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燕远这个新人,他不认识阿!

    风格完全不明朗。

    这也是LGD劣势的根本原因。关于燕远的来历,让LGD众人非常疑惑。

    这个人好像就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他们根本没有研究过。

    当然,这也是因为燕远来到kg一直都没有机会登场。

    别说是LGD一脸懵逼了。

    LPL其他的战队同样也是。

    TES战队。

    阿水看着这一幕,特别是看到烬跟披萨的万豪配合无间的画面,心酸。

    太心酸了。

    不过心酸只是一部分,还有更多的感觉是惊讶。

    惊讶这个AD在意识方面,以及在操作方便,隐隐跟自己不相上下,除了在刚刚上下的时候有些拉跨,而现在在关键时刻,依然是能够靠得住的。

    这是克里斯从哪里找来的一个年轻AD选手?

    “这个AD很厉害,如果他能够替代泡芙早点上的话,说不定kg也不会被打成2:0。”

    阿水喃喃说道。

    尽管他已经进入了世界总决赛,而且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kg战队的AD了。

    不过他依然心系老东家。

    kg如果进不了S赛的话,他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左手摇摇头,“这个AD的路线,我是看不懂的,不过的确有实力,但是这么做的话风险太大,适合kg的风格,但是不适合我们。”

    TES的风格是稳健。

    风格不是特别鲁莽,综合实力很强,所以才会率先锁定世界赛的名额。

    他们的确有资格这样评价。

    ……

    RNG战队基地。

    队伍中的气氛非常的凝重。

    他们已经确定无缘今年的世界赛了,作为一个老牌强队,现在已经被LPL的观众黑的一无是处了。

    一年更比一年强。

    这是他们的‘春联’。

    小虎道:“这个AD如果到……”

    他的话说了一半戛然而止。

    毕竟在战队基地之中,还有自己家的ADC呢,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gala跟Betty的脸色不是很好。

    他们两个是接替小狗的位置的,但是鬼知道,现在小狗走了,又来了一个这样神出鬼没怪异的ADC。

    其他的人埋怨地看来小虎一眼,就算你有心里话也不需要直说出来。

    小虎紧接着又道:“当然,这仅仅才过去几分钟的时间,还不至于看出来这个人的真正实力,一个ADC要的不是多么的能带节奏,在团战之中不暴毙才是最好的。”

    “这个人的风格太激进,我觉得团战的时候,容易暴毙。”

    其他人点点头。

    他们也觉得是这样。

    一个优秀的ADC在关键时候一定要稳。

    在这一点上面,他们在燕远的身上找不到稳定的点在那里。

    一打二。

    不好好发育,六级都没有到就游走。

    这个风格太鲁莽了。

    跟以前的kg一样。

    但现在的kg风格早就被人研究透了,所以非常容易针对。

    这样的一个不稳定的ADC,还是不适合RNG的。

    就好像369不适合所有的战队一样。

    风格迥异。

    所以尽管燕远的表现很好,但RNG也不眼热。

    事实上,这才几分钟的时间,也不足以表现燕远完完全全的实力。

    如果他真正能够带领kg绝地翻盘,带领kg进入世界赛的话,那么他们才是真正的佩服燕远这个ADC。

    但可能么?不可能。

    所以总的说来,燕远的表现很惊艳,以一个新人的身份,发挥出了一流的ADC的实力,但也仅仅是让LPL的战队看到燕远的潜力。

    但是在赛场上能不能站稳脚跟?

    没有人知道。

    ……

    这也是所有人的疑问。

    燕远现在拿了四个人头。

    LGD可不是弱旅,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会针对燕远了。

    作为一个ADC能不能抗压?

    这才是关键。

    前期你拿再多的人头,再多的经济,如果被人一GANK就死,那哪怕是你超神了也是零作用,比赛该输还得输。

    这就是电竞。

    此时。

    比赛正在继续。

    燕远操作着烬来到了下路。

    预言家都要哭了,近乎两分钟的时间一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下路,被对面消耗的很惨,而且对面卑鄙的还在控兵线,让他吃的经验也不多。

    到现在才四级半。

    而烬现在又有两个人头到账,又单独吃了中路的一波兵线,可以说肥的流油。

    拥有了这样装备的烬,怎么说压制小黄毛EZ是很轻松的事情。

    预言家道:“现在我们可以打的激进一些。”

    “不!”

    燕远立刻拒绝,“激进是不可能激进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激进,除非队友死了。”

    预言家:“……难不成我在卖一波你能双杀?”

    燕远立刻点头道:“没错,事实上,的确是这样的,要不预言家,你去卖一波,我保证能双杀对面。”

    预言家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有想到燕远当真了!

    预言家尴尬的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烬出现在上路。

    四位解说非常激动。

    “烬来了!他来了!一把大剑,一个小电刃,面对只有一个蓝水滴的EZ,简直拥有巨大的优势!四枪下去EZ可能就会毙命!只要泰坦上去,烬肯定能够击杀EZ!kg下路,接下来一定会很激进!”

    “没错,这一场比赛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位新选手可能没有找到感觉,所以才会那么……怂,但现在,他绝对不会怂了!”

    几个解说期盼的就是,kg风格的比赛。

    只要占据了优势,就拼命依靠自己的个人能力去扩大优势!

    拼命的压制对方。

    好像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补兵似得。

    但是。

    很快,几位解说戛然而止。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烬依然远远的站在泰坦的后面,看样子……

    又想卖预言家一波?

    预言家的妈妈粉急眼了。

    “这个ADC简直不要太过分了,都这么大的优势了,怎么还想要卖泰坦?可怜的泰坦才四级阿!”

    “就是,这个新人四个人头,都不敢打的强势一切?”

    而LGD的下路。

    Kramer跟Mark相视一眼。

    跟开局一样的感觉!

    泰坦在前面,烬在后面!

    Kramer慎重道:“陷阱,绝对是陷阱,我们不能上去。”

    mark深以为然,“没错,这家伙还想骗我们,等小花生来了,定叫你好看!”此时。

    kg跟LGD的下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双方四个人,根本没有对打的意思。

    EZ跟女坦在自己塔下不出塔。

    原因有两个。

    第一是因为小花生正在刷野,刷完这一破野怪的之后,就会抓下。

    第二呢,他们确实没有什么机会。

    烬的攻击力现在都突破天际了,刚才EZ出去露头了一下,被一枪给打了回来,之后就老实了。

    而燕远更加不用说了,现在虽然领先了,但他本身的实力有下去了,如果预言家冲上去,他能不能跟上还真的是另外一说。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燕远还是远远的吃兵线,也没有任何消耗EZ的念头。

    好像自己的战绩不是40,而是04一样。

    这就让大家看的很迷。

    直播的观众们纷纷表示看不懂这一场比赛了。

    不对,是看不懂燕远这个选手的风格!

    “刚才这家伙敢一打二,现在二打二怎么这么怂?”

    “我TM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家伙就是来报复我们家预言家的。”

    “尽管保护ADC是辅助的天职,可以为ADC随时献出生命,但是这家伙是不是也太直接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站在预言家的后面?”

    “预言家太惨了,心疼预言家!”

    “报应阿!报应!”

    “但是……好像ADC就是这么玩的,不就是等队友去卖血,自己上去收割奠定局势?”

    观众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这样的ADC,除了补兵或者是能摸到对面的情况下,就根本不主动出手的。

    这可是全场经济最肥的点阿!

    不少人都狠这个ADC狠的咬牙切齿的,这个ADC真的是太鬼了。

    手握着巨大的优势竟然还求稳!

    怎么好像这个人身上是有两个风格的。

    一会莽的一批!

    一会稳的一批!

    看的观众们都有些头疼了。

    他们什么时候见到过这样的ADC?

    不过这样的一个新选手让这一场比赛看的更加的有意思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ADC他在想些什么!

    kg这个队伍也是这样的。

    状态忽上忽下的,你永远也不用想要知道kg的人在想些什么。

    所以,从这一方面上看,似乎这个人的风格还跟kg有那么一点契合……

    ……

    比赛继续。

    下路暂时打不起来,但是上路The369跟狼行打的热火朝天。

    The369的吸血鬼发育的非常舒服,小花生的盲僧死了一次,简直就是释放了The369的天性,对狼行压制的更加的厉害了。

    狼行心里无语。

    他也想要carry阿!

    但教练偏偏让自己拿一个奥恩,怎么carry?

    狼行打的很憋屈,不过想到下路那个烬此时已经拿了四个人头了,他就觉得教练是对的。

    如果他没有拿奥恩的话,对面的烬就没有人能够制约。

    所以现在,自己依然是LGD的救世主。

    想到这里狼行的心态放轻松了。

    不管这个烬现在拥有什么状态,他绝对能够克制!

    “上路稳住,我去下路找找机会。”小花生提醒狼行。

    狼行皱眉道:“我现在很难受阿。”

    他现在不被The369压的是不成样子了,补兵数量差了快三十个了。

    但想了想,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工具人。

    所以还是算了。

    “你去吧!对面烬必须要针对一下。”狼行还是知道的,自己就算跟小花生杀了吸血鬼一次作用也不大。

    自己获得的钱全部都用来买肉装,还是来挨揍的。

    再说,现在LGD的核心也不是自己。

    狼行习惯了……

    小花生说完之后,从上面刷野一路走到下路。

    烬。

    是现在LGD必须要针对的人。

    时间过去的很快。

    小花生为了抓瞎,足足刷满了自己的野怪,才开始往下路走。

    这一波是心理战,他觉得kg肯定知道自己是会去抓下的,所以一定有所防备,烬那么谨慎的走位就能够看出来。

    所以他要出其不备!

    一直等到自己六级,小花生的盲僧才悄悄的来到下路。

    “刷了这么不断的时间,盲僧终于来到六级了,看来是要针对烬了。”解说鼓鼓用软绵绵的语气说。

    十一也道:“没错,现在烬回去的话,恐怕一个大件就做好了,已经可以开始发力了,如果这个时候不去针对一下,LGD接下来的小龙的战团不会打好的。”

    “这个时候,披萨好像去上路准备GANK去了。”

    解说发现,披萨快六级的时候去下路转了一圈,但没有找到机会,毕竟下路一直都平安无事,所以转战上去去抓奥恩去了。

    上面是两个抓一个。

    下面是三个抓两个。

    很难说谁能够站到又是。

    狼行脑袋一转,说道:“等等,我来卖一波,披萨可能在上路,这样你们的机会就大一些。”

    如果没有披萨的万豪,那么下路三个人去抓死烬还是很轻松的。

    现在大家都已经有了越塔的资本。

    EZ跟女坦都已经到达六级。

    抓一个只有一个闪现逃命的烬来说,很简单。

    小花生有这个自信。

    “好!”

    LGD五个人全部率先行动起来。

    而kg五个人好像还没有任何的反应,披萨感到上去,准备跟369强行越塔击杀奥恩。

    现在的奥恩已经被吸血鬼消耗的剩下了半血,而加上奥恩为了清线,走了出来,这给披萨看到了击杀奥恩的机会!

    只要让369的吸血鬼起来,那么团战之中就是一个吸血泵!

    这也符合教练的意思。

    看到万豪之后,狼行立刻道:“万豪在上!我拖住他们,你们快去抓烬!”

    话不用多说,上下两路的战斗同时的打响!

    盲僧是摸眼绕后了kg的野区,从一塔的后面出来的!

    杀气腾腾!

    燕远本来等着吃兵线呢,现在看到盲僧出现,瞬间有了不少的预感!

    小花生来抓自己了!

    “预言家,护驾!你先死!”

    燕远大喊道。

    燕远还不确定,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不能保命,对面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万一不管泰坦直奔着自己,那自己先死的话,就算有系统也没有什么作用了!

    所以。

    预言家你一定先死!上中两路同时出现了状况!

    而这个时候,燕远的有些急切。

    因为这个时候,LGD是不可能对付预言家的泰坦。

    所以就要拖住!

    就硬拖!

    燕远思绪转的很快,指挥预言家道:“预言家,憋屈关EZ了,快跟我跑!”

    让他去对方的麻烦,他做不到,但是逃命还是知道怎么逃走的。

    面对杀气腾腾,小花生的盲僧,燕远知道自己唯一的逃生机会,就是朝着盲僧往自己的二塔方向跑!

    而且自己跑还不行,还要拉着预言家的泰坦一起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