰坦这样强势的组合,想要猥琐一点的,毕竟EZ太脆,很可能被烬给点死。

    但是却没有想到对方那个烬竟然离小兵远远的,完全没有上来消耗他们的欲望!

    他们瞬间想明白了。

    maker:“不看名字我都忘记了,原来对面不是泡芙了!”

    kramer呵呵笑道:“看来这个新人完全不敢上来跟我们硬碰硬,太怂了,我考虑好了,今天晚上去吃海底捞,顺便去蹦个迪如何?”

    maker鼓掌,“我看行。”

    两个人显然没有把燕远放在眼中。

    毕竟是一个新人,而且现在的kg实力忽上忽下的,状态不稳,在加上又多了一个新人,他们的胜率就更高了。

    而且他们现在手握三个赛点,只要赢下一个,通往世界赛的大门就朝着众人完美敞开!

    这太简单了。

    甚至连一向稳重的兮夜也道:“没有想到泡芙会因为伤病提现下场,可惜了,我们的运气有些好。”

    五个人的脸上带着笑意。

    倒也不是嘲讽。

    而且看到胜利希望的喜悦。

    ……

    场外。

    现场唯一的女解说鼓鼓道:“你们看,LGD战队五个人都笑了,看来很放松阿。”

    王多多道:“没错,也没什么,毕竟现在相信观众也看得出来kg的状态很不好,这个新人拿着一个强势的AD,烬还有强势的辅助泰坦,竟然完全没有压制EZ跟女坦的样子。”

    十一:“没错,看来这个新人对于自己的技术完全的不自信阿。”

    一边的伟神也说道:“没错,看得出来,这个新人可能是不想背锅,所以宁远放弃压制EZ跟女坦的机会,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那么这一场比赛的看点,也许就在上中两路了。”

    不管是解说,还是现场的粉丝们,都认为燕远的行为,就是怂。

    比赛时间的三分钟很快过去了。

    燕远想了想,对面的打野盲僧应该来了。

    因为在原来的世界,对面的盲僧小花生也会来下路。

    而现在,燕远的这个新人登场,而且表现的这么怂,确实有些让小花生发现机会了。

    燕远怂吗?

    不可能怂!

    反正都破罐子破摔了,怂个奶奶个腿?他是在等预言家的泰坦被对面抓死,提升自己的实力!

    所以他的走位跟谨慎。

    烬就算在谨慎,但兵线还是要过去的。

    因为对面的EZ跟女坦在可以控制并线,但烬却很难控制,只能推过去。

    这是英雄的特性。

    燕远已经拉开跟对面的距离了,但作为一个ADC,至少要补兵,要升级的吧?

    所以只能走出自己的防御塔攻击范围,慢慢的走到下路的中间。

    尽管知道有危险,但燕远还是想试试。

    试一试自己金手指的威力。

    如果很强,那么不用说了,自己完全可以拯救现在的kg!

    也许不行。

    但燕远想试试。

    燕远道:“预言家……,你一定要死在我前面。”

    预言家已经麻木了,他现在已经练出来了,非常注重对自己AD的保护。

    而且他操作的是泰坦,也不怕。

    两个人刚刚往前走。

    对面的女坦就走了直接拿出手里的长剑朝着两个人指了过来。

    燕远反应迅速,立刻回头一个闪现,拉开了距离。

    尽管他的实力现在还没有提升,但是他知道对面的差不多这个时间点一定会来的。

    预言家睁大了眼睛。

    心道:我擦!这个新人也太怂了吧,一个技能就吓出了闪现?

    更何况这个女坦控制的是我,而不是你!

    此刻,预言家心中充满了绝望。

    报应来了吗?

    以前网络上全部都是他卖ADC的视频,现在,他自己要被卖了么?

    这个闪现,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燕远眼神却无比的认真,他在等预言家的泰坦被对面打死!在前世。

    燕远知道的是,对面的女坦率先针对的是泡芙的烬。

    而现在。

    女坦控制的是泰坦。

    燕远知道,这一刻从这里就开始不同了。

    燕远往后撤的瞬间,看了一眼,披萨正在刷野,他道:“宁,快去救预言家!”

    披萨看了一眼下路,懵逼了。

    你这个ADC距离那么近都不去救,竟然让正在F6位置的自己去救?

    这烬也太稳了吧?

    燕远的想法是……如果让披萨也死了的话,那么自己就可以……获得100%的实力加成了……

    披萨看了一眼上路跟中路,目前还打不起来。

    所以在犹豫要不要去。

    是帮助上中,还是去看看。

    不过左手道:“宁,你去帮一下,不能让下路崩的太惨。”

    燕远辩解道:“鸡哥,我们下路崩不了。”

    左手咧嘴,的确是崩不了,你这个ADC这么猥琐的,想要击杀太难了,但是我们预言家可怎么办?

    就这样被风轻云淡的被卖了?

    辅助就该被卖吗?

    辅助就该送死么?

    辅助什么时候才能够站起来!?

    预言家气抖冷!

    披萨闷声道:“刷完这组野怪我到四就下去,你们坚持一会。”

    看样子是不想支援了。

    战局都是瞬息万变的,现在下路已经打起来,披萨刷了这组野怪在支援的话,可能就太晚了。

    燕远无语。

    自己这个新人真的是太不受待见,这些人太不相信自己的实力了。

    自己可是有系统的男人!

    没办法,只能依靠自己了。

    局势说来慢,其实进行的很快,下路的战斗已经打响,对面女坦带了一个点燃,而且直接按到了泰坦的身上。

    烬已经闪现远远的唯恐女坦闪现上来控制自己。

    预言家满脸幽怨,心里已经绝望了,不过他还没有放弃治疗,他大喊。

    “给我奶一口!!!我还能闪现回去!!!”

    燕远若无其事的说:“哈?我没带治疗阿。”

    “……@#!¥¥~”预言家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了。

    其他几个人这才注意到,燕远这个烬,带的不是闪现+治疗,而是闪现+净化!

    一般来说,强势的下路,都带着治疗,这样打起来他们的优势更大,容错率更大。

    大家都习惯了。

    但大家谁都想不到。

    燕远的烬不带治疗,而是带着净化!

    这是有多怕死?

    燕远觉得无所谓,他带什么都可以,但就是不可能带治疗,为什么?

    带了治疗队友还怎么死?

    队友马上就死了,自己奶上一口的话,岂不是又活了?

    那怎么激活自己的金手指?

    燕远对于这一点是门清的。

    队友死可以。

    我必须活下来。

    预言家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被队友卖的绝望。

    以前也不是没有被卖过,但都是被动的,不得已的情况下,而现在则是燕远主动把他卖出去的。

    报应阿!

    预言家抓狂了。

    自己死的话也要控制一下对面。

    反正这一场比赛必输无疑了,是闪现不交活活被打死,还是反向闪现打出自己的血性?

    预言家选择后者。

    所以他直接一个闪现过去,抬手平A晕住Kramer的EZ,几个技能接连甩出去。

    EZ没有想到预言家这个血性。

    其实预言家就是被逼急了,选择的破釜沉舟……

    但在外人的眼中,这可是辅助为了保护自己的ADC,英勇的冲向对方的AD……

    ……

    女解说鼓鼓说:“预言家的泰坦太勇猛了,知道自己走不了了,竟然用肉身挡住对面的EZ,这个烬真的是……”

    十一生气的说道:“卖队友!如果烬不走的话,说不定还能救一下。”

    王多多:“救不了了,我就没有见过这么在乎自己命的ADC,竟然不顾辅助的死活,带净化而不是带治疗!看来kg的下路要被LGD的弱势组合打穿了。”

    听了他的断言,所有的观众也深以为然。

    ……

    现场。

    燕远也没有想到被逼急的预言家竟然反手去控制EZ了。

    他乐了。

    如果预言家能把自己所有的技能都扔出去再死,这是最好的情况了。

    届时对方状态不佳,而自己获得综合实力提升加成,那双杀似乎不是什么问题吧?

    燕远喊道:“宝,加油!你可以的!”

    预言家要哭了,我擦,这什么阴间的鬼ADC,自己辅助马上就死了,竟然还加油?加你MMP!

    不过他手上的速度不慢。

    闪现,平A,爆一下,拉一下,把对面小黄毛EZ瞬间打去了不少的血量,之后有加上了一个点燃。

    EZ没有想到泰坦这么血性。

    烬跟泰坦的组合为什么强势?

    就是有硬控,有伤害,加上一个点燃,不管来那个ADC半血就得没有。

    EZ现在的血量,瞬间被打残!

    燕远看到了机会!

    泰坦此时已经残血!

    他操作着自己的烬走了上去。

    小黄毛EZ已经残血了,受不住自己的几枪就会死。

    就在燕远选择走上去的那一刻,泰坦阵亡!

    EZ拿到一血!

    系统提示:【监测游戏内宿主的队友阵亡一人,获得50%实力加成!50%反应速度!50%计算能力!50%观察能力!持续时间一分钟!】

    燕远看了一眼,哈卖批,竟然还有一个时间限制,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一分钟的时间也足够。

    他感觉自己现在脑海之中非常的清晰,没有任何杂念。

    反应能力瞬间提升到了极限!

    嫣然已经具备了顶尖ADC的实力!

    本来燕远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击杀对面的EZ,但是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他瞬间感觉自己可以的!

    而这个时候。

    预言家看到烬一瘸一拐的走了上去,提醒道:“你快走!你就算杀一个也只不过是换了,我们还是亏!”

    燕远却淡淡道:“宝,淡定,哥给你报仇。”

    预言家有一种抢了燕远鼠标的冲动。

    报你妹的仇阿!

    老子被控制了你不上来帮忙,现在你来玩这一套?

    哥,求求你别玩了,这可是咱们的最后一句阿!

    你要是送了,EZ拿到双杀,中期我们怎么办?

    保持传统提前下班吗?完了。

    全他妈玩了。

    看着燕远操作者烬直直的走上去,kg休息室的白色月牙脚趾头能在鞋底用力的抠出一个三室一厅出来!

    “这该死的燕远,该搞什么!”

    “早知道的话就不该让燕远上场了。”

    白色月牙很无奈。

    不过想想,现在的kg也没有什么办法。

    不让燕远上场他们就没有人了。

    白色月牙现在很绝望……

    一年的努力,全部都付诸东流了。

    这种感觉,跟自己被谈了十年的女友抛弃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燕远太不靠谱了,刚才卖辅助,现在又上去送人头,简直就是来搞自己的。

    哪一点微弱希望的火苗,也没有了。

    白色月牙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命运的安排。

    ……

    现场。

    没有人发现,燕远的眼神已经变了!

    变得非常明亮,手上的操作也开始精细了起来。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

    “EZ的血量现在剩下354,而女坦的血量还有809,而我现在拍的攻击力是90,移速是363,我的技能伤害大概……”

    燕远口中开始复述自己的计算。

    只不过声音小,其他的人都没有听清楚燕远说的是什么。

    在预言家喊别让燕远冲上去的时候,其他人也已经看向下路。

    披萨刚刚刷完F6就看到燕远的烬朝着对面EZ跟女坦走了过去。

    尽管EZ是残血,但对面毕竟是两个人,技能还没有交完。

    而且EZ这个很灵活的小黄毛,还有闪现都没有交!

    这是最关键的。

    杀EZ,需要在他没有技能的情况下好杀一些。

    但现在,一个烬,还是一个没有闪现的烬,想要点死EZ?

    做梦!

    披萨暗骂:“妈的,这小子,还得让我去救他!”

    说好了这一局是上中核心的打法呢?

    这小子竟然不管不顾队伍的打法,这么冲动的走上去想要换人!

    披萨操作着万豪开始往下路匆匆赶过来。

    “只能让老子来兜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